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史上首位中国首席!90后芭蕾舞者陈镇威如何“征服”纽约?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1 天前 红星新闻

如果没有11岁的某天关起房门给父母写的那封长信,成为纽约城市芭蕾舞团首席舞者,只是陈镇威遥不可及的梦想。要知道,那是业内公认的全球最好的芭蕾舞团之一。今年是该舞团成立的第74个年头,陈镇威刚刚创造了历史——成为了那里的首位中国首席舞者。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在我12岁进入广州艺术学校时,就为这一刻的到来开始做准备了。”刚满30岁的陈镇威用了18年时间站上芭蕾舞的金字塔尖。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的越洋电话采访时,这位被久负盛名的舞蹈杂志《Dance Magazine》形容为“有着王子般英俊的容貌,也有着磐石般牢固的技术”的大男孩直言,“没想到这么快梦想成真。”

站上金字塔尖:

成为顶级芭蕾舞团第一位中国首席

纽约城市芭蕾舞团由“美国芭蕾之父”乔治·巴兰钦创建于1948年,之后迅速凭借纯正的新古典主义风格闻名于世。该舞团出了名的难进,2018年,首次造访中国内地在上海大剧院演出时,时任代理艺术总监的乔纳森·斯塔福德透露,纽约城市芭蕾舞团的准入门槛非常严苛,95%的舞者来自与舞团血脉相依的美国芭蕾舞学校,只有5%来自舞校之外。同时,舞蹈演员们的职业通道讲究论资排辈,从低到高,依次为学徒、群舞、独舞、首席舞者。

陈镇威不仅是5%里的一员,更是成为了首席舞者。首席舞者对于职业芭蕾舞者来说就是金字塔的塔尖,只有少数人才能达到这个巅峰,尤其是在世界顶级的芭蕾舞团。“这个团很少招亚洲人,从来没有中国首席。”陈镇威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官宣那天的情景,他被两位团长和驻团编舞贾斯汀·派克请到会议室,当面通知了好消息。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除了超强的实力及超预期的表现外,陈镇威还透露了一个小细节。“有一次生病休息了一周,回到团里的第二天,就因为同事受伤,自己要临时救场。那个角色是派克新编的,我完全没学过。我花了一小时学会,还和舞伴合成了联排。那一刻,派克确定地相信,我已经准备好成为首席了。”

成为首席舞者后的陈镇威,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我希望年轻舞者们可以从我的身上获得些许启发,我不会是仅有的、成为全球顶尖舞团首席舞者的中国人,未来还会有更多的优秀舞者站在世界的舞台,接受来自四面八方观众的目光和掌声,叱咤国际舞蹈界。”在陈镇威看来,那一刻的荣光,丝毫不亚于奥运冠军们站在领奖台看着国旗飘扬,“我不只是成为了团里的第一位中国首席,我还打破了国外对亚洲人的评价。”

跳出舒适圈:

做更有挑战性的、更有意义的事

从塔底到塔尖,时间长短因人而异,有人花了十几年,而陈镇威却在短短时间里,迎来了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谈到成为首席舞者最难的地方,他直言是走出舒适圈。“在拿到首席之前,我在国内参加完一档综艺节目,坦白讲,那是一个非常舒适的状态。离家人近,能做很多喜欢做的东西。我把这一切都抛下了,然后回到纽约,我觉得这个是最难的。”陈镇威拿到了那档节目的全国四强。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在休斯敦的时候跳的舞也是我擅长的,团队非常重视我,住的地方也比纽约宽敞(比纽约)好。”他曾是休斯敦芭蕾舞团的首席舞者。

贾斯汀·派克对陈镇威的影响很大,当初离开休斯敦前往纽约,源自派克对他的一次邀约。“当时派克和我们团有一个合作,编舞的时候他希望我能够有更多的舞台表现机会,从多人舞、双人舞,到最后独舞,很多机会都给我。在一个聚餐饭局上,他就问我有没有想过去纽约城市芭蕾舞团。老实说,我知道他们选人非常严苛,我没抱多少希望。但随着与派克越来越多的接触后,他编的所有舞蹈都有一种自由的气息在里面,我很想体验这种不同的自由的气息,所以才决定走出舒适圈。”

陈镇威也很感谢父母的支持,“他们觉得我在休斯敦舞团太舒适了,希望我可以大胆一点,多点吃苦耐劳的精神,不管纽约城市芭蕾舞团给我什么职位,他们都希望我可以去。当时不是冲着这个舞团有多大的名气,跟家人商量之后是觉得我可以从吃苦中学习,是抱着这个心态去的。”

他坦言,做出决定的当下有很多的取舍,“来到这里,我发现一切都是值得的,尽管来到这里还是要继续吃苦,但是最难的不是在这边吃的苦,而是那一瞬间,我愿不愿意踏出这个舒适圈。”做出决定后,纽约街头多了一位飞驰的滑板少年,花20分钟就能从家滑到芭蕾舞团——他搬进了纽约一间普通公寓,和舞团的同事合租——因为物价太高。“在休斯敦,我要么开车,要么就在团里。在国内,我要么在演出,要么住酒店,要么去电视台,大家很难在街头看到我。”他还喜欢踩上滑板去百老汇看演出,“可以观察路上的行人,各种各样的人,我觉得舞蹈的灵感就是来自生活的细节。”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还在休斯敦时,陈镇威就在修学大学课程,如今转到了纽约城市芭蕾舞团附近的福特汉姆大学上课。夏天修两门,秋天再修两门,课一门接一门修……陈镇威已经是大二学生了。“现在我没有时间也要腾出时间来学习商业管理,因为它是一种不同的思维方式,我学得很过瘾。它还可以帮我去思考如何传承舞蹈,如何让我有能力去做更多……这都需要我去学习。我只是会跳舞的话,还远远不够。”就像陈镇威所提到的,跳出舒适圈,会思考如何做一些更有挑战性的,更有意义的事情,“这是我会不断追求的。”

