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李治中 | 再下一城!K药领衔中国肺癌一线治疗!

菠萝因子 徽标 菠萝因子 4 天前 文 | 菠萝

(一)

就在昨天,帕博利珠单抗(商品名可瑞达,俗称K药)在中国获批了第4个适应症:联合化疗(卡铂联合紫杉醇),用于不考虑PD-L1表达状态,一线治疗转移性非小细胞肺鳞癌。

这一次新适应症的获批,主要依据的是一个III期大型临床试验(代号KEYNOTE -407),来自全球各地的559位转移性非小细胞肺鳞癌患者,分别随机接受“K药+化疗”,或是传统化疗。

结果显示,K药+化疗的组合,战胜了传统化疗的标准疗法,显著提高了患者中位总生存期近半年(17.1个月 vs 11.6个月),降低了29%的死亡风险。

同时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结果在中国患者中也保持了一致。

就在刚刚结束的欧洲肿瘤内科学会亚洲会议(ESMO Asia)上,KEYNOTE-407试验中的中国部分数据也正式公布:来自125位中国患者的数据显示,K药+化疗组依然显著优于化疗,提高了中位总生存期(17.3个月 vs 12.6个月),降低了56%的疾病死亡风险。在一年这个时间点,K药+化疗组有79%患者存活,而对照组只有55%。

这不是K药+化疗第一次获批肺癌的一线适应症。事实上,今年3月28日,K药已经被批准和化疗联合用于非小细胞肺癌中的非鳞癌一线治疗。

这次一线肺鳞癌适应症的上市,让K药在肺癌一线免疫治疗上,几乎覆盖了所有人群。

(二)

我国肺癌可以分为小细胞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其中大部分为非小细胞肺癌(89%)。非小细胞肺癌又可以分为三大类:鳞癌(25%),腺癌(60%),大细胞癌(1%),还有3%是其他类型的非小细胞肺癌。

肺鳞癌是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种类型,和抽烟密切相关。而且,肺鳞癌患者极少发生EGFR或ALK这样适合靶向药物的基因突变,因此长期以来,患者治疗方式基本只有化疗这一个选择,副作用较大,而且效果并不理想。

除了肺鳞癌,不适合靶向治疗还有大半的肺腺癌、大细胞癌、小细胞癌和其他类型。

免疫治疗的兴起,让这些患者终于看到了新的曙光。

近期,K药在中国已经获批了3个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适应症。现在对于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而言,无论鳞癌还是非鳞癌,都可以在一线考虑免疫治疗为主的方案。

到底是单独使用免疫药物,还是免疫+化疗联合治疗?这个问题的答案目前主要是看肿瘤组织PD-L1蛋白的表达量:

  • 对于非小细胞肺癌,无论是鳞癌还是非鳞癌,无论PD-L1表达水平如何,一线使用K药+化疗,优于单纯化疗。(KEYNOTE-189和KEYNOTE-407临床试验结果)
  • 对于非小细胞肺癌,无论是鳞癌还是非鳞癌,如果PD-L1表达阳性,一线单药使用K药,优于单纯化疗(KEYNOTE-042临床试验结果)。

简单地说,只要是无EGFR或ALK等特定基因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现在都可以考虑K药+化疗的联合治疗。如果是PD-L1高表达的患者,甚至可以尝试单独使用K药。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中国已经上市了多个PD-1类免疫药物,但K药是目前唯一获批用于肺癌一线治疗的。随着临床数据的积累,越来越多专家认为不同的免疫治疗药物效果是有差别的,不能随意替换。

前面提到的是非小细胞肺癌,那小细胞肺癌呢?

免疫治疗也是有效的!

