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起底神秘的“原始点”疗法:号称喝姜水热敷治百病,陷多起死亡纠纷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2/8/10 红星新闻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佛山“原始点”外部环境

红星新闻记者|蓝婧 实习记者 周炜皓

编辑|官莉 杨程 

把母亲遗体带回老家后,陈小姐(化名)和妹妹还是没有得到一个结果。

2018年,陈小姐的母亲接触到了所谓的“原始点”疗法,前后购买了总计近10万元的产品、服务。2021年7月,陈母前往佛山“原始点”总部“学习”,越发沉迷其中。

2022年7月1日,陈小姐的母亲感觉不适,再次前往佛山“原始点”总部“治疗”,随后死于出租屋中。当地警方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陈小姐的母亲系自然死亡,不存在他杀的可能性,除非尸检结果可以证明其死亡与“原始点”存在关联,否则无法立案。

陈小姐认为,母亲不愿去医院,执意去“原始点”,最后导致治疗被耽误。

在“原始点”贴吧和知乎网站上,不乏看到有网友反映自己家属因迷信“原始点”疗法而耽误病情。

陈小姐母亲去世后,佛山“原始点”唯一一次和家属的交流中,佛山市愿天下无痛健康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田爱民强调自己的机构是“公益机构”,提供的服务并非“治疗”,而是“按摩”“理疗”。

那么,神秘的“原始点”到底为何物?

01,母亲之死

2022年7月12日下午,陈小姐和妹妹在位于佛山市“原始点”总部附近的出租屋内,发现了母亲遗体。陈小姐和妹妹被告知母亲已经失去生命体征,根据现场痕迹,警方初步排除他杀的可能性。在场的“原始点”义工、“学员”等人将姐妹俩围住,称她们母亲的死,是因为她自己“命就是这样,罪孽深重”,和“原始点”的“治疗”方式无关。

到派出所后,在警方反复催促下,佛山市愿天下无痛健康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田爱民带着律师到场,表示陈小姐母亲的死亡与该机构无关,愿意给陈家两万元的“捐助”了事。

红星新闻记者查询了解到,“佛山市愿天下无痛健康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是之前“佛山市原始点健康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先后多次更名后的最新公司名称。据天眼查显示,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健康管理服务、保健按摩服务及文化活动组织策划等多项内容。

02,“福报”

2021年7月,母亲执意从福建老家前往佛山,并且要求陈小姐一起过来做义工。

据陈小姐的表姐姚女士(化名)回忆,当时陈小姐的母亲声称陈小姐如果真的孝顺,就应该一块去佛山学按推,“儿女一起学‘原始点’,老来才能享福,还威胁妹妹去。”

姚女士曾试图劝阻,并和陈小姐轮番游说,丝毫不能动摇陈小姐母亲的心意。

无奈之下,陈小姐当时查询了解到佛山“原始点”背后的“佛山市原始点健康管理服务有限公司”,确认该企业有正式注册。于是,陈小姐陪同母亲到佛山“学习”。

陈小姐和母亲来到佛山市禅城区沙岗地铁站附近的一个陶瓷批发市场,“原始点”总部就位于这座市场内。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佛山“原始点”外部环境

陈小姐在这里总共“学习”了两天,她还记得才进去的时候,身边的“原始点”义工、“学员”们不断夸奖她“有福报和福气”。

从2018年母亲确诊输卵管癌开始,陪着母亲辗转过多个“原始点”相关机构的小顾,对这套话术并不陌生。在榆次的“原始点”,一名“大师”称小顾的母亲患上输卵管癌是因为“上一辈子的罪恶”。该“大师”不仅言语上进行打压,还不允许她吃太多东西,导致小顾的母亲营养不良,心理也进一步消极,最终离开榆次回到老家。

小顾原以为,这次受挫后母亲会愿意去医院接受治疗,结果母亲休整了几天,就要求家人陪着她前往佛山。小顾父亲无奈,只能陪同她在佛山“原始点”住了接近半年时间。

佛山的“原始点”总部,和全国的其他地方一样,都要求病患们要诚心相信“原始点”,宣称治疗结果与所谓“福报”有关。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原始点”群内的日常讨论

03,“远离医院,姜治百病”

资料显示,2001年,“原始点”创始人张钊汉因其妻子罹患乳腺癌,张钊汉开始摸索所谓“原始点疗法”,2004年其妻病逝后,他关停了中医诊所。在张钊汉打造的这套“治疗”体系中,打针吃药被视为“寒针寒药”,有损于所谓的“内外热源”,而其给出的“补充热源”的方法,则是推按、热敷、汗蒸以及使用各类生姜产品。

