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从周杰伦到罗大佑,有了“情怀”的线上演唱会,还差一个突破点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2/5/25 红星新闻

情怀,真是屡试不爽的营销利器。无论是之前的崔健线上演唱会,还是周杰伦演唱会重映,以及最近的王心凌翻红,都把“情怀”拿捏得异常精准。5月27日这天又将掀起新一轮“情怀”旋风:罗大佑要举办线上演唱会,孙燕姿也宣布举行线上唱聊会。

罗大佑的首场视频号线上演唱会将在5月27日上演,19:30暖场,20:00正式演出,涵盖《童年》《梦》《爱的箴言》《恋曲1990》《光阴的故事》等经典曲目。罗大佑在宣传片中说,距离自己上一次在大陆的舞台上演出,已经过去两年。他一直在思考,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再和大家见见面唱唱歌——于是就有了这次线上演唱会。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他的创作才能,是一个时代的标志 

李宗盛曾这样评价罗大佑:他是一个时代的标志,他的音乐创造才能,是无与伦比的。受罗大佑影响的音乐人实在太多,前两天意外去世的沈庆就曾坦言受到过他的深刻影响。虽然即将年满68岁,但罗大佑从不拒绝新鲜事物。除了这一次线上演唱会初体验,之前他还发行过数字藏品,三张数字黑胶全部售罄,销售额达178.5万元。今年早些时候,他还发行了一张纯翻唱专辑《安可曲》,11首歌精选自孩提时期就在他脑海中回荡的旋律,这些歌曲的原唱者早已离世,但感动的力量却常在。

或许现在的年轻人很少听罗大佑,但他却希望通过自己的经历告诉他们,成长过程被拉长是幸运的。“我年轻时一直往外跑,那么大年纪又回到家里。我是先立业再成家,58岁才有女儿,成长过程被拉得很长。也许幸也许不幸,但现在看成是幸运。现在会觉得时间是很厉害又可怕的东西。人在世上唯一没法真的了解的东西就是它。现在的任何一瞬,它过去了就是永远过去了,永远抓不回来了。”

在有了女儿后,罗大佑变温和了。“我在1984年出《家II》那张专辑以后,就有人大量批评罗大佑已经没有《之乎者也》、没有《未来的主人翁》、没有《亚细亚的孤儿》那么愤怒了,没有《鹿港小镇》那么愤怒了,这也是挺正常的。没有人会一直活在一种温情里面,当然也不会有人一直活在愤怒里,这跟整个时代、跟个人在时代的人生经历是很有关系的。”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2018年,罗大佑来成都举行了“当年离家的年轻人”演唱会。当时他也说,“我不可能永远扮演‘医生’的角色,现在的年轻人看得很细,他们的生活大起大落。既然已经有那么多年轻人愤怒了,还需要我们去愤怒吗?这个世界在被各种力量撕扯,我们发挥音乐最原始的功能就可以了。”

他直言自己找到了一种均衡的状态。“我想这可能跟我的女儿出生有关系,跟女儿的沟通会造成一种生命态度的转变。这种转变对于音乐创作来说是有帮助的,它拓展了另外一种创作的空间。所以我觉得自己还在找寻另外一种新的平衡,因为世界更大了,所以创作上面的学习是永远没有止境的。”

家庭生活带给罗大佑的改变不仅在音乐上,他甚至像很多年轻人一样注册了“知乎”,与网友探讨诸多问题。“有答题,可是没那么认真呐。一旦认真,得到认真的回响,会被卷进网络的世界无法自拔。”学习接受新事物的同时,罗大佑也呼吁年轻人要尊重传统。“现在的年轻人不太写字了,我觉得这是危机的开始。写字是人一定要用的一个东西。中文构成了民族美学和文化思考的方式。”

为情怀买单,线上演唱会找准消费密码?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这次罗大佑线上演唱会,与此前刷屏的崔健线上演唱会一样,是同一家赞助商冠名。据了解,崔健那场演唱会吸引了超过4600万人观看;而之后的两场周杰伦演唱会线上重映,观看量近亿,创造了线上演唱会观看人数最多的新纪录。不知不觉,“为情怀买单”成为线上音乐演出市场的必杀技,每次都会起到意想不到的好效果。无论是此前的西城男孩线上演唱会,还是今年的张国荣演唱会修复版,也都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崔健线上演唱会

其实,对线上演唱会的探索早在2000年就开始了,麦当娜是第一个举办线上演唱会的歌手。如果说在以前,线上还只是线下演唱会的辅助,那么从2020年开始,线上演唱会则成了主流,一次次引爆朋友圈“回忆杀”。

“回忆杀”固然珍贵,可喧嚣之后,如何变现?红星新闻记者观察到,目前的线上演唱会,基本上都没有采取向用户收费的形式。像近期出圈的崔健演唱会直播、周杰伦演唱会重映,都选用了免费预约的方式,观众点击相应链接、输入昵称即可生成个人编号和预约海报——这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线上演出的惯例。

线上演唱会的变现方式主要有门票、广告和品牌冠名三种。对于免费演唱会,广告和品牌冠名就成了主要变现途径。这类情况主要出现在崔健、张国荣、刘若英等知名度较高的艺人身上,他们通常可以带来巨大流量,因此可以放低门槛吸引更多人观看,由此吸引赞助商。崔健演唱会的赞助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五天敲定了千万合同。此次再度赞助罗大佑演唱会,费用大概率相差不多。在周杰伦演唱会线上重映中,则出现了艺人、演唱会周边售卖的方式。据红星新闻记者统计,当晚线上商城共上线了12件商品,从平价(59元的抱枕)到高端(4999元的限量手办),从经典专辑到新推出的限量手办一应俱全。据不完全统计,光是周边的销售就带来数百万收益。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周杰伦演唱会重映

不过,尝到线上演唱会红利的,目前只限于头部艺人和老牌歌手。像周杰伦,本身是腾讯音乐的独一档歌手。据知情人透露,每年双方的合作金额在数千万。这次演唱会重映线上播出,对于周董而言,没有成本,还能凭借售卖周边获得收益;对于腾讯音乐,搅动了庞大流量,为其业务各板块之间的联动提供商业化空间,双赢。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秘书长潘燕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线上演出隔着屏幕,肯定是缺少了身临其境的现场感的。但它也有优势,它可以不受时间空间的局限,网络的强互动性能从另外的维度来增强观众的参与感。

的确,“身临其境的现场感”是线上演唱会一直以来最被诟病的。真正的乐迷,始终还是期待着在现场嗨,而不是对着屏幕笑。如今看似主流的线上演唱会,其实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还处于发展初期阶段的线上演唱会,也始终没有找到适合的盈利模式。从直播到录播,从首映到重映,观众对线上演唱会不再排斥,要求也逐渐放低,但这一切的前提是内容值得期待,这也是现在的线上演唱会基本上被金字塔尖的歌手所占据的原因。要么有流量,要么有情怀。如果你什么都没有,对不起,线上演唱会并不欢迎你。多位音乐从业者、演唱会从业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如果没有找到突破点,线上演唱会是不可能从爆发性红利转向持续动力的。

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 实习生 何艳玲

编辑 李洁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