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没完没了!奥密克戎新变种更具传染性、会“隐身”……正在多国掀起新一波疫情高峰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2/1/23 红星新闻

据美媒21日报道称,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流行病学家和传染病研究学者伊芳·马尔多纳多教授表示,奥密克戎变异株过后,另一个全新的新冠病毒毒株或将袭来,奥密克戎变异株则随之被代替,但新冠病毒可能永远不会完全消失。 

当地时间21日,英国卫生安全局称,已正式开始监测一种被称为“隐形奥密克戎”的奥密克戎毒株新变种BA.2亚型毒株,并将其列为“正在调查的变种”,称这一变种可能有“增长优势”。

而在此前一天,当地时间20日,法国卫生部长奥利维耶·韦兰也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首次提到了这一变种,称科学家正在对其进行详细研究。 

亚株出现 传播速度超奥密克戎

据外媒23日报道,BA.2属于奥密克戎的一个亚谱系,于去年12月在印度和南非被首次发现。最新的初步数据研究表明,与奥密克戎BA.1毒株相比,BA.2可能更具传染性,也更能躲避疫苗。

根据世卫组织(WHO)的数据,目前该病毒的传播速度可能超过原始的奥密克戎毒株BA.1。美国、丹麦、印度、德国和澳大利亚等全球40多个国家都报告了BA.2基因序列,其中丹麦最多,其次是印度、英国、瑞典和新加坡。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英国桑格研究所估测的BA.2感染病例数示意图显示,自去年12月底BA.2感染病例出现激增。

在包括印度、丹麦等国,BA.2变种毒株已占据了近期大部分的新增病例。尤其是在丹麦,这一变种增长极为迅猛,在2021年最后一周,它占据了所有新增病例的20%,在2022年第二周这一比例便上升到了45%。 

丹麦国家血清研究所(SSI)研究员安德斯·佛姆斯加德称,目前还无法很好地解释BA.2亚种的快速增长,这令他感到困惑,“既然如此,我们必须有所准备,我们可能会看到奥密克戎引发的两波疫情高峰。”但他同时表示,并不担心这一变种的激增,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它会比原始毒株导致更严重的病症。

掀起新一波疫情高峰  尚不明确其特性 

世卫组织称,目前,新冠病毒奥密克戎毒株已演化为至少三个亚谱系——BA.1、BA.2和BA.3,但只有BA.2的扩散速度似乎超过了最初的原始毒株BA.1,感染病例的激增引起了流行病学家的注意。

在丹麦,当人们认为这一波新冠疫情已达到峰值时,每日的新增病例数量却开始再次攀升。而在英国,自去年12月首次出现后,已确诊了426例BA.2感染病例。虽然这个数字与每天数以万计的新增病例相比似乎“微不足道”,但专家认为,BA.2的实际占比会高出许多倍,因为研究人员仅对一小部分感染病例进行了变异毒株的检测。

科学家指出,追踪BA.2十分困难。它之所以被称为“隐形的奥密克戎”,正是源自其与原始毒株BA.1的一个关键性区别。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初步数据研究表明,与奥密克戎BA.1毒株相比,BA.2可能更具传染性,也更能躲避疫苗。

根据我国广东省疾病控制预防中心研究人员1月3日发表在《中国疾控周刊》上的相关文章,去年12月28日,广东省疾控中心发现一名境外输入病例感染了BA.2变体,基因测序分析认为,该变体有67个核苷酸变异位点,在蛋白质水平上有49个氨基酸突变位点和9个氨基酸缺失。BA.1变体蛋白质水平上共有约50处变异,相对BA.2变体略少。

由于BA.2变体基因组并不具备原始毒株导致刺突蛋白基因脱靶的特征性缺失,PCR检测(核酸)难以区分该变体与其他毒株,需要基因测序等更复杂耗时的手段才能明确,因此BA.2变体也被称作“隐形的奥密克戎”。

日内瓦大学全球卫生研究所所长、流行病学家安托万·弗拉奥表示,BA.2可能正在法国引发一波新疫情高峰,“在英国,新增感染病例的数量每7天就会下降一半……我们原以为法国也会出现相似的状况,但事实并非如此,这种新的变体可能是我们目前观察到的感染增加的源头。” 对此,法国卫生当局表示,这“表明BA.2的传染性更强”。

无独有偶,以色列多家媒体本周报道称,该国至少发现20例新冠病毒奥密克戎毒株BA.2变体的感染者,该变体相比奥密克戎原始毒株突变数量更多,引起了部分专家的担忧。

由于信息有限,目前科学家还不足以阐明这一新变种为何会快速增长的原因。“这可能是因为它对人群的免疫力更有抵抗力,这使得它可以感染更多的人。我们还不知道。还有一种可能性是,感染了BA.1的人可能不会对BA.2免疫,随后不久又再次感染。”丹麦国家血清研究所(SSI)研究员安德斯·佛姆斯加德分析道。

专家:目前还不是“游戏规则的改变者” 但或将缓慢占据主导地位

尽管科学家及各国卫生官员正夜以继日地分析BA.2的精确特征,但他们似乎并不太担心它的出现。 

迄今为止,世卫组织并未将奥密克戎与BA.2亚谱系加以区分。法国卫生部长韦兰则表示,“就我们目前所知,它或多或少符合我们所知的奥密克戎毒株的特征”,就这个阶段,它还不是“游戏规则的改变者”。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病毒学家汤姆·皮科尔博士说,“即使BA.2传播率稍微高一些,但这也绝对不是从德尔塔到奥密克戎这样的突变,相反,它可能会更缓慢、更微妙。也就是说,如果BA.2在未来几个月以一种更‘优化’的突变缓慢取代了奥密克戎BA.1,我不会感到惊讶。” 

他强调,来自印度和丹麦的早期观察表明,BA.2和奥密克戎原始毒株在致病严重程度上没有显著差异。丹麦国家血清研究所的初步分析也显示,BA.2与BA.1感染病例在入院率方面没有差异。 

英国卫生安全局新冠肺炎事件负责人梅拉·昌德博士表示,奥密克戎的新变种出现并不意外,因为病毒是在不断进化的。她指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BA.2是否比BA.1引起更严重的疾病。更多的数据将使我们在一两周内得出更准确的结论。”

接种疫苗后感染的人或产生“超级免疫力” 

与此同时,另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充分接种疫苗后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体内或将产生对新变异毒株的“超级免疫力”。美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家19日发布的研究表明,接种过疫苗且有过感染史的人感染德尔塔病毒的可能性最小。经历突破性感染的人,体内产生的抗体水平,比接种第二针疫苗后高出了1000%。 

俄勒冈卫生科学大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助理教授塔费塞解释道:“现在接种的疫苗是用最原始的新冠病毒毒株设计的,当你遭遇突破性感染时,可能是德尔塔或现在的奥密克戎,它会让你的抗体多样性更加复杂。我们认为,突破性感染后的个人将受到高度保护,即使是奥密克戎。”

而当被问及奥密克戎是否会终结全球新冠大流行时,塔费塞表示:“我希望情况是这样的。但这只会发生在没有另一种能够避开先前免疫反应的变体出现的情况下。” 

红星新闻记者 徐缓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