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宣称新冠疫苗人体实验成功的公司股价大跌 连白宫首席疫苗顾问也“折”进去了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0/5/21 红星新闻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万众瞩目的全球新冠疫苗研发竞速赛,又添一幕戏剧性的大起大落。而这一次,连白宫疫苗研发工作组首席顾问都“折”了进去……

这又是演的哪一出呢?来让我们研读下“剧本”——

世界虽大,“圈子”不大

综合CNN、Axios消息,先来看一组时间轴:

>>>当地时间5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演说时承诺,将于今年年底成功研发出新冠疫苗,为此他宣布,成立疫苗研发工作小组“神速任务”(Operation Warp Speed),美国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Glaxo Smith Kline)公司前研发总裁斯劳依(Moncef Slaoui)担任该小组首席顾问。

下载 (1).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下载 (1).jpg ▲当地时间5月14日,白宫玫瑰花园,特朗普宣布成立白宫疫苗研发工作小组,图右为该小组首席顾问斯劳依(Moncef Slaoui)。图据美联社

>>>当地时间5月18日,美国生物技术公司Moderna宣布,其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合作开发的新冠疫苗一期临床试验取得阶段性成功,“结果十分令人兴奋”。当天,Moderna股价飙涨,盘前一度暴涨近40%,最终收涨近20%,Moderna公司顺势宣布将高价增发价值约12.5亿美元的股票。

>>>当地时间5月19日,Moderna遭业内专家“泼冷水”,数位疫苗专家质疑其临床数据“在医学上还不足以证实该疫苗的有效性”。此外,投资者发现,在Moderna股价大涨之际,该公司CEO斯蒂芬·班克尔(Stephane Bancel)却在持续减持公司股票。两相加成,Moderna股价应声下跌10.41%,盘后交易中进一步下跌近 6%。

>>>当地时间5月20日,Moderna董事长努巴尔·阿费扬(Noubar Afeyan)紧急出面“救火”,在接受美国财经媒体CNBC采访时称,该公司绝不会为其潜在的新冠疫苗公布与“实际情况”不符的数据。他同时表示,一些专家可能“为了表现其专业度,进而猜测我们可能有或者没有的东西”。

>>>与此同时,特朗普刚刚任命的白宫疫苗研发工作小组负责人斯劳依与Moderna存在“巨大且深入”的复杂联系,美国多位政治评论家纷纷出面指出,他与美国疫苗项目存在潜在的重大“利益冲突”。

斯劳依其人

随着白宫一纸任命书,斯劳依的身份也算有目共睹——既是科学家,也是风险投资家。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作为一名分子生物学和免疫学家,自1988年加入美国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他一步步升级为该公司的重磅人物:从疫苗部负责人到全球研发总裁。

下载.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下载.jpg ▲任职葛兰素史克时的斯劳依。图据彭博社

然而前不久,斯劳依又成为了Moderna的董事会成员,没错,就是前面风口浪尖上的那个Moderna。当然,这个身份之所以能“浮出水面”,还是因为“联邦疫苗研发工作组首席顾问”这一头衔,斯劳依突然成为公众焦点。

于是,“转轨”一周以来,斯劳依在Moderna中的财务权益就变得相当瞩目了:周一,随着Moderna股价飙涨,他所持的该公司股票期权升值近240万美元,达1240万美元。周二,在“冷水”“泼”上身之前,斯劳依又“及时”将这部分期权变现,并称,将把这240万净赚的钱“捐给癌症研究机构”。

但是,挑剔的美国各级道德署官员和金融证券专家们可没那么容易被说服。他们纷纷指出,Moderna的股票“很可能”只是斯劳依投资组合的“冰山一角”,很多与制药商相关的利益链条其实未被公开,因此,斯劳依与白宫达成的协议“令人担忧”。

