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红星深度丨还原那场“全球病毒流行演练”始末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0/3/26 红星新闻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2019年夏末,一种病毒从南美洲的猪传播到经常与之密切接触的农民身上。这种始于巴西的病毒缓慢传播,到10月,它的传播范围越来越广,扩散到全世界并形成全球大流行。这种病毒被称为CAPS,是一种冠状病毒,与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一样,以前从未见过。

被感染患者的肺部充满液体,呼吸将变得困难甚至无法呼吸。情况严重的会导致肺炎和急性呼吸困难。由于还没有研发出有效的疫苗,病毒迅速在全球蔓延开来。

为应对肆虐的病毒,一个由全球商界领袖、公共卫生专家和疾病控制中心的15名代表组成的流行病应对委员会诞生。该委员会的目的是,协调公共和私人部门合作,阻止这场大流行。然而,在他们18个月的应对过程中,将有6500万人会死亡

世界卫生组织平均每年要应对200起流行病事件,而CAPS病毒被命名为“201事件”(Event 201)。

事实上,CAPS并不是一种真正的病毒,以上所描述的“201事件”发生的种种细节,并非一场真实的全球大流行,而是由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以及世界经济论坛、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于2019年10月18日举办的一场全球病毒流行的桌面演练。

在此之前,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还举办过三次类似的演练活动,分别为X系列、黑暗的冬天和大西洋风暴。

2015年

盖茨已经发出疫情危害预警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自从2014年西非暴发埃博拉病毒疫情以来,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先后与多家合作伙伴开展合作,致力于加强全球应对潜在流行病的能力。主要举措包括支持针对新型传染性疾病的疫苗、诊断和治疗方案的研发;进一步推动流行病应对国际合作机制的协调和透明,其中包括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组织的每年一度的流行病应对演习活动。

2015年,比尔·盖茨在一次TED演讲中说,埃博拉病毒造成的疫情事件表明,人类没有建立一个良好的系统来抵御流行病毒的侵害,类似于1918年大流感那样的高传染性病毒造成的流行病将会对人类造成重大伤害。比尔·盖茨呼吁人类需要立即行动起来,构建一个良好的卫生防疫系统,来抵御流行病毒的危害。

比尔·盖茨说:“我们没有做好准备,但是我们能做到” GatesNotes

一次高级别的全球病毒大流行演习

这场虚拟的桌面演练于去年10月18日在纽约皮埃尔酒店举行,“是一次高级别的大流行演习”。

会议邀请15名流行病应对委员会成员,将演练在病毒大流行下如何在不同政策选项中作决定。这15人包括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美国上届政府期间担任总统助理和首席副国家安全顾问的海恩斯(Avril Haines)等。

在“201事件”中,这种开始于巴西的养猪场疾病,起初悄无声息、传播缓慢,但随后开始在医疗机构中迅速蔓延。当它逐渐出现在南美一些特大城市的低收入、人口密集社区,并快速地发生人际传播时,就形成疫情爆发。

随后,这种病毒通过航空旅行传播到葡萄牙、美国和中国,然后再传播到其他国家。虽然一开始有些国家能够控制它,但随着继续传播和变异,最终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控制。

演练中虚构了一种抗病毒药物可以帮助病人,但不能显著地限制疾病传播。由于疫苗无法在一年内被研制出来,所以病毒迅速传播导致整个人类都是易感人群。

在大流行的最初几个月,累计病例数呈指数级增长,每周增加一倍。随着病例和死亡人数的增加,对经济和社会影响日益严重。

在“201事件”中,CAPS病毒只需要6个月就能实现在全球传播,由于瘟疫流行,防控举措将导致各国间停航,实施边境管制,旅游预订率减少45%;社交网络上流传虚假消息,引发恐慌情绪蔓延,最后将触发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各地股市暴跌两成至四成,世界生产总值萎缩11%。

疫情还冲击到医疗机构,因为医护人员与病患人数差距太大,所以导致恐慌。而商场、旅游业等也受到影响,另外还开始出现各种谣言、不信任等。最后则是在瘟疫中,会有大量人员死亡。根据演练预测,到18个月的时候,将有6500万人死亡。

随着易感人群数量减少,疫情开始减缓,但还会以一定的速度扩散,直到出现有效的疫苗,或全球80%至90%的人口受到感染。从那时起,它还很可能成为一种地方性疾病。 

全球大流行中不可忽视的私营部门

CAPS病毒导致的死亡人数,不断地增长并在演练现场屏幕上滚动出现,每一次升高的残酷数字都令人沮丧。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和15人应对委员会提出了他们预防全球大流行的建议。

