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红星书评 | 赵剑锋《众生相拥》:情绪出口中的诗意端口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1/12/4 红星新闻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情绪出口中的诗意端口

——赵剑锋诗集《众生相拥》的启示

◎印子君

当我们在抱怨诗歌“边缘化”的时候,其实是文化艺术形式的多元化和进一步细分,给不同艺术志趣的受众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之后,让诗歌回到了“正常状态”。那种动不动就拿某个时期的“全民爱诗”现象,来对比当下原本正常的诗歌生态,以此说长道短,这很大程度上是违背诗歌固有特质和文体个性的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

事实上,在很多社会事件发生之时,众多文体形式中,走在前列的恰恰是诗歌。诗歌以其文体优势和抒情特征,在这些社会事件中,显示出了它不可替代的表达功能而率先发声,及时、准确、形象传达社会群体和个人的真实情感,以及对事件过程的深切关注。诗人赵剑锋诗集《众生相拥》,正是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创作的一部作品。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细读《众生相拥》,至少给我们带来这样一些启示。

    首先,新闻是诗歌的“爆发点”。的确,收入诗集《众生相拥》的80首诗歌,是选取的2020年抗疫一线的80个新闻“素材”,也就是诗人所说的80个新闻画面。基于新闻基础之上创作的“新闻诗”,应当具备三个方面的要素:第一,它应当是对于人或者事件简要的高度凝练的诗性表达;第二,它应当是以国内外具有一定社会价值的人和事件为创作对象,集中地反映社会生活;第三,它应当是迅速的,具有一定的新闻性。显然,无论从新闻概念还是从新闻诗的概念来衡量,《众生相拥》都具备了“新闻诗”的鲜明特征。那么,诗人所呈现的80个新闻场景,毫无疑问成了这80首诗歌的“爆发点”,换言之,正是这些新闻激发出作者的诗思,玉成了一首首感人至深的抗疫诗。

    其次,诗歌是新闻的“保鲜剂”。我们都知道,新闻的价值贵在“新”,一旦失去了“新”就沦为了“旧闻”,就新闻学来讲,其发挥的社会效应和存在的时间价值就十分有限了。而在这样的情势下,天性敏感的诗人,在浩如烟海的新闻素材中,及时捕捉到其中一个个“闪光点”和极具诗性的瞬间,并迅速将他们“幻化”成诗行:“冠状病毒可以穿墙入室/它穿不过一层薄如蝉翼的纱/冠状病毒可以随流言蜚语的飞唾而来/它穿不过人心宏阔的十里洋场”(《一只口罩的使命》);“而‘隔离’这个词,成了眼前的局限/和鸿沟,偏偏给不了你拥抱/白炽灯照耀着你的世界/里面住着千百双眼睛,像鹰的眼睛/守护着夜空,孩子/等你穿过这片沙漠/生命的泉眼就会淌出汩汩圣水/洗涤你洁净的身体”(《世界欠你一个拥抱》)……所有这些诗句,无不是对新闻的“定格”和“挽留”。诗歌凭借其独有的艺术特性,不让新闻“过时”,能常读常新,真正达到了为新闻“保鲜”的奇效。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最后,新闻诗不等于诗新闻。从文体本质来讲,新闻必须要求直接、准确、真实,而诗歌必须含蓄、微妙、多义。虽然,诗歌也要求真实,但那是艺术的真实。新闻的真实,要求一是一、二是二,这种真实是现实的真实;而诗歌的真实可以一是三、三是六,这种真实是超现实的真实。正因为现实的真实,赋予了新闻应有的社会价值;正因为超现实的真实,赋予了诗歌特有的艺术价值,也因之而让新闻诗“摆脱”了新闻的羁绊,使新闻诗从根本上区别于诗新闻。“一句‘我就是你的老婆’/短短七个字/深深抓住了我的疼痛/但很快我就笑了/这是冷到极致的温暖/疼痛之花/被生灵照耀”(《我就是你老婆》);“春风起,疾疾行/赶路的人/成为念经的人/把自己唱出去/把生命唤回来”(《行走的经书》)。我们从《众生相拥》中信手拈来几首诗,都能雄辩地厘清新闻诗与诗新闻之间的误区。

    收入《众生相拥》的80首诗歌的创作时间从2020年1月20日至4月12日,历时84天,诗人赵剑锋选取的80个新闻画面极具代表性,具有以点带面的典型意义,不仅展现了众志成城的抗疫精神,更凸显了面对疫情时的人性光芒。而往往出现重大社会事件,民众都需要释放情绪,在情绪出口中,诗歌刚好成为最佳端口。诗集《众生相拥》再次证明了这点。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