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满江红》的悬疑外壳里,是壮怀激烈

解放日报 徽标 解放日报 2023/1/24 上观新闻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张艺谋执导的《满江红》“杀出”春节档重围,成为今年春节档赢家。已经73岁的张艺谋仍在中国电影这块希望的田野上默默耕耘,《满江红》无疑将进一步巩固他在中国影坛的地位。它证明了张艺谋不仅仅是“稳定输出”,更是“老当益壮”。

无论是创作手法,还是主题表达,《满江红》都较张艺谋以前的电影、尤其是其此前的古装大片,有了明显的升级。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求变求新的形式呈现

《满江红》讲述的是,南宋绍兴十六年(即岳飞死后四年),秦桧(雷佳音饰)率兵与金国会谈,会谈前夜金国使者死在宰相驻地,所携密信也不翼而飞。小兵张大(沈腾饰)与亲兵营副统领孙均(易烊千玺饰)被裹挟进这巨大阴谋之中。秦桧限两人在一个时辰之内找到凶手……电影时长159分钟,扣除掉必要的铺垫和升华,张大与孙钧“探案”时间也就一个时辰(即两个小时)。换句话说,《满江红》是一部“共时电影”,故事发生时间与观众的观影时间是一致的,这提升了观众观影的参与感和沉浸感,仿佛与主人公在一起“探案”。并且,《满江红》遵循的是极致的“三一律”:封闭的空间、极短的时间、一条主线贯穿始终却又伴随着大量的戏剧反转。张艺谋在形式的把握上精准又高明,让这部看似“小场面”的电影内里波澜壮阔,情节的推进张弛有度、反转高能、扣人心弦,将“三一律”的魅力发挥到极致。

张艺谋在接受央视新闻的专访中透露,他一度甚至想以一镜到底的方式拍摄《满江红》。后来担心形式压过内容,放弃了一镜到底,但一镜到底的构思,已让电影的剧本和镜头设计非常高效紧凑。不少年轻观众喜爱《满江红》,因为它实在太像如今在年轻人中流行的沉浸式剧本杀:电影有一个核心的终极任务,任务中有好几个玩家,每个玩家身份难辨,并且身份在不断反转中,你骗我我骗你,最后悬念的揭晓又彻底地直击人心。

优秀的悬疑电影本身都应该是高明的剧本杀。并非有了剧本杀才有了悬疑电影,只不过时下优秀的悬疑电影太少了,以至于“像剧本杀”成为对悬疑电影的一种褒奖。但不论怎么说,在悬疑的形式呈现上,《满江红》确实扎扎实实地落在了年轻观众的审美喜好里,它有强烈的参与感、有谋篇布局、有跌宕起伏的反转、有可信的人物逻辑、有震撼人心的结局,这让它在年轻观众那里得到“完美剧本杀”的评价。

张艺谋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现在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做一名“职业导演”,广泛搜寻、合作不同类型的优秀剧本,用当下年轻观众喜欢的视听节奏和语言拍摄出来,快速、准确、多元化地表达自己。由此,《满江红》的形式能那么新,能与年轻人那么贴近。

求新求变的同时,《满江红》也保留了张艺谋古装大片一以贯之的充满风格化的影像风格和配乐。比如,电影对于色调的运用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黑色中的那一抹红更是寓意深厚,它是象征无限情谊的一颗樱桃,也可以是精忠报国的满腔热血。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格高意远的主题表达

古装题材是张艺谋最擅长的题材之一。2002年,张艺谋的《英雄》拉开了中国大片的帷幕,此后他断断续续推出了《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长城》《影》等古装大片,将其独特的美学与国风韵味进行了融合,也为中国大片积攒了创作经验、拓展了中国电影海外市场的国际化空间。

不过,此前张艺谋的古装大片,常被观众诟病格调不够高远。比如衷于展现权谋斗争的相互倾轧与搏杀,过分放大私欲驱使下人性的扭曲和幽暗,人文情怀存在一定的欠缺。所以,这些古装大片在张艺谋作品集里口碑称不上上乘。而《满江红》成为张艺谋所有古装电影里口碑和票房最好的一部,根源在于,这步作品格高意远。

影片实质上讲述的是岳飞的追随者与秦桧的一场对决。秦桧和他的爪牙残暴狠戾,他们对抗岳飞追随者的方法是,拿住他们的软肋,以他们的亲人或者朋友为要挟,让他们放弃大义。秦桧这样的卑怯猥琐之人不会懂得,对于这些正义之士而言,“义”是他们的底气、坚守,“义”是他们的软肋、更是他们的盔甲。电影中,无论小兵张大、亲兵营副统领孙均,还是舞姬瑶琴、打更兵丁三旺、马夫刘喜,他们前仆后继、舍生取义,也要将“义”传递下去,要将精忠报国的精神气传递下去。

秦桧可以陷害岳飞,可以设局陷害张大、瑶琴等小人物,但他无法消灭精忠报国的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精神,就像岳飞那首壮怀激烈的《满江红》注定千古传诵。电影进一步强化了这个朴素的道理——邪不压正,邪恶必败。当秦桧自以为掌控一切时,他发现自己也是局中人,自己低估了这群舍身赴死的人的勇气与信念,低估了以“人心”作为赌局的无穷力量。电影在最后关头才揭开最后一局,也就有了全军朗诵词作《满江红》这样激昂壮阔、感人至深的一幕,电影的主题在这一刻升华,观众无不被那磅礴的爱国主义、忠肝义胆的情怀击中,并深刻领会了中华民族的骨气与豪情从何而来。

在主题表达上,《满江红》也给主旋律创作带来启示:不急躁、不说教,而是耐心地把故事写扎实了、把人物刻画好了,让主流价值以自然而然、随风潜入、静水流深的方式展现出来,反而无比动人。就像有观众说的,“过完春节,估计有5000万人能情绪饱满地背诵《满江红》”。一部电影让一曲《满江红》,在今天得到这样深情的演绎与深刻的阐释,并在观众心中获得共鸣,这就是格高意远的主流大片的一种价值输出。

总而言之,《满江红》是张艺谋的又一次进化,不仅在形式呈现上有了“小而美”的精进,在主题表达上也有震撼人心的提升。

更多来自解放日报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