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每天更新15条以上,话题参考trending和热搜

《庆余年》超前点播案宣判 爱奇艺赔偿1500元 原告:对判决比较满意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0/6/2 红星新闻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去年年底,电视剧《庆余年》热播,而因播放期间各视频平台推出的付费超前点播功能,引发广大网友热议。据此,爱奇艺VIP用户律师吴声威以“格式条款”为诉由起诉爱奇艺,要求确认爱奇艺《VIP协议》部分条款无效。

(红星新闻此前报道:《庆余年》超前点播 律师起诉爱奇艺腾讯视频 法学专家:很可能败诉

今日(6月2日)14:00,北京互联网法院对爱奇艺《庆余年》“超前点播”被诉案件进行庭审直播,并当庭作出判决。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庭审直播

【律师起诉爱奇艺】

律师质疑:

单方面调整VIP会员服务内容属不平等条约

据了解,此次起诉的是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声威,他于2019年6月购买了爱奇艺年费会员,并于去年年底在爱奇艺上观看电视剧《庆余年》。他表示,在追到最新一集时,爱奇艺却弹出一个付费窗口,需要付费才能提前观看,而观看一集高达3元。他认为,不能提前观看热播剧,原有的VIP会员权益荡然无存,多项会员特权被变相阉割。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需要购买超前点播

在翻看平台的《会员服务协议》后,吴声威发现,爱奇艺与消费者签订了一份爱奇艺可以单方面随时修改的协议,《协议》中约定“爱奇艺有权基于自身运营策略单方面决定和调整VIP会员服务内容,解决争议时,以您同意的最新会员协议为准。”吴声威说,这显然违反了公平原则,属于不平等条约。

2019年12月初,吴声威起诉爱奇艺至法院,请求确认《协议》中多个条款无效,其中就包括“单方面决定和调整VIP会员服务内容”条款。而他起诉的微博一发出,就引发热议,网友们纷纷表示支持,该条微博也获得近万转发和6.1万点赞,人民日报微博也对此发布评论称:视频网站套路,吃相难看。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人民日报关于此事的评论

今年2月28日,北京互联网法院组织吴声威和爱奇艺双方谈话,就管辖权发表意见。庭审中,鉴于爱奇艺单方面频繁变更协议,吴声威请求法院让爱奇艺提供开通会员之后所有的《爱奇艺VIP会员协议》版本。3月6日,法院组织双方开始证据交换,爱奇艺提供了2018年至今的《爱奇艺VIP会员服务协议》版本。从多份《协议》中,吴声威了解到,爱奇艺是2019年7月在变更的《协议》中增加了“超前点播”条款,而对此,早一个月(6月)购买年费会员的他并不知情。

据了解,这并非爱奇艺一家视频平台存在“超前点播”付费问题,腾讯视频依旧存在,红星新闻此前报道,成都的贺女士作为腾讯视频会员,去年在观看《庆余年》时,也花费50元购买了超前点播。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吴声威的起诉状

据红星新闻此前梳理,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在播放《庆余年》时,从22集开始启用超前点播,这意味着到大结局(46集)结束,有25集的剧集,用户可以选择提前观看,按照每集需3元费用计算,25集则共计需花费75元才能提前看到大结局。不过,在“超前点播”推出的前5天内,视频网站推出了折扣优惠,即会员可以享受限时5天50元折扣。

爱奇艺用户协议有变化

最新协议:

若用户继续操作,均视为已经接受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此前协议

吴声威在此前报道中表示,爱奇艺有权基于自身运营策略单方面决定和调整VIP会员服务内容,这就意味着,若要维权,消费者没有最初协议,就存在举证困难。但他也举例,并非所有互联网企业都这么做,知乎会员协议中就明确,如果修改协议将通知会员,若会员不同意可以将费用退回,“这说明在保护企业发展的前提下,是可以同时保证消费者权益的。”针对该问题,去年爱奇艺、腾讯视频副总裁均对此作出回应,表示对此有未考虑到的地方,未来将会进一步优化。

微信图片_20200602205632.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微信图片_20200602205632.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微信图片_20200602205707.jpg

微信图片_20200602205707.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最新版协议

红星新闻记者今日(6月1日)登录爱奇艺看到,爱奇艺会员分为黄金VIP会员和星钻VIP会员,分别为218元/年和398元/年,其中星钻VIP会员可享免费超前点播。记者看到,在今年5月23日更新的爱奇艺《VIP会员服务协议》中明确写有,“爱奇艺有权根据法律法规及政策变更、版权方要求、自身运营策略变更对VIP会员服务内容(包括但不限于VIP会员权益细则、收费标准、收费方式)进行部分或全部变更。就前述变更,爱奇艺将通过相应服务页面、站内信通知或以其他合理方式进行发布,并于发布之日起生效。发布后,您继续操作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点击同意、或继续购买、或完成支付行为、或使用VIP会员服务等),均视为您已经接受前述变更。

