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疫情让全球进入分化时代?专家:只是一场“弯而不折的危机”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0/6/30 红星新闻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5ef9ae6252407.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5ef9ae6252407.jpg

悉尼机场里停飞的飞机 图据《华盛顿邮报

据《华盛顿邮报》6月26日报道,新冠疫情的冲击之下,全球将进入一个“失去”旅行、商贸、投资和人员流动的时代。有专家认为,在几十年的全球化之后,世界正进入全球分化的时代。

“在大国之间并无战争的情况下,我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主席亚当·波森惊叹道。

不过,在全球各国、企业和民众强烈渴望回归正常化、进行国际贸易的意愿之下,正如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高级研究学者史蒂文·奥尔特曼指出的那样,对于全球化而言,新冠肺炎疫情看起来像是一场“弯而不折的危机”。全球贸易增长从长期看只会稍稍受到拖累,同时各国的贸易伙伴会更加多样化。

同样,今年5月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回答有关“全球化有可能逆转”的提问时曾说,这次疫情用事实证明,不管多么强大的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面对越来越频繁的全球性挑战,国际社会唯有坚持多边主义,才能形成合力;只有团结一致,才能共克时艰。”

旅行限制,边境关闭,人员流动停止

这场疫情对全球的影响史无前例。据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消息,今年春,几乎每个国家都实施了某种程度的准入限制。4月,国际旅客数量跌至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分析师们预计,国际旅游人数将出现破纪录的逐年下跌,最多可下跌80%。

在这样的全球性旅行停滞下,哥伦比亚航空(Avianca)和维珍澳大利亚航空(Virgin Australia)等多国航司已经宣布破产。但国际旅行人数的下降影响的远不止是航空业、酒店业,还影响到了很多依赖旅游业生存的国家经济,威胁到了学生留学、文化交流、商业往来,乃至人们的基本沟通交流。

bWDKQaCyQ78lSK5jBKOCdmvUJctQvJGqUlfyCjLR.jpe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bWDKQaCyQ78lSK5jBKOCdmvUJctQvJGqUlfyCjLR.jpeg

3月中旬,德国与波兰边境因疫情实施边境管控 图据新华社

据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项目主任丹尼尔·朗德回忆,来自美国、巴西和哥伦比亚的20余人参加了关于亚马孙雨林未来的一次视频会议。在这个视频会议上,他感觉失去了“工作所需的50%的信息”,因为“你没法从模糊的视频画面上捕捉到身体语言,丧失了那些非语言的交流,因此,会议上有一种紧张感、对立感”。

“所有历史的、知识的、多民族文化经验的学习、分享都在遭受重挫。”英国旅行数据公司OAG高级分析师约翰·格兰特指出。

不只是航空旅行受限,美国同加拿大、墨西哥的边境车辆人员运输都跌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一度“无国界”的欧盟内也竖起了边界。

原本合法的人员流通渠道如今也变得复杂。如韩国和日本都取消了之前发放的签证。各个国家的学生面临远赴海外教育的阻碍。而特朗普政府暂停了外国劳动力的绿卡和签证审批程序,也造成了人员流通障碍。

此外,这样的经济形势下,贫困国家的移民遭遇失业,失业后甚至不得不返回老家,无法继续支撑家庭。世界银行预计,中低收入国家的这种汇款今年将下跌20%,这是有史以来的最大跌幅。而这些数字意味更多的贫困家庭将缺衣少药,生存艰难。

全球化取得的进步成果面临挑战

对全球经济来说,资金、物资和服务流通的放缓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今年的世界贸易量预计将下滑13.4%,这是过去60年来的最大跌幅,直接跌回到2014年的水平。而新兴市场的海外直接投资——新的路桥、工厂、港口建设等,原本可为发展中国家带去繁荣机会,预计将下跌20%,一路跌到2006年的水平。而海外直接投资在这些国家GDP中的贡献比例将降到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的最低水平。

5ef9ae624ef25.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5ef9ae624ef25.jpg

秘鲁利马一个海资投建的港口 图据《华盛顿邮报

疫情封锁给各国经济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打击,而全球人员、物资和资金流通的受阻进一步加重了经济上的打击,削弱了市场需求,加重了失业。

据世界银行称,全球经济正遭遇自二战以来最为深重的衰退。这是过去150年里的第四次大衰退,也是本世纪初那一次经济衰退的两倍之重。这样的情况下,全球多至1亿人将陷入极度贫困,而这是自世界银行开始追踪贫困人口增加数据以来,所遇的最大一次增长。

“不管过去几十年里(全球化)取得了什么样的进步,我们正在失去。”世界银行下属的前景集团主任高斯(Ayhan Kose)指出。

疫情还威胁到了一些全球性问题的国际合作。

开放市场与保护国家核心资产的冲突

“疫情在阻碍人与人的联系,智力和经济的交流。”波森指出,当前的趋势是“对全球化的腐蚀,但也是此前就已经在发生的世界重组的加速发展而已。”

在之前的经济萧条和贸易战之下,经济保护主义已经开始堵塞商品、服务和资金等流通管道。现在,新冠疫情的阴影之下,受到重创的国家更是开始以前所未有的力度保护本国核心产业。

wKgACl7lZiqAQTdsAAAAAAAAAAA892.600x400.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wKgACl7lZiqAQTdsAAAAAAAAAAA892.600x400.jpg

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意大利政府领导人出席视频会议商讨未来经济振兴 图据安莎社

意大利一直以来都对国防、安全、交通和电信等领域的海外投资审查非常严格。疫情暴发之后,一项紧急法令进一步扩大了意大利政府对海外投资的否决权,涉及电力、水、卫生、媒体、数据收集、太空、选举系统、银行、保险、生物科技等行业。

在意大利议员阿道夫·乌尔索看来,新冠疫情改变了国家核心资产的定义。如疫苗行业如今就跟其他任何国防企业一样,属于国家战略性行业。

然而,这些新的限制让意大利企业界头疼了。“除了乔治·阿玛尼的外套、布里安扎制造的沙发和椅子,那个名单里是我们的整个经济体系。”米兰企业家组织Assolombarda副主席安东尼奥·卡拉布罗称,如今已经走到了“开放市场的反面”。企业主们认为,国家经济长期迟滞,当下需要更多的海外资本来助其度过这场危机。

供应链重新布局?目前仍然是市场说了算

疫情期间,各国都感受到了全球供应链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特性。即便是供应链日趋稳定之后,这段经历也让各个国家和全球性企业都感受到了“创伤后遗症”,纷纷呼吁采取应对措施,或至少“鸡蛋不放一个篮子里”,即将供应链散布到更多国家,且最好是邻近国家。

这一想法若付诸实施,自然会带来一些国家和地区获益或受损。如针对美国市场的企业就会倾向于加大在墨西哥的投资,从而为墨西哥创造更多工作机会。然而,实际操作起来远比政客们口中描述的艰难多了。

美国亚特兰大的企业主卡尔顿·索莱就切身体会到了。索莱的公司原本制造围巾、连帽衫等服装,还有疫情时期最需要的特殊过滤技术,本来遇上了显身手的机会。然而,疫情让他失去了海外供应商。

莱索随后打算把生产搬到密歇根州,结果却接连遭遇了生产延误、质量问题和成本飙升。他此前在海外工厂制作公司商标只需20美分成本,在美国的造价却飙升到了3.4美元。索莱被迫提了价,但利润仍然大打折扣。于是,5月,他还是选择在海外恢复了生产。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林容

编辑 张寻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