在美国,阿特珠单抗(俗称T药)联合化疗已经被批准用于晚期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因为临床试验中,免疫+化疗成功延长了患者的生存期。就在今年,另一个免疫药物,PD-L1抑制剂Durvalumab,也在III期临床试验中取得了成功,联合化疗延长了患者生存期。

(三)

近几年,是抗癌新药的爆发期。晚期肺癌一线治疗方案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K药只是其中一个缩影。

从2014到2019,FDA一共批准了62个抗癌新药上市。受益最大的恐怕就是广大肺癌患者了,因为其中13个药都和肺癌相关,包括了4个免疫药物和9个靶向药物。

曾几何时,晚期肺癌药物基本就只有化疗。但随着各种靶向药物、免疫药物的出现,肺癌的治疗已经进入了精准医疗时代,同病异治已经是大势所趋。目前晚期肺癌的一线药物选择,大致可以粗略分为两大类:

  • 化疗或免疫药为主。
  • 靶向药为主。

虽然免疫药对很多患者是好选择,但对于携带特定基因敏感突变,比如EGFR/ALK突变的患者,依然应该优先选择靶向药。

随着靶向治疗的发展,ROS1突变、NTRK突变、RET突变等也被纳入特定基因敏感突变,也有多种药物可供选择,建议全面考虑各综合因素,包括具体突变情况、家庭经济情况和国内上市情况等,选出适合自己的靶向药物。

(四)

靶向药物和免疫药物的出现,让晚期肺癌患者生存率直线飙升。

在只有化疗的时代,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五年生存率只有5%左右。靶向药物出现后,情况开始显著改变。比如,对于有ALK融合突变的肺腺癌患者,科学地轮换各种靶向药和化疗药,平均总生存期已经超过5年。

免疫疗法,无论用于一线还是二线,都大幅提升了患者5年生存率。

在K药最早的研究(代号KEYNOTE-001)中,一线使用K药的初治晚期患者5年生存率达到23.2%,对于PD-L1高表达(TPS≥50%)患者,效果更好,达到29.6%!创造了这类患者的记录。

即使在二线治疗中,无论O药,还是K药,患者5年生存率都在16%左右,远远超过传统数据。

需要说明的是,对于晚期肺癌患者的治疗而言,每个人的治疗方案选择并不是唯一的。至于怎么选,我觉得可能核心就是仨字:个体化!

之前只有化疗时,大家都是别无选择,但现在我们有了这么多各式各样的肺癌新药,个体化治疗必将势不可挡,围绕药物适应症以及个体化情况来选择针对性药物,携手抗癌,给生命做加法,刷新自己的生存记录。

致敬生命!

*本文旨在科普癌症新药背后的科学,不是药物宣传资料,更不是治疗方案推荐。如需获得疾病治疗方案指导,请前往正规医院就诊。

参考文献:

1. Pembrolizumab plus Chemotherapy forSquamous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N Engl J Med 2018; 379:2040-2051

2. Pembrolizumab plus Chemotherapy inMetastatic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N Engl J Med 2018; 378:2078-2092

3. Milestone Analyses of Immune CheckpointInhibitors, Targeted Therapy and Conventional Therapy in Metastatic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Trials. A Meta-Analysis. JAMA Oncol. 2017 Jun15

4. CT195 / 9 - Long-term survival outcomeswith nivolumab (NIVO) in pts with previously treated advanced non-small celllung cancer (NSCLC): Impact of early disease control and response. AACR 2019,Abstract CT195.

5. First-Line Atezolizumab plus Chemotherapyin Extensive-Stage Small-Cell Lung Cancer. N Engl J Med 2018; 379:2220-2229.

6. Durvalumab plus platinum–etoposide versusplatinum–etoposide in first-line treatment of extensive-stage small-cell lungcancer (CASPIAN):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open-label, phase 3 trial. Lancet2019

7. Wang P, et al. J Thorac Dis. 2017Jul;9(7):1973-1979.

作者介绍:李治中,笔名菠萝 癌症研究学者,科普作家,公益人 菠萝因子

公众号:checkpoint_1

声明:本文由微软资讯(Microsoft News )内容合作伙伴授权发布,内容观点谨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与微软资讯(Microsoft News)及微软无关。

更多来自菠萝因子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