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离职腾讯后两年内入职字节跳动,被判赔143万违约金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1/1/20 红星新闻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又一个互联网员工因违反竞业限制,被判赔百万违约金。

1月1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了一则腾讯前员工与腾讯的劳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结果,腾讯前员工唐某因违反竞业协议,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判令唐某返还竞业限制补偿以及支付竞业限制违约金共159万元。

近年来,互联网行业的竞业限制案件呈多发趋势,高赔偿额逐渐成为常态。

违反竞业协议被判赔百万违约金

判决书显示,唐某于2017年10月入职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任音视频技术研发。2018年唐某与腾讯签订了《竞业限制协议》,约定离职之后的两年内为竞业限制期,限制期内不得与阿里巴巴、百度、奇虎360、字节跳动(今日头条)等公司及关联公司建立劳动关系、劳务关系或其他任何形式的服务。如果唐某违反该协议,就要赔付腾讯24个月的平均工资,按离职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5.9万元来算,就要赔付超过140万元。

除了任职的公司有限制,竞业协议还约定唐某需要每月以邮件的方式告知腾讯人力资源部离职后的情况,如果唐某隐瞒信息或提供虚假信息,也要承担违约责任。

2019年3月,唐某因个人原因从腾讯离职,腾讯公司称,离职后唐某没有按照约定报备就业情况,公司多次电话要求其反馈就业情况,唐某接通后以开车为由拒绝反馈,其余电话均不接听。

据腾讯公司调查,唐某离职后入职了字节跳动(今日头条)公司,天眼查APP显示,今日头条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为字节跳动,正是跟腾讯有竞争关系的公司。

腾讯还向法院提交了部分视频及截图,根据拍摄视频显示,唐某在出入今日头条的办公场所时,持有门禁卡进出。随后唐某辩称去今日头条的办公场所是去拜访朋友,了解行业动态,并且表示腾讯公司的拍摄属于违法取证,但确认了被拍的对象就是自己。

唐某辩称他从腾讯离职后没有与其他公司建立劳动关系,一直处于失业状态,仅通过北京众合天下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51社保)代缴五险一金。

经过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的审理,唐某未按照约定告知腾讯公司其实际就业情况及竞业限制履行情况,该行为构成了违约,也违背了诚实信用基本原则,并且唐某不能对其在上班时间频繁进入竞争公司的行为作出合理解释。

最后法院认定,唐某作为负有竞业限制及保密义务的高级管理人员,违反了竞业限制协议应依法承担违约责任,需要向腾讯公司返还已领取的竞业限制补偿金约15万元,并按竞业限制协议的约定支付违约金约143万元,此外还要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

互联网行业竞业限制高发、高赔偿

陷入竞业协议纠纷的,远不止唐某一个。2020年10月,联想前高管常程因跳槽小米,与老东家对簿公堂。经劳动仲裁,常程应支付竞业限制义务违约金525万,并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

除了企业高管,掌握核心技术的人员也在竞业限制范围内。2018年8月,在腾讯游戏负责网游开发运营的徐某,离职后成立公司且研发出多款与腾讯游戏相似的游戏产品,因此被法院判定违反竞业协议,向腾讯支付违约金1940万元,这也是国内竞业限制案件中判罚金额最大的案件。

除了前文中提到的腾讯与联想,各大互联网公司均有竞业限制,甚至竞业的范围从原来的直接竞争对手,逐渐扩大到整个行业。有互联网员工笑称:“签了竞业协议,出来后互联网的路就断了”。

红星资本局采访了多位互联网行业人员,他们表示,签署竞业限制协议,在互联网公司早已常态化,除了企业高管与核心技术人员,甚至普通员工都有可能在竞业限制范围内。

业内人士称,互联网行业的业务边界在不断扩展,相互之间的竞争也在加剧,对于掌握核心技术与资源的人才的争夺越来越激烈,这也是互联网行业的竞业限制案件呈多发趋势,高赔偿额的原因。

专家:互联网企业竞业限制不应无限制扩展

2008年,我国《劳动合同法》出台,对竞业限制有了相对比较明确的规定。

“对于知悉本单位商业秘密或者其他对本单位经营有重大影响的劳动者,在解除劳动合同后,一定期限内,不得在生产同类产品、经营同类业务或有其他竞争关系的用人单位任职,也不得自己生产与原单位有竞争关系的同类产品或经营同类业务”。

可以看出,竞业限制的立法本意在于保护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和知识产权,防止无序竞争,负有竞业限制义务的人员,一旦被认定存在违反义务的行为,必须承担相关责任。

当然竞业限制中也有保护劳动者的条件,竞业限制协议仅限于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竞业限制期最长不能超过两年,在限制期内,单位需要向劳动者支付补偿金;如果在竞业限制期内,用人单位单方面想要解除约定,需要额外再向劳动者支付三个月补偿金。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中消协律师胡钢对红星资本局表示:“竞业限制在劳动法中规定的适用范围比较狭窄的,限于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只是一小部分,而不能是大部分,这是一个基本的概念。因此互联网企业制定竞业限制人员范围与限制行业领域不宜过大,不应该无限制的扩展。”

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实习生 强亚铣

编辑 白兆鹏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