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两次提起诉讼:《Nevermind》封面婴儿要将涅槃乐队告到底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 天前 红星新闻

Nirvana(涅槃乐队)1991年发行的专辑《Nevermind》,全球销量超过3000万张,是流行音乐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专辑之一。专辑封面上,婴儿在泳池中向鱼钩上的一美元游去的景象,非常具有视觉冲击力,让人过目不忘。

近日,当年照片上的婴儿斯宾塞·艾尔登向加州法院提起诉讼。现年30岁的他认为《Nevermind》的封面是“儿童色情制品”,对他造成了“性剥削”。在法官驳回了这起诉讼后,美国当地时间1月13日,他再次对乐队提起诉讼。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在新的诉讼中,斯宾塞除了维持之前的金钱赔偿外,还要求《Nevermind》未来的所有再版换封面。同时,他撤销了一项与性交易有关的指控。

红星新闻记者试图联系斯宾塞·艾尔登本人,但他的律师团队表示,斯宾塞暂时不会接受媒体采访。


首次诉讼:

要求乐队成员等17人赔偿255万美元

涅槃乐队成立于1987年,由主唱兼吉他手科特·柯本、贝斯手克里斯特·诺沃塞利克、鼓手大卫·格鲁组成。他们发行于1991年的专辑《Nevermind》,在当年取代了迈克尔·杰克逊的个人专辑《Dangerous》,成为公告牌专辑榜冠军。1994年4月4日,科特·柯本自杀身亡,乐队也因此解散。

喜欢摇滚乐的朋友,相信都会对《Nevermind》的封面照印象深刻。30年后,照片上的婴儿斯宾塞·艾尔登把涅槃乐队告上法庭,要求涅槃乐队成员和主唱柯本的遗孀科特妮·洛芙在内的17名被告,每人支付15万美元,共计255万美元(约合1627万元人民币)作为对他“未成年时期遭到剥削”的赔偿。

斯宾塞认为,这张照片暴露了他的私密部位,并且以色情的方式展示出来,那张一元美钞,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个“性工作者”。“封面的重点就是要制造争议,寻求卖点,唱片公司利用暴露斯宾塞的方式赚来了不少钱。”斯宾塞和他的律师团队认为,“从婴儿时期到现在,这张专辑一直在全世界广为流传,四处发售,斯宾塞的整个人生,都和未成年时期所经历的性剥削活动绑在一起。这给他带来了终身性的伤害,干扰了他的身心发展和受教育过程,并需要医学和心理方面的治疗。”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涅槃乐队

再次诉讼:

要求该专辑未来所有再版换封面

涅槃乐队的律师团队对此向法院作出回应,在他们看来,斯宾塞的诉讼早已超出了时效期。“根据美国联邦法律,涉及儿童色情制品的诉讼时效期为10年,这10年既可以从原告能够意识到色情制品的使用开始计算,也可以从他们年满18岁那天开始。也就是说,斯宾塞最晚也要在28岁提起诉讼,30岁再上法庭,已经不作数了。”涅槃乐队的律师团队还认为,原告对“所有唱片持有者都拥有儿童色情制品”的指控实在太过夸大其词,非常荒谬,所以案情不能成立,他们要求法院驳回斯宾塞的诉讼。

前些日子,首次判决结果下达,加州地方法院以程序理由驳回了这起诉讼。原因是原告团队未能在截止日期前,对涅槃乐队团队2021年12月所提出的撤案请求提出异议,根据规定,原告团队在2022年1月13日前可再次提交诉讼申请,斯宾塞的律师表示,他们很快就会再次发起诉讼。

在规定日期的最后一天,斯宾塞和律师团队果然重新提起诉讼。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在这份长达35页的文档中,斯宾塞和律师团队继续指责涅槃乐队“儿童色情和剥削儿童”的做法,并再次将乐队成员和主唱柯本的遗孀等人列为被告。“科特·柯本的遗产约有4.5亿美元或者更多,乐队利用斯宾塞来促进专辑的销售。每位被告在本诉讼之前的十年内,都在复制、推广、分发、呈现这张专辑,至少能获得数千万美元的收入。”