KC64NVEW4II6VB5DELJSII2WGY.jpg&w=1440.jpe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KC64NVEW4II6VB5DELJSII2WGY.jpg&w=1440.jpeg ▲当地时间5月14日,白宫玫瑰花园,特朗普与斯劳依交谈,后为福奇博士和白宫特别工作组协调员黛博拉。图据《华盛顿邮报》

《纽约时报》报道称,尽管斯劳依加入了白宫疫苗研发工作组,但并不是以政府雇员的身份——他签订了一份协议,只拿1美元的劳务费,不过,家住费城的他在华盛顿工作时的一切生活花销,将由定期与NIH签约的商务服务公司ADV代为支付。

《纽约时报》指出,这样一来,斯劳依就可以不受《美国联邦信息公开规则》约束,即,他无需公布自己的外部头寸、持股量和其他潜在利益冲突。而美国刑法《基本利益冲突法》的出台,正是为了防止公共权力的行使者在行使公权时,所代表的公共利益与其自身利益发生实际或潜在的冲突。

“这基本上可以说是荒谬的,”华盛顿公民责任与道德组织首席道德顾问弗吉尼亚·坎特(Virginia Canter)说,“居然不允许公众对其利益冲突进行审查。”

难被认同的“无利益冲突”

事实上,现年60岁的斯劳依始终致力于疫苗开发和生物技术业务,他的投资经历和董事会席位就是最好的证明。至今,他仍持有葛兰素史克公司近1000万美元的股票,并且仍然是欧洲生物技术风险投资公司Medicxi的合伙人

看前者,葛兰素史克早在4月就已与赛诺菲公司联手研发新冠病毒候选疫苗;看后者,Medicxi本身就是一家以生物技术为投资重点的风投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其斥资的多家公司在新冠疫苗开发竞速赛中都已抢到赛道——比如美国强生公司。

但是,用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HHS)一位高级官员的话说,联邦政府已经审查了斯劳依与几家公司的关系并得出结论——没有利益冲突,“因为他的顾问角色与新冠病毒研究或治疗无关,而且在某种意义上,这些公司并未生产抗新冠病毒的产品。”

merlin_172650756_c35e3a0e-88de-437e-b943-354698907ac9-jumbo.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merlin_172650756_c35e3a0e-88de-437e-b943-354698907ac9-jumbo.jpg ▲Moderna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公司总部,此前,斯劳依为该公司董事会成员,上周,担任白宫首席疫苗顾问后辞去该职务。图据《纽约时报》

事实上,斯劳依所在的这个疫苗工作组,主要负责的就是审查候选疫苗和治疗方案,并决定它们是否能得到美国联邦的财政支持和其他利好。

坎特女士曾先后在克林顿和奥巴马政府、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其他机构担任道德律师。她告诉《纽约时报》,与赛诺菲合作开发候选疫苗的葛兰素史克,最终很可能与其他寻求政府批准和支持的疫苗制造商形成竞争关系,“如果他一面持有某个疫苗开发商的股份,一边又监督擢选对抗新冠病毒的最佳疫苗,不管他本人是一位多么优秀的人,我们都无法对他参与的任一过程的正直廉明全然信任。”

不过,斯劳依其实也早就表过态了,上任伊始他曾说,决心避免利益冲突,如果担任白宫首席疫苗顾问会进一步增加他的既有经济利益,他会重新评估现有的关联。

当时,他还在采访中坦率承认,自己告诉政府官员,并不想出售手中的股票。

“我为葛兰素史克工作了29年……”斯劳依说,“我此生从未卖掉过任何一家公司的任何一只股票。这是我的退休生活。关于葛兰素史克的股票,我说过,如果我不得不卖掉它们,那我宁愿不接受这份工作。

虽然斯劳依从未透露自己的葛兰素史克股票持有量,但综合该公司年报及高管薪酬追踪机构Equilar的分析,《纽约时报》认为,他在2017年离开该公司时,已持有约24万股股票及等值股票。

红星新闻综合自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CNN等

编辑 李彬彬

(本文来自红星新闻APP,请至各大应用市场下载)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