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红星教育观察丨没有一个孩子愿意被监视着学习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徽标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2022/8/5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 由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提供

记者丨陈兴隆

全文共2500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 由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提供

近日,一名海南的网友发帖称,学校的老师为班上的学生发放了一支有特殊笔芯的“点阵笔”。

和普通的点读笔不一样,这种笔的特殊之处在于,其笔头旁边,有一个摄像头,能捕捉特殊纸张的笔记,并将笔记实时传导,学生什么时候写、写了什么,老师那里都会收到通知,为此,老师也特别要求学生,暑假作业必须用这个“笔”来写。

© 由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提供

网友爆料截图据红星新闻报道,这类能将写在纸上的信息实时传导到电子产品上的“点阵笔”,也被称为“马良笔”、“智能纸笔”或者“智能笔”。

目前,全国各地已有多所中小学有学生使用。据南京媒体报道,南京市第十三中学红山分校初二年级的同学就曾在暑假使用智能笔。

通过网络,智能笔能将所有的答题内容都能上传到云端,老师能及时跟踪学生作业完成情况,知道学生每道题完成多久,还可以在后台完成批改,大数据统计还能帮助老师有针对性地辅导学生。

坦率来说,在目前教育信息化的趋势下,智能设备应用于教育领域并不罕见,早在2018年,教育部就曾提出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宣布将持续推动信息技术与教育深度融合,实现改进教学、优化管理、提升绩效的目标。

教育部印发的《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国家政策的颁布,也成为不少商家在研发智能教学产品中的背书工具,比如,前文提到的智能笔,其生产厂商就在宣传内容中表示,该项目是学校近些年响应教育部《教育信息化2.0》、《国家大数据、人工智能中长期规划纲要》等政策的重要举措之一,让学校信息化建设上了一个台阶。

不过,成都商报教育发布记者注意到,尽管商家宣传智能笔提升了学生的作业效率,为教师的精准辅导提供了数据支持,但不少家长和教育圈人士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认为这样的智能设备其实是对学生的一种变相监控,无异于给学生带上了一副“电子镣铐”。

如果使用不当,可能会使学生产生逆反心理,甚至破坏师生之间的信任感,引发更负面的后果。

这不只是一支笔引发的忧思。实际上,近些年,教育信息化在校园里的深度应用,已经引发了不少家长和教育专家的质疑。

就在今年4月,英特尔宣布已开发出面部表情分析技术,用它来检测学生上网课时的感受。

这款情绪检测AI软件被用于一款名叫Class的APP,该研发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认为,教师在线上虚拟教室环境中与学生接触有一定的困难,而这款产品能帮助教师识别学生何时需要帮助,成功上线后,将有助于在网课中让老师观察学生的上课状态。

与之类似的,还有早已被广泛应用于各学校智慧教室的“魔镜系统”,据媒体报道,以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为基础开发的“魔镜系统”,能让老师在教学过程中,借助摄像头捕捉学生上课时的举手、练习、听课、喜怒哀乐等课堂状态和情绪数据,并且能立即生成专属于每一个学生的学习报告,既能用于辅助老师随时掌握课堂动态、及时调整授课节奏和方式,又能给予每一个孩子充分关注。

© 由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提供

“魔镜系统”媒体报道截图

不难看出,不管是随写随传的智能笔,还是实时监控学生面部表情和心理情绪的各项软件,其核心都在于,将学生学习的主观过程和感受,以数据之名,加以辅佐和监视,从而实现所谓的效率提升过程。

但是,在多数教育业内人士看来,这样的“技术扩大化”,已经有超越教育信息化边界的苗头,让教育失去了“温暖”和“慢”的底色,成为了加速“教育内卷”和“教育焦虑”的始作俑者。

毕竟,教育面对的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台一台的机器。教育的核心要义,也是成就每一个不同的人,而不是像一所工厂一样,只是以“提产增效”为终极目标。

那么,教育信息化的边界究竟在哪?从教育信息化的基本原则来看,《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的第一条就指出,要坚持育人为本,以信息化引领构建以学习者为中心的全新教育生态,实现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促进人的全面发展。

© 由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提供

《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文件截图

这段话不难理解,教育信息化的主体依旧是人,始终是人,而不是技术,我们利用信息化的目的,也是实现人的全面发展,而不仅仅是效能的提升。

但从目前这些“点阵笔”和“魔镜系统”来看,似乎在与这一理念背道而驰。效能成了终极目标,人反而成为了工具。

其次,从教育伦理学的角度说,无论是教育信息化,还是互联网+教育,或者AI+教育,变的只是教育的形态,但不变的始终是对教育伦理的遵循,即教育的本质是促进学生的人格身心健康发展,而不是对学生的身心健康产生负面影响。

从上述智能教育教学设备的角度来说,在提升效率的同时,客观上也在进一步强化教育的“监视”手段。

我们要承认科技的双刃性,也不能以此就给科技扣上“不人性”的大帽子,但是,既然是用于教育,而教育的最大特点之一,就是过程不可逆。因此,在看到“利”的同时,我们也必须要警惕“弊”。

这也并非杞人忧天。法国哲学家福柯曾提出了一个著名的“全景敞视监狱”模型,其描述了这样的场景:监视者站在塔顶监视,但囚犯看不到塔顶的情况,这样的话,即使监视者不在现场,囚犯也会不自觉约束自己的行为。这种全景监狱里,观看是一种权力,被观看者往往只能服从。

以智能笔为代表教育信息化硬件,或许就无形中打造了这样的一种“不在场”的监视场景,它让学生无时无刻感受到来自教师的监视压力,而这种监视由于教师的“不在场”,导致学生只能单方面服从,进而被迫顺从,长此以往,不仅逐步消解学生的个性,显然也对学生的隐私造成了侵犯。

另一方面,智能设备在对学生实施监控的同时,也可能会促使学生养成“表演型人格”,即在监视的场域中“表演”自己的行为,有教育专家曾指出,在学生阶段养成“表演型人格”,会让孩子养成撒谎的习惯,这显然与教育信息化所提出的育人目标背道而驰。

因此,在大力提倡教育信息化的今天,作为教育者,更应该理清教育信息化的内涵、原则,而不应一味地崇尚“技术”,教育信息化的边界就在于新技术赋能下的教育,依然要以学生的身心健康以及全面发展为底线,一旦突破底线或者越界,就不该被采用。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也提出了自己的警示:当前的教育信息化,必须要有教师委员会来论证其使用是否会对学生的身心健康产生影响,并且,这个论证过程应该是持续而深入的。

同时,在教育领域,任何新技术的采用都不能被商业或其他因素所捆绑,教育信息化的推行有且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学生的身心健康和全面发展。这应该成为教育的常识,更应该成为教育不容逾越的底线。

END排版丨微微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