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参与枪杀索南达杰嫌犯落网 “野牦牛队”回忆可可西里往事 :巡山像进战场,每次都开枪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0/9/15 红星新闻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9月14日,微信公众号“青海公安”发布的一条消息让杰桑·索南达杰的名字再次回归公众视野。

微信图片_20200915182207.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微信图片_20200915182207.jpg ▲索南达杰在巡山。受访人供图

1994年1月18日,40岁的索南达杰和4名队员在可可西里抓获了20名盗猎者,缴获了7辆汽车和1800多张藏羚羊皮,在押送盗猎者行至太阳湖附近时,遭盗猎者袭击,枪战过程中,索南达杰不幸牺牲。

案发后,多名犯罪嫌疑人畏罪潜逃。这些年,当年的犯罪嫌疑人陆续被抓获或者自首。

据微信公众号“青海公安”消息,近日,青海玉树州公安局刑警支队成功抓获一名26年前参与枪杀索南达杰的犯罪嫌疑人马某。目前,马某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当中。玉树州公安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案子涉及侦办细节,故以发布的通稿为准。

d50735fae6cd7b897a29ce55f8830aa0db330eca (1).jpe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d50735fae6cd7b897a29ce55f8830aa0db330eca (1).jpeg ▲时隔26年,犯罪嫌疑人马某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图据青海公安

索南达杰牺牲后,1996年,原国家环保局、林业部授予索南达杰“环保卫士”称号。为了纪念他,可可西里保护区的第一个自然保护站被命名为“杰桑·索南达杰保护站”。随后,因为关注可可西里反盗猎队伍的纪录片《平衡》,以及以索南达杰为原型的电影《可可西里》在国内外上映,索南达杰的故事被越来越多人所知晓。

9月15日,红星新闻记者采访到纪录片《平衡》导演彭辉,以及可可西里反盗猎队伍“野牦牛队”的公保扎西,他们分别讲述了“索南达杰案”的经过,以及他们在可可西里的故事。

纪录片导演:

“可可西里的故事是让我最痛苦的”

关于“索南达杰案”和可可西里反盗猎队伍“野牦牛队”的故事,彭辉已经拍摄20多年了。这些年,他采访过当年和索南达杰一起巡山、案发时就在现场的同事,还采访过被警方抓获归案的犯罪嫌疑人。

据彭辉讲述,1994年1月8日,索南达杰一行7人从格尔木出发,沿南线前往可可西里,进行县界勘界和资源调查。在太阳湖附近,他们查获了一个20人的盗猎团伙,其中一名盗猎者得了肺水肿,索南达杰就派队员将这个人先送出去,剩下的人就由他和另外两个队员开两个车押送。

21a4462309f79052c4a62a214cd09ecd7bcbd51a.jpe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21a4462309f79052c4a62a214cd09ecd7bcbd51a.jpeg ▲杰桑·索南达杰。图据新华社

途中,两辆车走散了。索南达杰车上的盗猎者以给他倒水的借口,将其反绑,把枪拿走并逃跑,随后索南达杰开着车追赶。到太阳湖附近,索南达杰发现前面有车灯,就将车停下来,此时盗猎者的车也停在前面,排成一排。

索南达杰下车,一名盗猎者走过来,并喊他的名字。随后枪声响起,一片“混战”,其中一颗子弹射中了索南达杰的大腿动脉。第二天,人们再看到索南达杰时,他匍匐于地,右手持枪。

据彭辉介绍,这些年,当时的犯罪嫌疑人陆续被抓获或者自首,大部分人已经归案,只有少部分还在潜逃,此次抓获的马某并不是主犯,只是参与了当年的案件。

据媒体报道,2011年,警方的“清网行动”启动后,玉树州民警全力对“索南达杰案”嫌犯展开缉捕,当年的11月底到12月初,有6名逃犯分别向警方自首,至此,枪杀索南达杰的嫌犯仍有3人在逃。

b219ebc4b74543a916ec47338708c385b8011404.jpe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b219ebc4b74543a916ec47338708c385b8011404.jpeg 索南达杰烈士纪念碑。图据中国青年报

当时,有媒体报道称“杀害电影《可可西里》原型的凶手自首”。彭辉说,其实电影《可可西里》中关于巡逻队长日泰的多数情节,大都发生在青海省治多县西部工委第二任书记扎巴多杰身上。

“我拍了这么多片子,可可西里的故事是让我最痛苦的。”彭辉说,接下来他还会制作一部关于“索南达杰案”的纪录片,全方位地还原当年发生的故事。

原“野牦牛队”队员:

“巡山像进战场,每次都会开枪”

据媒体报道,索南达杰担任西部工委书记至牺牲的540余天,先后12次进入可可西里腹地进行勘察和巡查。其间,有354天在可可西里度过,行程6万多公里,对可可西里的自然资源进行了全面详细的考察,搜集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文字和图片资料。

索南达杰和队员先后查获非法持枪盗猎团伙8个,收缴各类枪支25支、子弹万余发、各种车辆12台、藏羚羊皮1416张、沙狐皮200余张,没收非法采金费4万元。

索南达杰牺牲后,被原国家环保局、林业部授予“环保卫士”称号。为了纪念他,可可西里保护区的第一个自然保护站被命名为“杰桑·索南达杰保护站”。

1995年5月,时任玉树州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的扎巴多杰主动辞职,重组西部工委,成立武装反盗猎队伍,并将这支队伍命名为“野牦牛队”。据统计,“野牦牛队”1995年成立至2000年撤并,共破获盗猎案件60余起,查获藏羚羊皮近9000张。

微信图片_20200915182243.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微信图片_20200915182243.jpg ▲“野牦牛队”队员。受访人供图

1995年,30岁的公保扎西从军队复员回来,在当地教育局当司机。在扎巴多杰号召下,他和60多个队员加入“野牦牛队”。如今,公保扎西已经退休了,但还是经常梦到在可可西里的日子。

“像进战场一样,每次巡山基本都会开枪,他们(盗猎者)跑,我们开车追。”公保扎西记得,每次外出巡山会持续15天至20天,不仅是风餐露宿,而且经常要和盗猎者斗智斗勇。

公保扎西说,当时他们最怕的不是盗猎者,而是遇到极端恶劣的天气,有时候返回途中汽车陷入河里,盗猎者和队员会一起想办法,“要不然谁也走不出无人区”。

微信图片_20200915182254.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微信图片_20200915182254.jpg “野牦牛队”队员。受访人供图

1997年12月,经国务院批准,可可西里升格为“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为中国第一个为保护珍稀濒危野生动物藏羚羊而设置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在公保扎西看来,自从成立自然保护区之后,盗猎者越来越少了。2000年年底,西部工委被撤销;“野牦牛队”也随之解散。

“虽然艰苦,但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公保扎西说,如今每隔一段时间,公保扎西都会和“野牦牛队”队员聚会,一起怀念当年的岁月。

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 蓝婧

编辑 李彬彬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