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资讯内容,务必保证封面图片的美观、清晰,尤其是nightly

复盘“钻石公主”号事件 是什么把日本推向了疫情风暴?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0/2/21 红星新闻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从2月19日开始,“钻石公主”号豪华邮轮上被强制隔离了两周的游客及乘员们开始分批下船。今天,邮轮上又有大约450名获得了许可证的人员下船上岸。至此,“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相关人员的上岸工作将暂告一段落。而那些与感染者有过密切接触的人员仍将留在船上隔离观察,或许要等到3月。

对于船上那些没有发烧和咳嗽等症状、且新冠病毒肺炎检测呈阴性的游客及乘员,日本政府向他们每人发放了一张由横滨检疫所所长北泽润签发的“下船游客乘员上陆(上岸)许可证”。对于他们而言,这张许可证不仅能让他们登上日本的国土,还是他们回归日常生活的官方担保。

3.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3.jpg

日本政府发放的“上岸许可证”(图据日本FNN网站)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据显示,2月19日当天一共有443人下船,主要以高龄游客为主。2月20日又有约500人下了船,其中日本游客和其他外国游客各约250人。据日本NHK报道,截至20日18点30分,日本累计感染人数712人。其中,“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3711人中,感染人数已上升至621人。

毫无疑问,“钻石公主”号集体感染事件正在成为世界航海史上的又一场大灾难,复盘这一事件,每个人的心中会产生一连串的疑问,究竟是什么把日本推向了这场疫情风暴的中心?

时间:2月1日,日本可能错过关键拐点?

2月1日,日本政府启动了针对新冠病毒肺炎的“指定感染症”相关法规。根据法规,日本政府将对在日本国内感染新冠病毒肺炎的人员实施强制入院治疗措施,治疗费用由政府承担。此外,机场、港口等地将设置检查设施,有权对疑似被感染者实施检查,不遵从者将面临相应处罚。

就在同一天,有位一周前曾参加了“钻石公主”号邮轮的中国香港游客,2月1日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肺炎。对疫情毫不知情的“钻石公主”号按计划抵达了日本冲绳,并停靠在了那霸港。船上游客纷纷下船,开始了在当地的旅游项目。

目前,尚不清楚2月1日当天有多少游客从“钻石公主”号上下来游玩。根据日本媒体的报道显示,至少有2名当天搭载过船上游客的当地出租车司机相继被确诊感染。2月20日第3例确诊感染者是冲绳当地一名80多岁的老年男性。

2.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2.jpg

日本政府的防疫人员在码头工作(图据《产经新闻》)

经调查发现,由于第3例感染者跟前两例感染者之间不存在感染路径的交集,意味着疫情在冲绳县开始进入社区化传播的复杂阶段。

那霸市是冲绳县的县厅所在地,拥有30多万人口。据《琉球新报》报道,面对疫情扩大的风险,冲绳县政府在首例感染者确诊之后,曾要求当地一个“驾驶员·出租车协会”提交所有搭载过“钻石公主”号乘客的出租车司机的行驶记录。

虽然这个由当地130多家出租车公司加盟的协会递交了相关记录,但里面却并不包括第2例感染者的信息。后经调查发现,这名司机当时并没有上班,而且在询问他的时候,他坚称“记不清了”。

经济:邮轮业对日本“地方创生”意义重大

在亚洲航线里面,日本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邮轮聚集地。自2012年安倍晋三第二次担任首相以来,日本政府一直力推“观光立国”政策,让海外访日游客数量逐年猛增。在这一过程中,日本政府发现邮轮观光业是一个开发潜力巨大的市场。

红星新闻记者在日本国土交通省港湾局2015年2月13日发布的一份报告里发现,振兴邮轮业成为了官方认为的推动地方创生(注:“地方创生”,是为提升日本地方经济活力而制定的国家战略)的一个重要手段。该报告一开头就提到:“在日本的周围,有一个6亿人的超级市场。”