2020年,陈小姐的妹妹小陈生病,陈小姐让母亲把妹妹送去医院,但母亲执意不肯,称妹妹的病喝姜水、热敷推按就能好。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陈小姐母亲购买的一部分“原始点”产品

和陈小姐的经历一样,小顾也在为母亲的讳疾忌医苦恼,在辗转全国多个“原始点”的过程中,小顾的母亲一度对所谓“去医院就是送死”的论调十分笃信,直到身体状况不断恶化,才终于有所动摇。

关于“原始点”主张的热敷、理疗及使用姜、红参制品是否可以实现对各类疾病的所谓“治本”,红星新闻记者咨询了广东药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临床营养科科室主任赵泳谊副教授。

赵泳谊副教授表示,热敷、理疗以及擦姜水,在临床上对某些症状确实可以起到缓解作用,但不存在所谓的“治百病”功效。“任何疾病都是有原因的,无论综合还是单一因素引发的疾病,都需要找出病因,才能做到解除病因进行治疗。”

04

警方:死亡关联难界定

陈小姐还记得,今年3月,因调养失眠和怕冷问题,陈小姐母亲更加频繁地前往老家的“原始点”理疗馆进行按摩。

到7月1日,在老家“调理”无果,陈小姐母亲再赴佛山。陈小姐认为,母亲一直不去医院,是因为“原始点”而耽误了正规的治疗。陈小姐试图向佛山“原始点”讨个说法,但由于尸检结果还需要一个月,且很难证实其母亲的死亡与该组织有关,警方的态度是,这起事件很难立案。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陈小姐的报警回执

小顾也报过警,试图把母亲“解救”出来,但出警的民警到现场看过以后,告诉她没办法管,“警察说它里面有很多养生的东西,比如不让吃水果,喝生姜姜汤,这个警察没有办法界定,谁知道它是真的养生还是假的?”

深圳市公安局一位经办过多起保健品诈骗案件的刑警告诉红星新闻,从警方的角度看,如果在类似机构发生死亡事件,尸检是不可或缺的环节,“尸检还有病理和毒理分析,确定死因,如果死因确定是因为机构的某个项目导致的,接着就要检查这个场所和人员是否具备相关资质”。

但该刑警也表示,如果涉事机构具备相应资质,死因又不能明确和机构的某个项目有关系,考虑到死者的年龄以及存在疾病的可能性,警方不会贸然立案,“我们会倾向于意外,后续的可以走民事途径。”

换言之,家属们要维权,除了民事诉讼以外,就只能向卫健局等部门进行反映。7月26日,红星新闻记者致电受理陈小姐母亲亡故一事的佛山市石湾镇派出所,接电话的民警表示,警方不便在侦办阶段对外作出表态,要了解“原始点”的情况,可以咨询禅城区卫健局。

记者随即拨打了禅城区卫健局电话,一名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没听说过和“原始点”相关的事件,该工作人员给了记者两个业务部门的号码,但多次拨打,两个电话都无人接听。

05

佛山“原始点”:不予回应

陈小姐表示,在她报案时,一位民警曾向她表示,佛山“原始点”此前曾经发生过“学员”身故的事故。

红星新闻记者在“原始点”贴吧和知乎网站上检索发现,网上不乏网友反映自己家属迷信“原始点”疗法而耽误了病情的相关信息。其中,网友“pdneom”在贴吧里表示,“自己的姨妈心脏病犯了都不去医院,因为相信‘原始点’差点死了。”

佛山市民何女士,就是试图通过网络,提醒别人警惕“原始点”的家属之一。她的姐姐2018年10月在佛山“原始点”总部昏迷,随后被送至禅城中心医院抢救,靠机器维持生命一个月后,治疗无果最终去世。姐姐去世后,何女士和家人们了解到,类似的事情在以前就发生过。

红星新闻记者查询发现,2021年10月7日,环球财经杂志发布了一篇署名为“ 一清(本刊编委)”,标题为《愿天下无痛——专访佛山“原始点按推”中心创始人田爱民和义工们》的文章。

文章中,田爱民自称没有医学方面的教育经历,但认真学习了张钊汉发明的原始点按推法。“我不敢说它是‘医’,但它确确实实脱胎于传统医学的‘中国式诊疗方法’。”对于失败的案例,田爱民表示,曾有癌症晚期患者来此第二天去世了,“家属要求赔付4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田爱民在文章中强调一点,“就算我们只说自己是‘中国式诊疗方法’,但真要从律师角度,既有诊又有疗,做的还是与医务工作相关的工作。如此定义下,假如你没有出问题,这事还好说;一旦出了,就是大问题。”

