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资讯内容,务必保证封面图片的美观、清晰,尤其是nightly

硅谷打造豪华科技团队阻击新冠 结果“悲剧”了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0/6/3 红星新闻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一项将硅谷科技巨头、投资者和白宫联结在一起的“突破性”努力正走向失败。原本,他们希望通过开发专门的APP来“封堵”新冠肺炎在美国的传播,但如今该计划已基本宣告“流产”。

5ed63c1573a36.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5ed63c1573a36.jpg ▲美国硅谷新冠病毒对策工作小组现在不得不大幅缩小当初的弘大计划。图据《华尔街日报》

是因为技术力量不够吗?相关人士遗憾地表示,瓶颈太大,分歧太多,计划从一开始就“陷入了混乱”。

【落差】

阵容豪华的科技小组竟成“昙花一现”

今年3月,一个“阵容豪华”的工作组在美国诞生——组内不但有白宫相关官员、著名风投公司代表,“脸书”、谷歌、微软、亚马逊等科技巨头也参与了进来。

他们聚集在一起,试图为扼制新冠病毒在美国的大流行设计技术解决方案。当时,此举还被视作“美国创新能力在疫情期间开启有针对性运转”的标志性事件。

具体说来,该工作组希望借助强大的科技创新力量,开发病床跟踪系统、接触者(存在新冠病毒感染风险)追踪、基于Kindle设备转送养老院居民等种类繁多的功能性APP,来彻底“封堵”疫情在美国的传播。

然而,近三个月过去了,这些项目还没有一个成为现实。据参与相关工作的消息人士透露,因为围绕隐私保护等问题,工作组内部出现了巨大的意见分歧。

该消息人士告诉《华尔街日报》,分歧发生后,工作组成员以及领导层出现了多次更迭,现在无论是微软、“脸书”等大企业,还是白宫官员,要么退出了该工作组,要么尽可能最低限度地承担顾问职责。

【无奈】

梦想很宏大,但起步就开始争论不休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正是源于硅谷一直以来的“拯救世界”信念,这个成立工作组的想法起初堪称“一呼百应”。当时,每个人都想发挥自己的力量,成员们甚至一度担心,最大的问题在于“如何管理来自科技界的海量创意”

事实上,类似的“宏伟计划”也的确取得过巨大成功。此前,谷歌员工乔希·门德尔松在卡特里娜飓风过后,创立了谷歌的“灾难应对计划”,这个项目致力于建立一个协调美国沿岸各州可迅速投入直升机进行救援的紧急响应系统。

1000x-1.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1000x-1.jpg ▲乔希·门德尔松。图据彭博新闻

据了解,今年3月中旬,由门德尔松牵头,约有45人参加了该工作组早期的一次电话会议,其中包括白宫首席技术官迈克尔·克拉齐奥斯、他的助手林恩·帕克,以及一些美国大型科技公司的代表。

但参会人员的探讨很快就“卡”在了隐私保护这个问题上——疫情爆发前,科技公司收集个人信息的做法受到了美国监管机构及国会议员的猛烈抨击。于是,有关通过手机追踪接触者的想法,都因为对政策和监管的担忧而不了了之了。

哈佛大学流行病专家卡洛琳·巴基是该工作小组的早期成员之一。据她透露,每周的视频电话会议,成员们都在围绕个人隐私问题争论不休。“工作组从一开始就陷入了非常分裂的状态,主题很零散,也不清楚目标是什么。”

她和另一名早期成员、地理定位初创公司Camber Systems很快就离开了工作组,打造了一个基于位置信息大数据的移动数据网络,以帮助地方政府跟踪居民的移动情况。

而作为最初的工作组负责人,门德尔松往往需要在繁忙的日常工作之外,花更多心力处理有关工作组的大量邮件和事宜,没多久,左支右绌的他决定退出:“我终于不得不认输了。”

【反思】

仅靠科技并不能让人类“脱离苦海”

目前,该工作组的成员们已明确表示,这段经历向他们证明,在全球抗击疫情的过程中,科技行业可以发挥重要的支撑作用,但仅靠科技并不能够让人类“脱离苦海”

目前,该工作组的负责人是美国风险投资家约翰·博斯威克。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他表示:“APP不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TechCrunch+Disrupt+NY+2016+Day+2+gzCBsFKnO2ex.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TechCrunch+Disrupt+NY+2016+Day+2+gzCBsFKnO2ex.jpg ▲约翰·博斯威克。图据《商业内幕》

据了解,工作组此前一直在与技术人员合作,开发一款追踪感染者路径的APP。事实上,这也是工作组的目标之一。但是,当苹果公司和谷歌后来宣布,将“联手”开发帮助追踪感染者的APP时,一些工作组的成员表示“大吃一惊”。

约翰·博斯威克于4月底接手了这个已更名为“Covid-19”的工作组,他颇为无奈地告诉《华尔街日报》,3月初,在美国混乱的疫情形势下成立的工作组,“一开始也是混乱的”

目前,他已将团队的工作重心放在建立联系和共享信息上,而不是再去动手开发新的APP。据悉,该小组目前正在组织一个虚拟“黑客大会”,同时,还与公共卫生官员及相关领域专家举办了一系列关于追踪接触者的线上活动。

【尴尬】

苹果和谷歌“强强联手”

成员凋零的工作组“变得更谦虚”

当地时间4月10日,苹果和谷歌宣布合作开发跨平台的疫情追踪程序,这让工作组的氛围变得更加复杂,成员们越来越不确定下一步的工作重点。

一些成员质疑和反对苹果和谷歌的“联手”。他们表示,对两家公司开发的产品是否能真正保护用户个人隐私存疑,此外,地方政府是否会采用APP去代替传统的人工流行病调查也是个巨大的未知数。

苹果公司的媒体负责人代表苹果和谷歌回应称,“两家公司都坚信,这一技术是帮助公共卫生部门更好开展工作的一种选择,而不是有效防御新冠病毒在美国传播的灵丹妙药。”

apple-and-google-to-partner-on-covid-19-contact-tracing-technology.jp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apple-and-google-to-partner-on-covid-19-contact-tracing-technology.jpg ▲苹果与谷歌联手开发追踪新冠肺炎疫情新技术。图据BBC

5月下旬,谷歌和苹果公司都开始提供基于移动端的追踪技术。尽管目前已有23个国家和美国几个州申请使用该技术,但一个尴尬的现实是:全球许多疫情追踪APP的开发大多没有成功,主要就是因为在Android和iOS设备之间的互通操作上遭遇瓶颈。

无论如何,新应用得到了一些专家的肯定,他们表示,使用新技术追踪流行病更加合理,因为大多数人都拥有可以安装App的手机,而许多政府“症状监测”的资金已趋枯竭。

而工作组成员则表示,从3月底开始,他们便无法再联系到白宫相关人员。城市和州层面的官员正在自行决定使用哪种技术,这导致工作组更难开展工作。

白宫发言人随后表示,自3月中旬的电话会议之后,白宫再没有参与该组织的活动,“政府正在与科技行业接触,比如与IBM和亚马逊合作,利用超级计算机来开发新冠病毒肺炎的治疗方法。”

如今的工作组负责人博思威克说,除自己之外,组内目前仅有约18名成员。“我们变得更加谦逊,更少地去想能把技术当作解决方案。”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罗天

编辑 李彬彬

(本文来自红星新闻APP,请至各大应用市场下载)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