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娱乐内容封面图片的美观、清晰,一天至少4更,表现好的文章overtime也请勿删!!

专访丨秦昊:与世界和解后,依旧执拗

解放日报 徽标 解放日报 2020/6/30 上观新闻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演员秦昊最近上了几次热搜,有个词条是“秦昊带你去爬山”,另一词条是“秦昊因女儿被欺负落泪”。前者的“梗”来自热播网剧《隐秘的角落》,他出演剧中的“张东升”,精湛的演技塑造了一个颇有话题度的反面角色;后者源自综艺《婆婆和妈妈》,他就像任何一个普通家长一样,谈起女儿,谈起家庭生活。

这几年,秦昊给人的印象变了。从“非文艺片不演”的执拗劲儿,到试水网剧、上综艺,甚至在节目里说相声,他开始变得更活跃了。“女儿出生,让我和世界和解。”在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专访时,秦昊说,现在,自己只执拗于是不是一个好的作品,“即便是网剧,只要角色好,我就要去演;投资再大的电影,如果是个烂片,还不如拍一个优秀的剧。”

谈张东升:可爱、可恨、可悲、可怕

一开始,《隐秘的角落》剧组找到秦昊时,他是拒绝的。女儿米粒出生后,他在接戏上就很注意,一般不接反面角色。“从心理上来说也不是很想演,《隐秘》没出剧本前就来找我,但小说里的张东升,杀人动机就是为了钱,比较扁平。”原作里的“张东升”,没能让秦昊提起塑造的冲动。

导演和万年影业的制片人没有放弃,又专门跑到横店找秦昊聊剧本、聊角色,最终有句话打动了他。“制片人说,当时拍《无证之罪》时,没人看好我们,但最终我们做出了一个行业剧的标杆。她觉得,超越《无证》的就只有我们自己。我这人比较性情,就说如果剧本改出来,那就一起拍。”

改剧本时,秦昊只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张东升”这个角色一定要做到可爱、可恨、可悲、可怕。“张东升是一个看似人畜无害、没有存在感的人,他把全身心放在爱情上,但在家里受到了这样的待遇,包括妻子的出轨等。但就因为这样杀人,也不是正常人会做的事情。很多人可能都会有这样、那样的压抑之处,所以张东升在性格上一定有其偏执、极致的地方。”秦昊有一个原则,塑造人物时,一定要立体,要有血有肉,要让观众记住角色。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在秦昊的理解中,剧中张东升的行为需要有个合理化的动机,比如他性格中的自卑一面。拿什么体现出自卑?秦昊想出了“秃头”这一造型。听闻这个设定后,制片人又专门跑到横店,陪同秦昊做造型、拍定妆照,人物形象一下子立体了起来。“感觉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了。张东升做了很多恶事,但有善的地方。我和导演一直在给人物做塑形、素描,在思考怎么和之前的角色区分开来。”

张东升是一个悲剧式人物,但他也并非一直都是“恶”的。用秦昊的话来说,身为少年宫补习班老师的张东升,偶尔也会展露出“善”的一面。“恶上有人性的关辉,但这光辉也是顷刻间就熄灭了。一个人物不可能全是黑暗,全是恶。普普就是把他心里的火光照亮后,又瞬间熄灭。这一点上,是他挺可悲的地方。”

剧中有一幕,展现了这一瞬间。张东升带着三个孩子吃汉堡,看似被短暂接纳了;但转瞬他又在洗手间听到了朱朝阳和严良的对话,得知孩子们复制了暴露他杀人的存储卡,就在这瞬间,属于人性温情一面的火光又熄灭了。正如开头,张东升探问岳父岳母“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其实都反映了人物内心的挣扎。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谈电影:表演的“洁癖”

“我对表演是有洁癖的。”秦昊经常这么说,“我是金牛座,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这种执拗,一直伴随着他的演艺生涯。

高中时,秦昊喜欢唱歌、看电影;每天中午都会租一盘录音带,从国外电影一直看到国产电影。当时,《北京人在纽约》《阳光灿烂的日子》特别火,他知道了姜文。“他好有魅力,我就去找《芙蓉镇》等姜文主演的电影看。”有一天,电视里播新闻,说中央戏剧学院校庆,姜文、巩俐去迎新,中学生秦昊才得知中国有一所学校是专门学表演的。“那时候就想当演员,想成为姜文那样的演员。”当时,父母亲已经帮他找好了去国外读书的学校,但秦昊却选择从理科班转到文科班。好在这次他被幸运眷顾了,如愿考上中戏,班里的同学还有刘烨、章子怡。

毕业第一年,秦昊一连拒了8部戏,因为觉得“不够好”,不是自己想拍的。“但我忘了自己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学生,到第二年只有3部戏来找我,第三年就没人找我了。”到了第四年,秦昊心里没底了,当时刘烨、章子怡都已经很出名了。那是他演艺生涯中最困难的一段日子。“我和妈妈聊,我在学校成绩这么好,为什么没人找我?我妈妈说,大多数人都要一步一步走很多年,才会有成绩。一部戏就火,那是很大的运气。”

这次聊完后,秦昊打算重新开始,“不要眼光再那么高”,就从一个个小角色开始塑造。2004年,他主演了文艺片《青红》,并随剧组首次赴戛纳;5年后,又主演了娄烨执导的文艺片《春风沉醉的夜晚》,事业开始慢慢走上轨道。这部电影也被他视为命运的转机。

“拍完《春风沉醉的夜晚》后,好多戏来找,但当时我只想拍电影,拒掉了很多剧。”这部片子被提名第62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并获最佳编剧奖。时至今日,秦昊仍然觉得,《春风沉醉的夜晚》是他奠定表演风格的一部作品,也是影响他电影审美、表演审美的重要作品。

谈表演:“‘演”少一点,“真”多一点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秦昊被打上了“文艺片”的标签,他也执念于“非电影不演”。此后他出演的《日照重庆》《浮城谜事》都堪称经典文艺片。在当时,拍电视剧的门槛低,但电影的门槛高。秦昊固执地认为,好的剧本、角色,只有在银幕上才能实现,而他只想接那些自己认可的剧本。

最近几年,秦昊的想法变了,尤其是2016年女儿米粒出生后,更让他学会与周围人和解。他甚至觉得,在没有女儿之前,自己演的所有“父亲”都不合格。

“这个转变是特别奇妙的一件事。一开始,我是想让女儿生活得更好,我会多接一些综艺、剧,《无证之罪》就是这时候接的。毕竟还有什么是比女儿的生活更重要的事呢?但奇妙的是,正因为接了这些剧后,找我的戏、剧更多了,有些是以前的我没机会演的。似乎放下执念后,好的作品自然而然就来了。”秦昊感慨。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对于综艺,秦昊的态度一直很复杂。在他看来,上综艺对演员塑造角色是没有帮助的,因为会减少演员的神秘感,“当你再塑造角色的时候,会很难让观众进入角色”。但也因为综艺,让他更没有后顾之忧。“综艺、广告也好,让我在经济上没有顾虑,我才可以很有底气地跟来找我的电影说,给多少钱也不接。我可以说:再没有一部戏可以用钱来砸我。”

秦昊钟爱罗伯特·德尼罗,熟悉他的每部电影。而关于表演本身,秦昊一直有自己的坚持。“一定要‘少演’、真诚。‘演’少一点,‘真’多一点,才能有共鸣。还有一点,无论别人怎么评价你演技高,千万别把自己当成演技高,当你觉得演技高的那天,就油腻了。”他说,自己依旧有执念,那就是“内容为王”,“坚信这一点,拍好看的东西。”

更多来自解放日报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