事实证明,振兴邮轮业的确是个正确的选择。根据日本国土交通省的一份统计显示,2013年乘坐邮轮入境的海外游客数量为17.4万人,到2018年(1月~11月)已经猛增至232.8万人。根据日本观光厅的一分统计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通过国际邮轮入境日本的海外游客消费总额为266亿日元。

在2016年一份题目为“支撑明日之日本的旅游愿景”里,日本政府的目标是要“在2020年实现邮轮访日旅客人数达到500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2017年7月,包括横滨港在内的日本7个港口被日本政府指定成了“国际旅客船据点形成港湾”。这对于横滨而言,是一个绝好的发展机会。

port.pn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port.png

横滨港口

横滨是日本三大都市圈之一东京都市圈的重要城市。它是神奈川县的县厅所在地,拥有日本国内仅次于东京都区部(东京23区)的人口数(约370万),也是日本最多人口的市级行政区。另外,横滨港沿岸设有大量的港埠设施与伴生的工业与仓储产业。

无论是神奈川县还是横滨市,在有关“地方创生”的报告里基本上都提到了大力发展邮轮业。据人民网报道,2019年10月,横滨市还启动了一项“邮轮友好计划”,该计划是与当地的旅游设施、餐厅、商店等商家合作,吸引乘坐邮轮赴日游客前往横滨旅游。

反响:“水际对策”被指效果不佳

在传染病防治方面,日本有着非常成熟的法律法规,有层层分级的诊疗及报告制度,也有着世界一流水平的医疗条件。据了解,日本政府一直采用“水际对策”来应对发生在海外的重大传染病。

所谓“水际对策”,就是通过在港口、机场强加检疫,从边境进行防控,从而在病毒尚未在本国传染开的早期阶段,彻底拒疫情于国门之外。

2009年新型流感(H1N1)在世界范围内大爆发的时候,日本政府为了防止病毒流入到国内,就实施了“水际对策”,但实际效果却并不理想。该流感于当年5月由3名从加拿大交流回国的日本高中生身上检测出来,并率先在神户市爆发。截至当年11月,该新型流感共造成902万日本人感染,68人因医治无效而死亡。

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之后,日本政府又立刻启动了“水际对策”,其自信来自于强化了对入境旅客数据的监控。首先,2017年10月,日本完成了在所有开通国际航线的机场、港口设置面部自动识别系统的工作;另外,从2019年3月起,日本政府进一步强化了对国际航班的空运货物和旅客数据的监控,以便在边检防线上进行精准拦截。

然而,日本国内多位专业人士并不看好“水际对策”的效果。其中就包括了在2009年担任日本政府厚生劳动大臣的舛添要一。

5.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5.jpg

舛添要一

2月13日,神奈川县出现了日本国内首例因感染新冠病毒肺炎的死亡病例。对此,舛添要一表示:“政府与其继续坚持‘水际对策’,还不如做好国内防治和医疗方面的相应准备。疫情进入了一个新局面,政府必须要考虑转换政策。”

1月16日,日本确诊的首例患者是一名居住在日本的中国男子。他1月3日在武汉期间曾发烧,6日返回日本,10日住院,一周后出院。再之后一周,日本并无新增病例。当时日本政府认为,“疫情并未处于感染迅速蔓延的阶段”,仅要求入境者配合提供信息。

整整一个月后,2月16日晚,日本政府专家组会议确认了“感染正处于早期,之后还会进一步发展”的共识。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称,新冠病毒肺炎“事实上已开始在日本流行”,“从现在开始有必要准备设想患者增加局面的对策”。这和政府一个月前的措辞已不可同日而语。

呼吁:横滨市的医院表示压力巨大

自2月5日“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所有人员被强制要求在邮轮上隔离观察以来,船上乘客所属国家不断质疑日本的这一决定。哈佛大学免疫学教授埃里克·鲁宾说:“这是一个封闭的环境,是一艘船,是传染病传播的完美场所。”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洛娃也批评日方行动“混乱且不系统”,由此“引起了巨大的问题”。

