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你好,李焕英》东北话片尾曲洗脑又催泪,《依兰爱情故事》背后有啥故事?

解放日报 徽标 解放日报 2021/2/23 上观新闻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老妹儿啊 你等会儿啊

咱俩破个闷儿啊

你猜那 我心里儿啊

装的是哪个人儿啊

……

电影《你好,李焕英》的片尾曲《依兰爱情故事》火了。

接连蹦出的儿化音,浓浓的东北二人转风,乍听很洗脑,很乡土。细听歌词,又挺感人,造成强烈反差。

贾玲是湖北人,《你好,李焕英》的故事设定在湖北襄阳的一所工厂里,不光片尾曲是东北话,片中角色也都操着一口东北方言,让不少观众觉得“出戏”。

东北话自带喜感,央视春晚历年来小品的铺垫,让全国观众都会一两个东北方言梗。在《你好,李焕英》里用东北话,是为喜剧效果考虑,但也不是完全没道理。

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工业发达的东北三省,曾全力支援中西部地区三线建设。贾玲曾提到,她小时候生活过的东方化工厂,其中一部分就是从吉林化工厂拆分出来的。

很多观众都以为,《依兰爱情故事》是沈腾和贾玲合唱的。实际上,男声来自这首歌的原唱,东北歌手方磊。标题里的地名依兰,指的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

为啥是依兰这个默默无闻的东北小县城?这首歌的背后有怎样的故事?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方磊和贾玲唱的《依兰爱情故事》

笑着笑着就哭了

《依兰爱情故事》的创作者方磊是土生土长的依兰人,2005年,大学没毕业的他成了“北漂”,在北京北五环外租着5平方米的房子。同年,住过地下室的“北漂”贾玲,拜冯巩为师,喜剧事业见起色。

而以“三块石”艺名出道的方磊,成了最早的一批网络歌手。东北风格的说唱,配合当时流行的Flash动画,也算火过一阵。2015年,方磊众筹推出专辑《某》,风格向民谣转型,兼具东北地域特色和市井气息,其中包括这首《依兰爱情故事》。

次年,贾玲参加《喜剧总动员》,在小品《你好,李焕英》里面用了《依兰爱情故事》,让这首歌火了一把。

贾玲在小品里用了这首歌的前半段,表现父辈平凡的爱情故事。长相平平有点自卑的东北男人爱上“老妹儿”。老妹儿一笑,他就“刺挠”(痒),老妹儿一哭,他就“胆儿突”(害怕)。他终于追求到“老妹儿”,结婚生女。

歌的后半段,转折发生。婚后,“老妹儿”天天出去打麻将,最终跟别人跑了。依然唱着“月亮它照墙根儿啊 我为你唱小曲儿啊 看你睡啦 我心里美滋味儿啊”,只是对象变成了女儿。

《依兰爱情故事》的背后,有这样一个故事。多年前,方磊去医院护理受重伤的家人,对面病房住着一对老夫妻。每天老爷子都会把烧伤的老伴从病床上扶起来,为她唱老歌。方磊将脑海里不同的故事组合起来,只花半个小时就完成了《依兰爱情故事》的初稿。结局被他写得很悲情,因为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

看似“狗血”的依兰爱情故事,“土味”十足的旋律和歌词,架不住情感的质朴,俘获了观众的心。就像贾玲的《你好,李焕英》,导演手法、电影完成度遭质疑,却靠“真情牌”成为春节档票房黑马。

悲伤的故事笑着讲,是《你好,李焕英》和《依兰爱情故事》的共同点,观众“笑着笑着就哭了”。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你好,李焕英》

方言里的乡愁

《依兰爱情故事》为方磊带来关注度,许多人开始留意他的作品。在他的专辑《某》中,有一首歌叫《葛凤兰》。和“李焕英”一样,“葛凤兰”的名字也很有时代感。葛凤兰是谁?方磊没说,但许多听众因为这首歌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姥姥,纷纷留言评论:

“姥姥今天走了,早上我出门的时候就是最后一面。一眼万年,天人相隔,她叫赵凤兰。”

“突然才发现,我那么喜欢的姥姥,我一直不知道她的名字。”

“听得见我故乡的炊烟,家家户户冬天堆积的柴火,冬天在外面哈着气搓手,最爱吃的东北酸菜。东北,东北。”

近年来,银幕上出现了不少方言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用了武汉方言,《平原上的夏洛克》用了河北方言,正在上映的《刺杀小说家》里,也让董子健扮演的小说家“空文”说上了重庆方言。

对于许多导演来说,方言能让他们从自己的生活经验出发,帮助他们进行个性化的表达。陕西人张艺谋的《秋菊打官司》,就让巩俐说着陕西宝鸡话,从威尼斯电影节上捧回金狮奖。方言不只体现地域特征,也是身份标识,契合了角色的生活底色,是银幕上营造“真实”、打造“辨识度”的武器。

有了方言对白,当然也少不了方言插曲。电影《羞羞的铁拳》里用了衣湿乐队的《从前有座山》,用四川宜宾方言演唱。《金陵十三钗》里的《秦淮景》,和《妙先生》里的《青梅逝》,都是苏州评弹,后者由上海评弹名家高博文演唱。

不是所有的方言插曲都能植入得恰到好处,电影《无名之辈》里的插曲《瞎子》算是一个经典案例。歌曲在影片高潮到来前响起,民谣歌手尧十三扮演的街头艺人入镜。一段干涩的琵琶声后,听见尧十三粗粝的嗓音,似唱非唱。细看歌词,竟是柳永宋词《雨霖铃》的方言化翻译。贵州话的呓语,契合《无名之辈》里小人物的呐喊,预示着暴风雨的到来。

《无名之辈》最初的灵感,正是来自尧十三的民谣《瞎子》。导演饶晓志也是贵州人,他说自己在30岁之前从来没有过乡愁,直到听了这首《瞎子》,心中才有了乡愁。而《你好,李焕英》讲述的又何尝不是她的乡愁呢?

中国民谣和中国电影都在寻找着乡愁。《瞎子》与《无名之辈》的相遇,《依兰爱情故事》与《你好,李焕英》的相遇,也许是偶然,但它们用不同的故事形成互文,彼此激发。

更多来自解放日报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