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记者带你逛公园丨七旬黎族阿公独守村里的“船型屋”:我的家在这里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5 天前 红星新闻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初保村(老村)俯瞰图

红星新闻记者丨罗梦婕 摄影丨王红强

编辑丨余冬梅 何先锋 

“阿公,你教我们唱首歌吧。”

“欢迎来到初保村,你们刚来到,你们来到我们村,你们从远方来到这……”

午后的初保老村,罕见人烟。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深处,一位79岁的阿公独自守着村里的“船型屋”,一边细心缝补渔网,一边缓缓唱起黎语民谣。

7月30日中午,从海南省五指山市区出发,沿着国道向东北方向驶去,在经过一小时左右的山路颠簸后,我们抵达海南省五指山市毛阳镇初保村。这里是位于海南岛中南部、以五指山为中心的热带雨林,是诸多全球濒危物种和海南岛特有物种的庇护所,亦是黎族人民长期定居、创造独特岛屿性部族文化的场所。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阿公独自守着村里的“船型屋”

01祖先智慧的结晶

放眼望去,初保村是一个依山而建的村落。在山的向阳面,自下而上呈阶梯状分布着多行茅草屋,每行房屋之间的落差被村民用简单的土阶或加砖石铺设成台阶。沿着村道往里走,我们发现,这里的房子风格极具特色:所有的房屋几乎均以茅草为顶,一直披到离地不足1米的地方,而墙体则多为木板,外形看上去似一艘倒扣的木船。

负责接待我们的牙合村驻村第一书记兼乡村振兴工作队队长党克强介绍,这叫“船型屋”,是海南省黎族人民的民居形式,是他们祖先智慧的结晶,“黎族传统聚落所反映的人地互动关系、生活习俗特征和村落物质遗存,充分体现了当地人民与自然环境相互适应的生态智慧,是热带地区岛屿性部族聚落的典型代表。”

相关资料显示,黎族是我国海南岛地区最早的原住民,他们的祖先是岭南百越的一支,从广东跨海登岛。“船型屋”是海南黎族人民独特的传统民居,黎语称“布隆亭竿”,意为竹架棚房子,这是为纪念渡海而来的祖先,以船倒扣的形状来建造的房屋。即使后来迁入海南岛腹地过起了农耕生活,黎族民居仍保留了船的造型,记录着民族悠远的历史。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初保村(老村)里的“船型屋”

据悉,初保村是全国唯一一个保存古老原貌特色的黎族村落,被誉为“黎家第一村”,是天然的黎族文化博物馆。在2005年9月时,被列入海南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保护名录。2013年入选“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此外,2021年3月以来,海南还积极推动“海南热带雨林和黎族传统聚落”项目申报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

02每天回老村守护

午后的初保老村,除偶有上山的农人经过,罕见人烟。党克强说,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后,当地村民已全部移至不远处的初保新村,老村被原封不动地保存了下来,只是偶尔会有村民在农忙时回到老村歇脚,或是回家饲养家禽。

经过一民屋时,我们遇到了一位正在屋旁吊床上纳凉的老者。老人家衣着十分朴素,浅白色的短袖上衣已经有些泛黄。黝黄的皮肤下,能清楚看到老人家脸上的皱纹,但他赤着双脚走在半米高的屋边台阶时,却又十分轻盈、灵活。

党克强说,老人名叫王仁达,是当地《黎族干栏建筑生态自然村》代表性传承人,每天都会回老村守着,“我们都叫他阿公。他家这个‘船型屋’就是他自己建的,他和他儿子都会这门手艺,只是他不怎么会普通话,交流起来可能有些困难。”

面对陌生人的到访,阿公并未表现出任何不适,反而笑盈盈地让我们进屋参观,还不时的指着一旁的房子介绍着。只是阿公说的黎语方言,我们都听不懂。

“近两年有很多人来这里,北京的、陕西的,还有国外的,他们都到我这里来过。”阿公用他仅会的几句普通话告诉我,国家公园设立后,他们已经习惯了外人经常性的到访,每当有人来村里参观时,他都会配合对方拍摄、介绍,不论别人是否能听懂。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阿公家的外墙上挂有一块“船型屋”介绍的木板

而在与阿公交流时,我也能清楚地感受到阿公的倾诉欲望很强。就像我们谈到彼此多少岁时,阿公用黎语表达多次我都无法理解后,他会用手在地上一遍遍地写上汉字,说自己今年79岁。

同样,阿公似乎很想将他所知道的黎族传统技艺告诉大家。他向我介绍“船型屋”时,尽管我听不懂黎语,但他仍旧一遍遍地告诉我茅草屋顶是如何编织的,支撑房屋的木材是怎么割据的……直到我能正确地重复出他说的话才作罢。虽然我只是复读一遍,并不懂其中含义,但阿公仍旧感到很高兴。

03希望技艺传下去

不久,阿公的儿子王家琼赶了回来,充当起临时翻译。在他的介绍中,我们对初保村、对“船型屋”建筑有了更深的认识。王家琼说,虽然对外这里被称作“初保”,但老一辈的村民还是习惯用黎语自称村子为“德什龙”,意思是“在大水田的上面”。另外,因有着古代“干栏式”建筑的影子,这里的“船型屋”被专家认为是记录着黎族传统民居从“船形屋”向“金字形屋”演变的轨迹,具有宝贵的科研价值。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初保村(老村)内一些房屋已颇显破败

但现实的情况却让初保村的“船型屋”陷入了难存的困境。王家琼说,现在“船型屋”所需的茅草、木板等原材料正逐渐减少,因此想要再建或修护一间“船型屋”很难。其次,由于传统的“船型屋”存在一些潜在的安全隐患,特别是在每年的台风季节,不少村里的年轻人都希望搬离此处,住上更安全的瓦房或平房。

“这建房手艺估计也要断了。”王家琼说,初保村里像他这个年纪或是以上的人,几乎都会建“船型屋”,但再往下就很少有人会了。而原因则是没有条件去进行建造的教学,以及很少有人对此感兴趣愿意来学,“我们也希望这门手艺能够传承下去,但个人能力太小了。好在随着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的设立,包括‘船型屋’在内的黎族文化开始被更多人知道,也许之后会有更好的办法来保护这些文化。”

离开初保村时,阿公正在缝补渔网。我问阿公为什么每天都要来老村呆着,他好像听懂了又似乎没有听懂,只是不停地念叨,“来,每天都来,家在这里。”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阿公正在缝补渔网

—END—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我们的国家公园”采访指定用车:小鹏汽车 

小鹏汽车致力于通过探索科技,引领未来出行变革,做“未来出行探索者”。在汽车端已实现适用城市道路的CNGP、适用高速及城市快速道路的高速NGP智能导航辅助驾驶、可实现跨楼层的VPA停车场记忆泊车以及业内首创全场景语音等与用户强相关、高频场景的高阶辅助体验。同时在低空出行与人工智能领域部署两家生态企业,小鹏汇天是亚洲规模最大的飞行汽车公司,目前正推出第五代双人智能电动飞行器。而小鹏鹏行以普及智能机器人为使命,目前已研发出初代仿生机器人机器马。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