在第二次指控中,斯宾塞取消了一项与性交易有关的指控。同时,他除了继续要求金钱赔偿外,还要求《Nevermind》未来的所有再版换封面。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斯宾塞手持《Nevermind》唱片

前情回顾:

报酬200美元,还曾四度复刻拍摄

对于斯宾塞再次提起诉讼,所有被告暂时都没有发出声明。但是在网络上,大部分网友都选择支持涅槃乐队。因为一直以来,斯宾塞都非常以自己是封面上的“Nevermind小孩”为荣,在过去的30年里,他曾四度复刻专辑封面,在专辑发布后的第10、17、20和25周年,他都拍摄了纪念照。其中,在2016年拍摄25周年纪念封面时,斯宾塞还一时兴起,想要脱掉泳裤,完全还原自己婴儿时期的模样。最终,在摄影师的劝阻下,他还是穿上了短裤。

当年拍摄封面照时,斯宾塞只有4个月大,他的父亲在好莱坞做特效工作,和其他几位艺术家合租工作室,其中就有为涅槃乐队拍摄封面的摄影师柯克·威德尔。当时,乐队主唱柯本刚刚看了一个关于“水下分娩”的纪录片,非常想要把这份创意用在封面上,可是团队找来的素材都太过真实,于是他们换了个角度,想要找一个在水中裸泳的婴儿。然而,如果直接用别人的素材,要付上7500美元,大大超过了预算,于是团队找来非常会拍水下婴儿的柯克·威德尔,给了1000美元的报酬,请他来拍摄封面。

柯克·威德尔注意到同事家的孩子刚好符合要求,于是便邀请他们来参与拍摄。当时总共有6个小宝宝,其中包括斯宾塞,最终他成了这张经典专辑的封面主角。据了解,拍摄过程非常迅速,斯宾塞只在水中停留了几秒钟。完成后,这一家人收到了200美元的报酬,大约过了半年,唱片公司又给一岁的斯宾塞寄来了一张白金专辑和一只泰迪熊作为纪念。

长久以来,斯宾塞对这段往事都是无所谓的态度,甚至在拍摄25周年纪念照时,他收取的报酬依旧是200美元。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斯宾塞复刻《Nevermind》封面照

律师说法:

目的是修改图片,让斯宾塞伸张正义

没想到,如今斯宾塞竟然把涅槃乐队两次告上法庭,并引起轩然风波。“参与这张专辑的每个人都拿了无数的钱。我觉得我是垃圾摇滚的最后一个小人物。住在我妈妈的房子里,开一辆本田思域。”很显然,斯宾塞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得更多酬劳,“当你听到涉及多少钱时,很难不感到不安。”

斯宾塞的律师玛吉·马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知道这样做会引起注意,但没预料到是这种程度的关注。“我们的目的是修改图片,是让斯宾塞伸张正义而不是希望受到媒体的关注。我们也尽量让他远离媒体。”至于为什么会要求每位被告支付15万美元,玛吉回应道,“根据相关法律,儿童色情作品的受害者可以寻求违约赔偿,这意味着他们不必证明自己的损失,只要求法定损害赔偿,即每起侵权行为15万美元。”值得注意的是,在被告中还有涅槃乐队最初的鼓手查德·钱宁,他并没有出现在《Nevermind》中。“这是一场因利用这张图片而获利的损害赔偿诉讼,在这个诉讼阶段,我们不确定这个特定的被告(查德·钱宁)是否从这张图片中获利。”

很多网友质疑,为什么斯宾塞在过去的30年里,先后四次在周年节点拍摄纪念照,如今却要对乐队提起诉讼。“斯宾塞实际上一直有机会起诉,因为这张照片一直在传播。每次周年纪念的时候,这种提醒就会以一种非常有侵略性的方式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玛吉告诉记者,“我们要清楚,对这张照片的重新创作并不是说他同意在他还是婴儿时展示他的私密部分。在这些形象(指周年纪念照)中,他是一个成年人,穿着衣服。这是非常不同的。说你不反对(与)涅槃乐队联系在一起,与说你不欣赏这种侵犯你的隐私和你的儿童色情作品在全世界传播的行为是完全不同的。”

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 实习生 余雪娇

编辑 李洁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