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买房十年”疑云:打工买套房因卖方借贷纠纷案被法院查封,如今竟成了别人的……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0/9/19 红星新闻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打工多年,终于攒钱全款买了一套房,但伏强没想到,买房10年后,这套房子竟成了别人的……

伏某强是四川通江人,2008年,他用打工多年挣的钱在通江县城全款购买一套房屋。没想到,这一等就是7年,直到2015年,他才“接房”。后来,因在外打工,房屋一直未装修。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所购房屋,因卖房者的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被通江县人民法院查封。

2016年,伏强得知情况后向法院出示购房票据等,但法院依然将其房屋执行,拍卖流拍后以物抵债给他人后,房屋又被卖给其他人。2019年,他得知别人正在装修自己所购房屋,遂向法院提出异议被驳回,进而起诉卖房者及其放贷人。

1600507886627459.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1600507886627459.jpg

购房费用收据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因卖房者的“借贷纠纷案”,法院查封公告时间为2015年8月28日,而伏强“接房”时间为10月5日,正好在法院公告送达卖房者的60日之内……房屋到底属于谁?在9月16日巴中市中院法庭上,双方展开激烈的辩论。庭审结束后,法院宣布择日宣判。

——上诉——

打工多年买套房

因卖方借贷纠纷,被法院执行抵债他人

9月16日,四川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场案件,男子伏强在2008年全款近8万元购买通江县县城“欣都·通详”小区20-2房子之后,2015年才拿到“交房”钥匙。随后,卖房者杨某魁因借贷债务,被借贷方张某峰向通江县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多套房屋财产,伏强全款购买的房屋20-2房屋也在其中,被通江县人民法院查封,并在小区内的过道,公示栏等地张贴查封公告。

7.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7.jpg

法院张贴查封公告的照片

2016年4月,为证明被法院查封的20-2房屋为自己所有,伏强找人代为向通江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出示《商品房预订合同》、购房票据以及物业管理和水电气维修基金等收据。因公告查封时间为三年,伏强自己常年在外打工,此前并没有理会这事。

1600507887615154.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1600507887615154.jpg

物业费等费用收据

2019年,伏强的侄女告诉远在浙江打工的他,“你的房子在装修了”。此时,伏强通过打听才得知,自己的房子因为卖房者杨魁借贷债务,被借贷者在2015年申请执行后,法院通过两次拍卖都流拍,最后以物抵债的方式,把他所购的这套房屋和其他执行房屋一起抵押给了张峰,而张峰已将20-2房屋卖给他人。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如今的20-2房屋已经他人居住

强质疑,当初法院的工作人员对自己说查封房屋三年不变动,2016年执行法官在和自己联系后,自己所购房屋就被法院执行工作人员流拍了,法院在执行时,并没有通知自己,就将他所购房屋处理掉。

为此,伏强向通江县人民法院提出异议,2019年8月22日,通江县人民法院(2019)川1921执异44号执行裁定书显示,驳回伏强的异议申请。

随后,伏强向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2019年11月4日,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通江县人民法院执行裁定,并让其重新作出处理,本裁定为终审裁定。后来,通江县人民法院通过裁定,再次驳回伏强的异议请求。接下来,伏强将张峰列为被告,卖房者杨魁列为第三者向通江县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依法撤销通江县人民法院(2015)通执字第690号执行裁定、(2016)川1921执恢305号之一执行裁定、(2020)川1921执异26号执行裁定。”2020年5月27日,通江县人民法院驳回伏强的诉讼请求。

强不服,进而上诉到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9月16日开庭审理。

——纠纷——

法院公告查封14套房后

他“接房”拿到钥匙……

在9月16日的庭审上,第三者杨魁没有到庭,通过庭审,上诉方和被上诉方都确认伏强购买的“欣都·通详”20—2电梯房屋为非法建筑,至今未签订正式房屋买卖合同,房屋未到房管局登记备案,伏强手中只有《商品房预订合同》。