同时,协议中提到,VIP会员服务(包括自动续费)、“付费影片”、“超前点播”及其他付费点播等服务的收费方式、收费标准由爱奇艺根据公司的运营成本、运营策略等综合考虑后独立决定(调整包括但不限于促销、涨价等),并在相关的产品服务宣传及支付页面向您展示。您同意您继续操作的行为,即视为您知悉并同意变更后的收费方式、收费标准。

而对于超前点播,爱奇艺在《协议》中表示,“‘超前点播’是为满足广大用户的对部分电视剧、综艺视频内容超前观看需求……在保证普通用户和VIP会员所享受的原本视频内容更新节奏不变的前提下,向VIP会员提供的剧集的超前点播的服务模式……”同时,爱奇艺也在《协议》中承诺,超前点播的服务模式,不影响用户享受既有的VIP会员权益。

【法院判决爱奇艺违约】

2个硬伤

①平台单方变更合同,损害会员主要权益

②没提供解除合同、退还VIP会员费的有效渠道

今日(6月2日)下午,北京互联网法院对爱奇艺《庆余年》“超前点播”被诉案进行庭审直播。在进行近两个半小时的庭审后,法庭当庭宣判。法院认为,单方变更条款的效力是本案争议焦点。作为服务型的网络平台,适时调整服务内容,更新服务模式,有其行业必要性和现实合理性,鉴于服务模式特点,以格式条款方式约定单方变更条款形式上并无不妥,“但需要强调的是应以不损害用户利益‍‍为前提。”

结合本院查明的事实,爱奇艺平台单方变更合同条款,‍‍在涉案电视剧《庆余年》播放过程中,推出付费超前点播服务模式,使黄金VIP会员能享受到的观影体验远远低于预期,‍‍显著降低了黄金VIP会员观看影视剧的娱乐感和满足感,实际损害了黄金VIP会员的主要权益,因此本案中,爱奇艺公司单方增加付费超前点播条款的行为不发生变更合同的效力

‍‍其次,‍‍《协议》中还约定,如协议发生变更,但会员不同意变更内容,会员有权选择停止使用,‍‍如会员仍然继续使用VIP服务,则视为已同意变更的全部内容。

法院认为,这从字面上看并无不妥,但是结合《协议》中的其他规定可以看出,‍‍爱奇艺没有给‍‍VIP会员提供便捷的解除合同、退还VIP会员费用的有效渠道,导致‍‍即使会员不同意变更的内容,其解除VIP会员协议的权利也无法履行,构成对VIP会员权利的实质损害。

因此法官认为,这样的约定是违反《合同法》公平原则的,“‍‍因为合同相对方真实意思表示的同意,必须是积极、明确的,‍‍所谓会员继续使用,‍‍平台视为其已同意变更的内容,缺乏实质公正,不能视为双方协商一致。‍”

法院‍‍特别指出,爱奇艺公司在继续推出新的服务模式,使平台实现最大效益化,应当建立在遵循法律规定的基础之上。综上所述,法官认为,本案中,爱奇艺平台的相关行为,既不能够成立单方合同变更,又不能成立协商一致的合同变更,爱奇艺公司2019年12月8日增加的‍‍付费超前点播的条款不发生法律效力。‍‍在此基础上,爱奇艺公司在卫视热播电视剧、爱奇艺优质自制剧‍‍范围内推出的付费超前点播,‍‍构成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对于付费超前点播服务违反了其与吴声威间“热剧抢先看”的约定,爱奇艺‍‍公司构成违约,应当承担继续履行的违约责任。

2个判决

①向原告连续15日内提供黄金VIP会员权益

②赔偿原告的公证费损失1500元

因此,《协议》中,双方同意前述免责限制责任条款,不属于《合同法》第40条规定的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条款,及协议中“用户和爱奇艺均认可‍‍前述条款的合法性及有效性,用户不会以爱奇艺公司未尽到合理提示义务为由而声称协议‍条款非法或无效。”‍法院判决此文字部分无效。

同时在《协议》中,爱奇艺提供的付费超前点播模式,对原告吴声威不发生法律效力。法院判决,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被告‍‍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向原告吴声威,‍‍连续15日内提供爱奇艺平台其原享有的黄金VIP会员权益,使其享有爱奇艺平台已经‍更新的‍卫视热播电视剧、爱奇艺优质自制剧的观看权利。

并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被告‍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吴声威的公证费损失1500元,驳回吴声威的其他诉讼请求。法院表示,双方‍‍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上诉于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回应】

对判决较满意:

让爱奇艺取消超前点播是不太可能实现的事

今日(6月2日)下午,宣判结束后,吴声威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对此次判决比较满意。就判决中,法院支持的1500元公证费,他认为与他购买会员的一两百元相比,在单个案件中已经算比较高的了对于让爱奇艺取消超前点播,他个人也认为是不太可能实现的事情。“但这一次判决结果让我感觉法律还是相对来说比较公平和正义的。”他表示,通过这个案子,他也想表达,“互联网公司要尊重用户,它们可以革新、可以变更,可以增加会员权益,让会员权益更加丰富多彩,但在变更过程中,不应压缩原有的会员权利,即便要压缩,也应经过一定流程,强行去变更,肯定是违法的。”

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章玲

编辑 包程立

(本文来自红星新闻APP,请至各大应用市场下载)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