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内忧外患的“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寺库,怎么了?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1/9/15 红星新闻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曾经被称为“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的寺库(NASDAQ:SECO),如今似乎没那么“奢侈”了。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2021年6月5日,北京,寺库(SECOO)总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2021年年初开始,多家寺库供应商在网上爆料,称未能按时收到寺库的款项。与此同时,又陆续传出寺库资金链断裂的消息。今年9月1日,面对急于拿到货款的供应商,寺库给出了一个办法:金融结算。

所谓金融结算,是指商家货款以金融贷款形式给到供应商,再由寺库向金融机构还款。

据天眼查APP显示,目前寺库涉及司法、监管、经营的相关风波不断。而其股价也从13美元的发行价,跌至9月14日收盘的1.69美元/股,目前寺库总市值仅为1.19亿美元。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到底怎么了?

(一)

寺库的“奢侈”故事

关于寺库的故事,要从创始人李日学讲起。

2007年,在山东做传统家电代理的李日学第一次拿到风险投资,彼时的李日学嗅到了电商的风口,创立高端家电平台绿魔方网。

2008年7月,李日学创办寺库,凭借着奢侈品电商服务的差异化路径,在垂直电商领域寺库获得多笔融资支持。

据天眼查APP显示,寺库累计完成8轮融资,共计融资约6亿美元,投资方包括IDG资本、平安创投、京东数科、趣店等。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图片来源:天眼查

成立初期,寺库主营业务涉及奢侈品网上销售、实体体验会所、奢侈品鉴定、养护服务等方面。

2011年至2014年,国内奢侈品电商行业迎来一波倒闭潮,幸存玩家纷纷谋求转型,寺库的业务重心也发生转移。

此后,寺库有意淡化“奢侈品电商”概念,将业务范畴拓展为寺库商业、寺库金融、寺库智能、寺库社群四大板块,但售卖奢侈品还是公司的主要营收来源,寺库依然难以撕下奢侈品电商的标签。

2017年9月22日,头顶“奢侈品电商第一股”的光环,寺库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上市,迎来公司发展史上的高光时刻。

然而上市当天便遭破发,寺库发行价格为13.00美元,开盘价为12.1美元,当天报收10.0美元,跌幅达23.08%。

虽然之后寺库股价也曾迎来“短暂的高峰”,但很快便进入了长时间的跌跌不休。

2021年1月,寺库宣布公司董事会收到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日学私有化要约。李日学提议以每ADS3.27美元(相当于每股A类股6.54美元)的现金收购公司全部已发行、李日学及其附属尚未拥有的A类普通股。以此计算,寺库作价约2.3亿美元。

一旦交易完成,寺库网将成为一家私人持股公司,并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而寺库长达十余年的奢侈品之旅,也将迎来一个新的故事。

(二)

寺库的财务现实

作为一家在美上市的企业,寺库的财报目前仍停留在2020年第三季度,再无更新。2021年5月,寺库还因“未及时递交年报”收到了纳斯达克不合规通知函。目前,我们也只能依照2020年第三季度之前的财报,对这家企业的财务表现展开探讨。

对于电商平台而言,有活跃的用户才是生存的根基。从寺库的月活用户数来看,2019年到2020年第三季度,寺库每季度的活跃用户数虽然从30万增长到52万,但同比增速也从89.6%、67.7%、56.7%、50.9%急剧降低到11.5%、9.2%和7.5%。其中,2020年第一季度,寺库月活用户数呈断崖式下跌,这都表明了寺库月活数量已经快触及天花板。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来源:公司财报

用户“出走”,也对寺库的营收和净利润造成连锁反应。2020年第三季度,寺库营收13.73亿元,同比下滑29.26%;净利润2175万元,同比下滑64.30%。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来源:公司财报

在资金储备方面,据公司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寺库拥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和限制性现金共计7.94亿元。相比6月份的12.03亿元,仅3个月时间现金流储备就减少4亿元。

寺库出现无法按时偿还供应商货款等问题,或许早已初见端倪。

(三)

寺库,问题出在哪儿?

做奢侈品当然赚钱,但卖奢侈品真的是个好生意吗?

从奢侈品电商这一商业模式来说,“蛋糕”很难做大。奢侈品强调的是稀缺性,高门槛;而电商则强调“普惠性”原则。

就寺库2020年第三季度52万的月活用户来看,这个用户基数本身就不大;同时奢侈品价格高,用户的复购率就较低。这也就导致了这个“雪球”在很难滚大的同时,可能还滚得很慢。

同时,从奢侈品品牌商角度看,奢侈品大品牌大多不愿授权,寺库这类平台就只能找平行进口商拿货,不仅很难得到消费者的信任,作为中间商的利润空间其实也很小。产品是否为正品,也存在一定风险。

另一方面,对于消费者来说,网上购买奢侈品,失去了在专柜购买奢侈品的用户体验;最后,用户普遍对于奢侈品的售前与售后有较高要求,寺库等平台方难以满足。

据电诉宝发布的《2020年Q3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显示,寺库在“2020年Q3全国零售电商消费评级榜”中排名第十三位,具体表现为平台反馈率8.33%、回复时效性0.1、用户满意度为8.000、综合指数均为0.340,获“不建议下单”消费评级。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来源:《2020年Q3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截至2021年7月14日,关于寺库的投诉有2606条,其中商品质量、发货问题、退款问题、网络售假都是高频词。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平台

小结

内忧外患之下,寺库也在找“出路”。

公司在财报中称:“目前,寺库正在培育奢侈品直播生态系统,包括与短视频平台的合作,内部的流媒体内容制作以及提高流媒体购物体验和质量等。”

2020年底,寺库在北京三里屯重金打造奢侈品直播基地,占地面积约7000平方米,可容纳300名以上主播同时在线开播。

2021年“618”期间,寺库还推出“瓜分2亿奖金”活动,开始效仿头部电商平台走“百亿补贴”的“亲民”路线。

但对于公司的核心问题——消费者信心、单价过高、销量消费频次之间的矛盾该如何解决,寺库似乎依然没有找到办法。

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刘谧

责编 任志江 编辑 陶玥阳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