2月18日登上该船的日本传染病学专家岩田健太郎当晚发布了一段14分钟视频,描述他所看到的可怕一幕,并在视频中直指厚生劳动省没能及时安排专业人士介入,导致疫情扩散,丧失救治良机。但20日凌晨,岩田健太郎删除了这段视频。他在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上称“没有理由进一步就此事进行讨论”,并对因此事感到困扰的人士“表示由衷道歉”。

同日,美国疾控中心(CDC)发声明指责日本政府在“钻石公主”号隔离期间采取的措施不足,导致船上疫情大规模爆发。CDC认为,日方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防止船上乘客之间交叉感染。船上的新确诊病例不断增加,尤其是无症状感染者大量出现,表示船上的疫情风险仍然在提高。

面对国内外来势汹汹的批评声,日本政府搬出了国际法上的“旗国主义”自救。根据“旗国主义”,“钻石公主”号的旗国不是日本(而是英国),日本政府没有义务来阻止船上疫情的扩大。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表示:“本来日本是可以拒绝邮轮靠岸的。但考虑到邮轮上近半数乘客是日本人,所以最终允许了邮轮靠岸,并承担了所有游客及乘员的检查和提供生活支持。”

2月19日,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公布了对531例“钻石公主“号乘员确诊病例的分析结果。研究所指出,患者集中在6日至9日出现症状。这一事实表明,2月5日在日方要求邮轮上人员于各自房间内隔离前,患者就已经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让所有人员留在邮轮上隔离是否是最佳应对方案,目前尚无权威定论。但是,日本国内可以用来应对疫情的专业床位非常有限。据《日经新闻》12日报道,全日本只有约1800张传染病床位,如果新型肺炎在日本国内流行,就可能出现收治床位不足的情况。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出通知,除了具备专用设备的“传染病床位”外,还允许普通床位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

横滨市立市民医院是“钻石公主”号感染者的指定接收医院,同时也是神奈川县内唯一一家可以接收埃博拉等1级传染病感染者的专业医院。该院院长石原淳19日在全国公私立医院联盟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当初在接受感染者的时候非常混乱”,并强烈呼吁有关方面能够给奋战在一线的医疗机构提供最及时的信息。

国际:9个国家发出赴日旅行风险提醒

由于“钻石公主”号邮轮一直停靠在横滨港的大黑埠头,神奈川县也成为了各方关注的焦点之一。虽然没有证据证明跟“钻石公主”号邮轮事件有关联,2月13日神奈川县出现了日本国内首例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死亡病例。2月20日日本又有两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重病患者因病去世,其中1人就是在神奈川县某医院去世的。

另外,19日开始“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乘客开始陆续下船回家。其中的一部分人并没有乘坐日本政府提供的专业大巴车,而是乘坐新干线、电车等公共交通自行回家的。这也引发了更广泛的担忧,因为有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感染者不会产生发烧、咳嗽等症状,而且潜伏期也不一定就只有14天。

据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发现,神奈川县内所有的学校目前都没有因为疫情而停课。该县教委一位名叫幸田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神奈川县内没有发生一例教职员工以及学生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病例。所以,我们全县所有的学校都在正常上课。如果将来疫情发生变化,我们将根据情况采取对应措施。”

在谈到学校方面该如何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时,幸田表示:“我们已经把神奈川县制定的防疫指南发给了所有的学校。县教委层面的防疫指导意见目前正在紧急制定中,我们必须参考日本文部科学省的有关指导意见。”

据了解,横滨市一所学校最近取消了原定于今年3月开始的国际友好学校交流活动。神奈川县教委一名叫浜田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县教委层面没有统一出台过这样的决定。这可能是学校自己的判断。但现在暂停并不意味着今后就不举办了,等疫情过去之后,肯定还是会继续推进与国际友好学校之间的交流。”

据日本媒体报道,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不断扩大,包括韩国、泰国、不丹、以色列等越来越多的国家对日本发出了赴日旅行风险提醒。据日本外相茂木敏充透露,目前这些国家已经上升到了9个。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罗天 报道  编辑 乔雪阳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