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红星观察|演出事故幕后:光鲜的舞台为何危险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2/8/6 红星新闻

7月28日,中国香港男团Mirror演唱会出现事故,舞台上方一块大屏幕急速坠落,砸伤两位舞蹈演员,其中一位至今仍在ICU治疗;

7月31日,韩国歌手“鸟叔”PSY演唱会在撤场时,一位20多岁的工作人员,不慎从15米高的照明塔上跌落,送到医院治疗后不幸去世……

据了解,就在前两天,文旅部也发出通知,进一步规范演出单位安全行为,全力预防和减少安全事故发生。

是光鲜的舞台,也是危险的舞台。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多位资深演唱会制作人士,和他们聊了聊演唱会背后的故事。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鸟叔”PSY演唱会现场

//光鲜亮丽的舞台

其实“步步惊心”

很多时候,大众关注的都是舞台上艺人的精彩表演,但其实从当年的黄家驹到如今的Mirror演唱会,演出现场的惊魂瞬间时有发生,也造成过不少惨痛的结果。

红星新闻记者梳理近年来的演出现场事故发现,大部分的演出事故都是由于现场组织或舞台搭建等方面的疏漏造成的。

其中,户外音乐会、摇滚音乐节等露天演出,由于大量人员聚集且相对流动,组织方一旦管理失控,最易发生踩踏事故。

2000年丹麦的Roskilde音乐节上,在珍珠酱乐队演出时,发生了踩踏事故并造成9人死亡和26人受伤。事故当天的大雨导致场地湿滑,在持续的人潮拥挤中,有部分观众摔倒了,而冲向舞台的人群将不少人压倒在地,造成了被挤压者窒息致死。2021年11月5日,美国德州休斯顿市的Astroworld音乐节发生了严重踩踏事故,导致10人死亡。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Astroworld音乐节现场

更多的事故发生,是发生在舞台上。

随着现场演出对灯光、舞美等要求越来越高,舞台的搭建和管理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一些大型表演的舞台宛如复杂精密的工程装置,表演者和工作人员在舞台上“步步惊心”。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黄龄在演出时摔进“下陷”的舞台“内部”

2020年,歌手黄龄在参加某音乐节时,脚下的舞台突然“下陷”,她反应不及整个人都摔进了舞台“内部”,演出中断3分钟后,黄龄坚持回到舞台继续表演,她腿上被摔出的淤青清晰可见;

2017年,草蜢作为嘉宾在红馆表演,彩排时因为油压工作台突然倾斜、倒塌,导致正在台上工作的草蜢3人及6名工作人员受伤;

1993年,Beyond乐队主唱黄家驹在参与综艺节目录制时意外摔倒去世,当时不少媒体用“意外”“失足跌落”等词汇来进行表述,但事实上,节目游戏和场地的设置都很不合理,才发生这样的悲剧。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黄龄后来在摔伤的淤青处彩绘了锦鲤

如今大多数明星开演唱会通常都少不了的升降机,也可以说是舞台上最常见的“杀手”

2003年,林子祥担任汪明荃演唱会嘉宾,因升降台故障,导致他瞬间跌入2米多深的大洞,一度陷入昏迷住进加护病房。如今也留下耳鸣、听不到立体声的后遗症;

四大天王之一的郭富城,在2012年举办演唱会时,因为脚下的方形升降台钢丝突然断裂,导致他从近3米高的舞台摔下来。幸好郭富城反应快,才没有受伤;

2015年张靓颖北京演唱会上,她边唱边跳时不小心从升降设备的洞口摔下,休息片刻后,带着手臂大面积淤青重新回到舞台,坐着唱完;

2021年,张杰在苏州的演唱会上,快结束时不幸从升降台上坠落,造成手部受伤,腰椎横突骨裂……

//舞台事故状况不断

究其问题到底为何

事实上,根据已经披露的消息,Mirror演唱会从彩排开始就问题不断,先后发生过升降台突然震动、成员差点跌倒、烟火爆破位置离人太近、悬在高空的唱跳“天桥”不断晃动等情况,也有工作人员在社交平台上抱怨舞台设计缺陷等问题。“在前三场状况不断的前提下,我觉得主办单位彻查的力度不够。”从事演唱会舞台搭建、舞美音响相关工作十多年的B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而在参与过不少港台艺人演唱会制作的C先生看来,所谓舞台装置上的“状况”,不全是因为舞台工程、设备和技术等问题所致,也有很多是因为使用不当或演出流程问题而产生。“比如走位、彩排不充分。给彩排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应该可以把所谓出‘状况’的机率降到最低。”

抢时间导致的事故,在装台和拆台过程中表现得更为明显。为缩短工期,不负责任的施工方会在这两个阶段里安排多工种同时作业,如果再遇上施工人员对安全操作的轻视、对剧场设备的生疏,就很容易导致事故发生。文章开头提到的韩国鸟叔演唱会工人坠亡事故,就发生在舞台拆卸过程中。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Mirror演唱会事故现场

