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女星赢了名誉权官司还捐款支持反网络暴力研究,普通人还能批评明星吗

解放日报 徽标 解放日报 2021/3/4 上观新闻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3月2日,北京市文化娱乐法学会在其官方微博晒出捐赠证书,公布艺人杨颖(Angelababy)将不久前一起名誉权官司胜诉后获赔的6.5万元捐赠至北京市文化娱乐法学会。该学会称,获赠款项将全额用于“演艺人员从业保护暨反网络暴力”专项科研经费基金。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北京市文化娱乐法学会官微公开的捐赠书

1月21日,萧亚轩同样将一笔名誉权受损赔偿的4万余元捐赠至该学会,同样用于“演艺人员从业保护暨反网络暴力”专项科研经费基金。

看到这一新闻,市民唐先生删掉了此前自己点评上周末“微博之夜”明星造型的发文。“不能说不好,也不能做比较,批评还不能点到艺人头上——我只是在网上说自己心里话,为什么这么难?”

普通人还可以批评明星吗?在一些法律界人士看来,普通人可以在合理范围评价公众人物及其作品,但让粉丝对负面评价“脱敏”,还需要多方努力。

认为明星穿着“太丑”能公开说吗?

上周“微博之夜”红毯照片在网上公开发布后,唐先生转发并对多名明星的造型进行了批评,其中提到某名男明星“太丑了”“头巨大”“满面油光”。

这些评价就被这名男明星的粉丝发现,开始在评论区与唐先生唇枪舌剑。唐先生的截屏里,一开始有粉丝评论“有时间评论别人,不看看你全家什么德性”,他回击称“我又不靠脸吃饭”,对方则继续评论“那谁让你带节奏,先撩者贱”

还有粉丝翻看了唐先生此前的微博,找到其曾称赞过一名歌手:“原来是X家粉,难怪如此下作,你家一向如此,可惜太糊人家根本不请”。还有些粉丝则称其是“职黑”:“收了多少钱,带我一个呗。”

也有粉丝看上去很理智:“要批评造型丑就骂造型师啊,凭什么上升到明星本人?”“确定不是黑吗,为什么转发一张丑图,看视频很帅,这又做不了假。”以及让唐先生决定删文的“最后一根稻草”:“等着吃官司道歉吧!”

普通人认为明星造型太丑、演技不佳、作品不好看,能不能公开评价?记者从法律界人士处获得的答案是肯定的。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艺人杨颖(资料图片)

“根据艺人杨颖之前名誉权纠纷的胜诉判决书和相关新闻报道,可以看到她起诉对象并不是批评其造型或作品,而是对其工作态度、私人生活作出虚构的负面描述,并大量使用侮辱性词汇。”一些律师表示,这与唐先生对明星造型进行的批评性质完全不同。

还有律师援引此前另一名明星鞠婧祎诉某微信公号侵犯肖像权败诉一案,虽然当事人没有以“名誉权”打官司,但法院判决时表示“原告作为演艺圈公众人物,对社会公众就其公开发布的照片进行评价理应负有一定的容忍义务”。具体到唐先生的行为,他转发的是媒体公开的照片,没有对照片进行丑化,批评也没有明显的侮辱性用语。且‘名誉权’‘ 肖像权’属明星本人所有,粉丝无权起诉。

粉丝揭秘:饭圈的“语言规则”和“纠察制度”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唐先生遭遇的是典型的“饭圈思维和话语体系”,这样的情况在网上屡见不鲜:“只要看到评价不是正面的,粉丝就会认为批评者要么是‘职黑’,要么就是‘对家’粉丝。”

市民岑女士曾批评一部豆瓣评分6.2的明朝历史影视剧中女主角造型难看、剧情不符合史实,引来不少粉丝恶评。“我之所以批评时只点这名演员的名字,是因为她是造型和剧情的承载者,她呈现的效果,就是作品的一部分。”让岑女士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她翻看一些粉丝的微博发现,这些粉丝也觉得造型和剧情“拖累了女主角”:“大家观点不是一样的吗?他们怎么一窝蜂来骂我,不是该批评制作方吗?”

资深粉丝罗小姐告诉记者,很多明星的粉丝团有专门的“反黑组”,任务就是在网上搜索对偶像的负面评价,特别是偶像有新作品面世,或是参加颁奖典礼这样有众多同类型明星一起出席的时候。“因为有存在竞争关系的其他偶像的粉丝,会刻意在网上批评、打低分,这样容易误导公众对作品和偶像本人的看法,所以我们才要‘反黑’。”

罗小姐说,“反黑”主要手段是“控评”——即粉丝集体出动,大量刷正面评价,以“淹没”负面评价,但总会有些粉丝直接跟对方开“撕”。但在唐先生看来,粉丝“保护偶像”的行为反而容易让人更厌恶偶像本人,即“粉丝行为偶像买单”。

罗小姐坦言“饭圈”也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我们内部也会反复提醒,任何时候只专注自家偶像,不要评价其他人。”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徐磊创作的系列小说《盗墓笔记》衍生出多部影视剧,难免被观众相互比较

“不能评价其他明星”在网络上,往往进一步演变成“不能比较任何人和作品”。不久前,同样脱胎于小说IP《盗墓笔记》的两部网剧《重启之极海听雷》和《终极笔记》先后上映,不仅微博上有网友吵来吵去,B站还有一些up主做了对比视频,结果引发两部剧演员粉丝相互批评,言辞相当激烈。

“‘拉一踩一’在饭圈是绝对严格禁止的。”罗小姐说,这一“饭圈规则”的初衷是避免不同偶像的粉丝相互攻击:“一旦出现把两个类型相近的偶像进行比较的情况,真粉丝一定会站出来‘抱走,不约’。”

“饭圈规则”不能成为网络准则

“我知道不少粉丝发言有自己的规则,结果就是他们‘控评’时把原本百花齐放的评论区变成了反复重复的废话。”唐先生认为,批评明星造型这样的事,要求批评者发言时强调“不针对明星只针对造型师”太苛刻:“只要是批评而不是侮辱,负面评价不仅明星要接受,粉丝也要接受。”

“学过写议论文的人都知道,‘比较’是最常用的方法。”岑女士认为,“饭圈”出于自身需求而规定禁止的“拉一踩一”,不应该扩大到对所有网友的要求:“如果认为批评不合理,可以对批评者所说不屑一顾,也可以拿出论据来反驳,但不能禁止“比较”。

“一般来说,对明星造型、才艺、演技的负面评价,明星和团队方不可能去起诉。抛开法律的专业判断不说,这样的起诉对明星本人形象不会加分。”有明星经纪业内人士表示,从产业角度“明星”其实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作品”,比如参加“微博之夜”的明星,是艺人本人、造型师、经纪人等多方联手打造亮相的,代表的其实是一个团队。“是作品就要允许不同的声音。特别是对明星参演的影视剧或推出的歌曲,评价肯定有差异,那些建设性的批评甚至比表扬更宝贵。”

更多来自解放日报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