建议包括,让企业认识到流行病对经济的破坏性,提前制定应急计划,现在就开始计划与政府的合作。建立医疗用品的库存以确保疫情期间不出现短缺,而政府和运输公司则应该将重点放在保持物资流通上,将确保这些物资供应到需要的地方。全球应对流行病的资金需要重新评估,因为在模拟演练的过程中,出现了资金受到额度限制不够使用。并且,打击虚假新闻、阴谋论的机制也应该从现在开始建立。

虽然还不明确防备体系将如何建立,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即流行病将极大地影响私营部门,任何全球流行病计划都需要私营部门的专业知识、资源和支持。

但“201事件”演练显示出,很难让企业关心一个假设的事情,假设的事情不会直接影响到它们。专家发现,在疫情爆发期间,一些企业会有准备并愿意为政府部门提供帮助。但在和平时期,一些政府建立防备体系时很难争取到支持。这就形成了一个“忽视-恐慌”的循环,在这个循环中,疾病的爆发会激发私营企业的注意力和资本,而当和平恢复时,这些却会消失。

但也有一些企业已经跳出了这个循环,这使他们更容易接受提前规划。汉莎航空公司危机、紧急事件和业务连续性管理部门的负责人马丁·克努切尔说:“我们很清楚,如果一种新的病毒、一种新的疾病出现,我们将是最先受到影响的人之一。”马丁·克努切尔也是这次“201事件”桌面演练的流行病应对委员会的成员之一。 

通过演练“各国应提高检测能力”

主办方认为,类似“事件201”的演习是一种特别有效的方法,有助于决策者更充分地了解他们在充满活力的现实世界危机中可能面临的紧迫挑战。盖茨基金会向红星新闻介绍,演习旨在帮助全球公共和私营部门的领导者了解信息传播模式和觉得流程,从而更有效地应对重大公共卫生危机。

演练团队负责人艾瑞克.托纳(Eric Toner)是一名医学博士,他认为,通过这次演练应该吸取教训,除了要有强大的公共卫生基础设施以识别病例,同时也要迅速隔离病患、追踪接触者,“各国应提高检测能力”。

“事件201”主办方表示,近年来,世界上发生的流行病事件越来越多,每年约有200起。这些事件正在增加,并对健康、经济和社会造成破坏。即使没有大流行的威胁,管理这些事件也已经使全球能力紧张。专家们一致认为,一场严重的大流行,例如“201事件”,将需要多个行业、国家政府和关键国际机构之间的可靠合作。

这次桌面演练也说明了在应对严重流行病期间,需要建立公私伙伴关系以减少经济和社会领域大规模的后果。

最近的经济研究表明,流行病每年将造成全球0.7%的经济损失,相当于5700亿美元。这次演练的参与者对“201事件”的反应说明了行业、国家政府、主要国际机构和民间社会之间合作的必要性,以避免大规模流行病可能产生的灾难性后果。

“201事件”不是对新冠病毒爆发的预测

这场演练虽是为了让各国提早拟定应对方法,但仅仅三个月后,一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全球真实爆发,并最终被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为全球大流行。且现在的疫情形势仍非常严峻,尚未完全受到控制。

由于这场演练与新型冠状病毒有一些相似性,如“201事件”感染者也是出现了肺炎症状,最终导致有观点认为这次演练高度准确的预测了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后的各种情况。

对此,盖茨基金会回应红星新闻记者称,在2019年进行的“201事件”演习中,参与演习的各方基于对过去冠状病毒暴发的了解,包括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和非典型肺炎(SARS),设置了某种假设的冠状病毒暴发的情境。但在演习中模拟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并不适用于推算当前暴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因为这是一种新型病毒,与MERS和SARS病毒的基因组成和致病机制存在很大不同。

主办方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也收到了这次演练是否是预示着三个月后的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的疑问和咨询。对此,该中心于1月24日在官网发布声明称,约翰·霍普金斯卫生安全中心以及合作伙伴并未在桌面演练期间作出任何预测。在“事件201”桌面演练中,我们模拟的是一种虚拟的冠状病毒大流行,我们明确声明这不是一次预测。相反,演练强调的是在一场严重大流行中可能出现的防备和预防措施。我们也没有预测nCoV-2019疫情将导致6500万人死亡,桌面演练期间用于模拟的虚构病毒CAPS的潜在影响与nCoV-2019并不类似。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约翰·霍普金斯安全卫生中心早在2019年8月21日就发布过即将举办这次全球大流行桌面演练的消息。该中心“201事件”项目负责人里克·托纳当时表示,“我们认识到,大流行可能带来的不仅仅是健康方面的后果,它们还可能导致严重的连锁经济和社会后果,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都不能单独对严重的流行病作出充分反应。他们必须共同努力,这就是举办‘201事件’桌面演练的目标”。

红星新闻记者 蒋伊晋

编辑 郭宇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