与舞蹈结缘:

11岁给父母写了一封7页长信

陈镇威执意选择舞蹈时,父母最开始是反对的。2003年,广东惠州,陈家开了一场郑重的家庭会议,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围坐在一起,讨论要不要送11岁的陈镇威去广州学芭蕾。从他记事以来,就与舞蹈结下不解之缘。从幼儿园开始,他便跟着姐姐一起学跳舞,是舞蹈班唯一的男孩。舞蹈只是兴趣,在家里人的认知中,并不能成为职业,他们希望陈镇威长大后能当医生或者从事金融工作。

家庭会议的结果,自然是反对他继续学习芭蕾。可陈镇威没有放弃,关上自己的房门,给父母写了一封长达7页的信。信里说,他无法想象自己以后的生活里没有舞蹈。舞蹈会让他从一个小男孩变成大男孩,对自己的人生负责。第二年,他如愿进入广州市艺术学校,从此,他的人生和芭蕾紧紧相连。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儿时陈镇威(中)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少年陈镇威

6年后,陈镇威因在瑞士洛桑国际芭蕾舞比赛中的出色表现,收到9家知名舞校和舞蹈团的邀请,他接受了美国休斯敦芭蕾舞团奖学金,赴美学习。“我在广州市艺术学校那6年,可以说没有生活,一直在学习。那6年几乎没有一天休息,因为我觉得只要一天不练习,就会退步。即便出去旅游,我都要抽出时间,在房间里练习。”回忆起当年的情景,陈镇威历历在目。“那时宿舍里面没有空调只有风扇,洗完澡熄了灯后,我还会练腹肌、背肌,我要让自己在第二天有一个最好的状态。小时候我的手长脚长,四肢很软弱,会有点不协调。我要让自己更有力量,才能和别人跳出一样有力量的舞蹈。”再苦再累,陈镇威都没有放弃。因为他一直觉得,“舞蹈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18岁便离开家,只身前往国外,对于陈镇威是很难的。记得刚当上群舞演员没多久,在加拿大的一场巡演中,他将舞伴高高向空中抛起,落下接住的一刻如同雷击,他右手大拇指韧带断裂,手术后恢复了很长一段时间。重回舞台的他,不久后又因脚腕劳损再度停下,伤好之后又只能从零开始。当群演、坐冷板凳的时候,陈镇威想过换一条路走。他申请到亚利桑那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准备去读书。可就在等签证的时候,身边的舞者一个接一个受伤,机会又一次落到他身上。他进入一段飞速成长期,短短三年就从群舞升任休斯敦芭蕾舞团首席。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守住梦想:

每个人的路都要按照自己的心去走

此前大众对陈镇威的印象,是他在湖南卫视《舞蹈风暴》上的精彩表现,他们通过这档节目,认识了这个爱笑的男孩。“我难以置信,还以为是个骗局。”陈镇威一开始是拒绝的,后来刚好他在香港,导演组就从湖南坐高铁到香港和他聊了聊,他才意识到这不是骗局。但是因为当时舞团的工作已经安排满了,他没有参加该节目第一季的录制。

第二季,陈镇威终于出现在节目中。“我的首秀一定不能差。”在香港隔离时,没地方练功,他就把酒店的床竖起来,早上练功,晚上再放下来。14天都是这么坚持下来的。他还用两天追完第一季的12期节目,对冠军胡沈员印象最深。

陈镇威在节目中惊艳观众的,是首秀时的《无脚鸟》。“无脚鸟只能一直飞,飞累了就在风中睡觉,一辈子只能落一次地,那就是死的时候。”在他看来,无脚鸟俨然是舞蹈演员的侧影,在追梦时,他们总是孑然一身,总要面对孤独。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除此之外,让陈镇威出圈的还有他的好身材——网友们称赞他为“人间大卫”。记得有一次和著名芭蕾舞者谭元元吃饭,大家惊讶于他点了两碗米饭。“秘诀就是频率最高的去运动。比如两个星期运动一次,一次运动几个小时,那没用。要每天都抽出一定的时间,像你刷牙一样,形成一个习惯,5分钟也好,有时间就半个小时以上。同时饮食也一样,其实大家问我有没有忌口?我说没有忌口,但其实潜意识里也形成了一个习惯:尽量少去碰碳酸饮料碳水化合物。吃东西的时候,淀粉碳水化合物蛋白质肉类得均匀,不想吃肉的时候赶紧多吃点蔬菜,不想吃蔬菜的时候也要尽量多吃一点蔬菜,已经养成了习惯。然后有时间就去健身。”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成为纽约城市芭蕾舞团的首席舞者之后,陈镇威坦言因为在放假,暂时没有感受到压力。“等下一个演出季开始的时候,会有更多目光投在我身上。但是我觉得我可以承受,把这个压力转化为动力,去把更多的作品展现出来。”

陈镇威希望中国的年轻舞者不要放弃,不要忘了自己当时为什么开始。“只要坚持小时候的梦想,就可以做到让大家和自己都惊讶的一个成果。看起来我好像是一路顺利,能够把每一件事情做成,但是那只是一个选择性呈现的结果,每一个时光都是有好有坏,大家的路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心去走。”

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 实习生 何艳玲

图据受访者 编辑 李洁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