Mirror演唱会这次的舞台搭建除了总承包商之外,还涉及多个分包商。据红星新闻记者了解,这其实是演唱会制作中的常态。“演唱会舞台搭建部分,主要是由舞台、灯光、音响、视频这四大部分构成,其他还有舞美、特效等。能够揽下所有工程的制作公司很少,基本上是采用分包的形式。这家公司擅长做灯光,那家公司精通音响,按照各自擅长的领域来分工合作。”B先生介绍道。

按照传统惯例和工作量,一般室内演唱会舞台搭建时间为3~5天,室外演唱会则需7~10天,特别定制要求项目除外。像Mirror这样的大型室内演唱会,舞台搭建都有固定的流程,需要各部门协调工作。“拿到舞台施工图后在场地内放样、定点位、搭建灯架、安装LED屏、挂音响……所有机关、机械装置的安全系数是导演组最关心的。”在B先生看来,在舞台正式搭建前,施工团队与导演组需要协调的工作很多,最重要的就是安全问题。

在D先生20多年操盘演唱会的经验中,让他最难忘的是一次在宜宾办的演唱会。“当时气象部门发布了雷雨大风红色预警信号,显示还有三个小时(雷雨大风)就要到达演出场地。主办机构紧急开会评估是否能够进行演出:接地线接好了吗?雷电来临会对舞台和观众产生影响吗?”D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临时搭建的舞台都是钢结构,万一你接地线没接好,很麻烦。我们舞台接地线必须到地下1.2米的深度,这些都是有技术要求的。彻查结果万无一失后,演出才正常进行。”

毫无疑问,演唱会的制作非常复杂,分散的工程涉及多个部门。舞台上的表演固然精彩,但幕后的严谨仔细才能确保舞台尽可能安全。“你看这次红馆Mirror演唱会的事故,已经卷入了三家供应商,可见安全管理是多么重要。”D先生坦言道。

//演出舞台科技含量越来越高

但行业准入门槛低

近期发生的两起演唱会安全事故,无疑给演出行业敲响了警钟。对于目前业内现状,多名演出行业从业者均表示,随着市场需求量的增加和质的提高,行业越来越规范和专业。“可能十多年前,主办方都是临时找的一些人来搭建舞台,相对没那么专业。但是近十年以来,搭建演唱会舞台的团队已相对固定,都是跟着巡演走。”C先生还补充介绍,搭建团队相对固定,不仅能够提高效率,也能降低成本,“每换一座城市演出就找新团队的话,成本太高了。”

据红星新闻记者了解,舞台搭建的成本,一般占演唱会总成本的10%~20%。D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舞台成本占比)低的有5%,最高能达到30%。这和艺人名气大小无关,主要看艺人以及团队对演唱会舞台部分的要求。有些艺人对舞台要求高,需要有大量高科技含量,以及很多升降、威亚,但这种情况屈指可数。”

至于从业人员的素质,则是参差不齐。“由于这个行业的准入门槛较低,大多数从业人员只需高中以上毕业文凭。一些有丰富经验的从业人员甚至只是小学毕业、初中毕业,以至于现有相关从业人员的教育程度和素质普遍偏低。”B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个人觉得,(舞台搭建)最难的是很多搭建工人无视安全,最容易出问题的也是搭建工人。”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在Mirror演唱会事故中受伤的舞蹈演员李啟言

相比之下,专业技术人员更有保障。“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的舞美专业委员会对人员的职称和人员的技术有相关规定,像我们的工程师、技术员,包括小工都有持证上岗的要求。”D先生介绍。对此,B先生持不同意见,“我个人觉得舞台搭建相关的规定,应该由建筑行业的专业机构来制定。像剧院里舞台的搭建,就是严格按照设计院制定的相关规定执行。而像演唱会这样大多是临时搭建舞台,就没有(严格执行)。”

那么,从业人员的收入情况如何呢?据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并没有具体标准,而是根据项目大小和设计要求来判定。D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像刘德华的演唱会,规模非常大,成本也很高,自然舞台搭建从业者的收入就会高。反之,你说要办一个生日晚会,总共预算只有20万,摊派下来,这一块的收入自然会低不少。”

但无论如何,预算不足、时间紧张、管理不当都不能成为放松安全的理由,毕竟一个疏忽就可能性命攸关。而事故频发,对于整个演出行业都造成了负面影响。因此对于文旅部最新发出的通知,演出行业从业者们都非常支持。“这几个重大事故给我的触动很大,一定要每个细节都加强管理,每个人都加强责任心。”D先生坦言道。

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 实习生 何艳玲 王祖曦

编辑 段雪莹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