6.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6.jpg

 9月16日庭审照片

庭审中,上诉方代理律师介绍,伏强在购买房屋时,卖房者杨魁口头表示有“手续齐全”,但到现在房屋都没有拿到房屋预售许可。2015年10月5日伏强在卖房办理人王某手中“接房”后,交了水、电、气费,10月8日缴纳物业管理等费用后,一直未装修,房屋被通江县人民法院查封后,他提交过购房票据。2019年知道房屋被人装修,伏强才知道房屋被法院执行,随后提出异议。

1600507887996739.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1600507887996739.jpg

“接房”收据

但是,在伏强“接房”之前,也就是2015年8月28日,通江县人民法院发出(2015)通执字第690号查封公告,因申请执行人张峰和被执行人杨魁“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被执行人杨魁挂靠的四川欣都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修建的欣都·通详项目工程18楼至25楼7号、20楼至25楼的2号共14套住房。查封三年(2015年8月28日至2018年8月27日),在上述期限,非经本院同意,任何人不得对查封的财产有转移、变卖、抵押、赠与等处分行为,否则,本院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因杨魁下落不明(至今在逃),2015年9月1日,通江县人民法院张贴公告方式向杨魁送达,“从公告发布之日起,经过60天视为送达”。而伏强“接房”的时间正好在10月5日,被视为公告送达的60天时间范围内。

1600507887161160.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1600507887161160.jpg

通江县人民法院查封公告

——争议——

房屋到底属于谁成庭审焦点

交易时间成为关键点

在法庭上,双方都未提供新的证据。但是,双方就伏强对案涉房屋是否享有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做出辩论。

在通江县人民法院查封20-2号房屋时,伏强是否对已涉案房屋构成占有,成为焦点,而2015年10月5日,“接房”的时间成为关键点。

微信图片编辑_20200919173429.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微信图片编辑_20200919173429.jpg

交接房流程表

上诉方(即伏强)的代理律师认为,伏强在法院查封前,就已与杨魁签订了书面合同,已经合法占有涉案房屋。而被上诉方认为:上诉人在起诉前取得正式商品房买卖合同才能有效占有涉案房屋,《房屋预订合同》无效,不能依据手中的《商品房预订合同》取得案涉房屋。

1600507887137687.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1600507887137687.jpg

购房预订合同

上诉方认为,被上诉方认为《房屋预订合同》无效,是因房屋为非法建筑不能有正式合同,并不代表房屋不能转让,案涉房屋之前为杨某魁的房屋,有房屋的处置权利。案涉房屋在建设时,杨魁是挂靠在欣都公司名下修房,案涉房屋不能过户的原因不能归于伏强。

上诉方认为,根据民事诉讼法,执行通知以及查封裁定均要送达当事人,公告送达的公告期为两个月,即60天后才有法定效力。法院的执行通知书与裁定书的生效时间都早于60天后的生效时间2015年11月2日,伏强占有房屋时间早于该时间。而被上诉方针对公告60天的解释,从2015年8月28日开始,法院查封裁定生效,而不是说在公告送到之后才有效力。

在法庭上,被上诉方强调,张峰获得房子是通过通江县人民法院通过拍卖流拍后,最终是以物抵债方式获得,符合法定程序,买卖是有效的。本案涉房产在2016年以物抵债给被告后,本案上诉人不再享有提出异议的权利。请求法院驳回其上诉请求。

当天,被上诉方张峰在法庭上补充,通过查询,房屋的土地取得时间2008年6月27日,而伏强买房的合同时间是2008年9月19日,项目2011年动工,最开始是小高层,没有20多层电梯楼房(后来变为电梯房),张峰说:“杨魁与伏强签的合同就是一种欺骗,杨魁在明知法院查封的情况下,让上诉人继续交款,实际上是一种欺骗行为。”

9月16日,庭审结束后,法院宣布择日宣判。

红星新闻记者 张杨

编辑 成序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