在陈小姐母亲去世后,佛山“原始点”唯一一次和家属的交流中,田爱民强调自己的机构为所谓的“公益机构”,提供的并非“治疗”,而是“按摩”“理疗”。

7月26日,红星新闻记者致电佛山“原始点”负责人田爱民,试图核实事件情况。田爱民表示,对于陈小姐母亲的相关情况无可奉告,要求记者联系派出所。另外,对于佛山“原始点”现在采用何种“理疗”方式,为何于2021年11月更名等问题,田爱民都拒绝回应。

06

不断隐蔽的“原始点”

根据天眼查显示,佛山“原始点”所涉及企业为“佛山市愿天下无痛健康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于2014年10月22日,注册时名称为“佛山市原始点健康信息咨询有限公司”,2018年8月6日更名为“佛山市原始点健康管理服务有限公司”,2021年11月1日又更名为如今的“佛山市愿天下无痛健康管理服务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该企业更名抹去名称中“原始点”的2021年11月1日,还有另一则工商变动发生——“佛山市愿天下无痛健康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进行了清算组备案,一般而言,这一动作为注销企业主体的必要程序。

红星新闻记者拨打了该公司留下的联系人电话,对方表示,他们仍然在正常营业,并没有受到影响。今年7月23日,记者走访了“原始点”总部,发现其正门的招牌已经更换为“善水国学书院”,大门紧闭。

探访无果后,红星新闻记者拨打了“善水国学书院”门牌上所标识的电话,对方坚称自己与“原始点”无关。而据陈小姐称,她和妹妹前往“原始点”所处时是上了二楼后门,当时并未注意到该书院门牌是否存在的痕迹,二者出现在同一地点的原因尚不明确。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陈小姐拍摄的“原始点”授课现场

另外,红星新闻记者探访时发现,除了这一处“总部”,佛山市大众点评、百度地图检索出的多个“原始点”相关按摩店、理疗店都已经关停。

不仅线下的“原始点”更加隐蔽,线上,这个在国内蓬勃发展近十年的组织,也悄悄隐藏起来。通过微博、微信等平台检索后,红星新闻记者发现,部分曾经服务于该机构的账号、自媒体已经改头换面。

公众号“传统文化爱生活”,曾发布文章《张钊汉医师!莅临佛山原始点公益中心指导工作》,该文章记叙了“原始点”创始人张钊汉到佛山“原始点”宣讲的过程。在该文章底部的二维码,水印为“原始点案例实操”,扫码之后,自动跳转的正是“传统文化爱生活”公众号主页。

07

是否非法行医?

专家:警惕精神传销“进化”

对于陈小姐提出的“非法行医”指控,上海问道有诚律师事务所律师杜亮表示,目前行政层面,法律对于“医疗行为”的法定解释比较狭义,在这一事件中,“过失致人死亡反而在法理上更讲得通一点。”

据杜亮介绍,非法行医罪是法定犯,又称行政犯,以行政违法为基础,指的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医疗机构管理条例》(2022年)等医疗行业法律法规,达到情节严重的行为。

所谓的“非法行医”,具体指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擅自从事医疗业务活动的行为,这其中何为“医疗业务活动”,医疗业务与养生保健行为如何区分,是当前认定非法行医罪的关键。司法实践中,结合2015年胡万林非法行医案的判例,区分医疗行为和养生保健行为主要有三个维度:是否以治愈疾病为目的,是否需要专业的技术知识和规范流程,是否存在潜在危险性。养生保健不以治疗为目的,没有对人体机理进行强行干预。医疗行为往往具有一定危险性与侵入性。

杜亮指出,在这三个维度中,一般应该首先考虑第一维度(主观层面),但公安机关办案过程中,更容易掌握后面两个维度的现实证据(客观层面)。根据他的经验,如果相关机构在宣传资料、口头营销等环节,为了招揽顾客,或有或无的以治疗疾病、缓解病情为营销手段,那么存在一定的非法行医风险。

具体到陈小姐母亲和“原始点”的这个个案上,如果证据能够证明佛山“原始点”宣扬过所谓“治疗疾病、缓解病情”,即使没有认定非法行医,也存在过失致人伤害、死亡、甚至诈骗、虚假宣传的刑事风险。

杜亮称“不立案多半是非法行医的主观证据不足”,他建议类似事件的当事人,应该注意保存、整理收到的宣传资料、微信聊天记录,固定好营业方承诺治病的话语等证据。

著名民间反传销、反诈骗人士李旭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19年团队也曾收到过和“原始点”有关的求助,但经过团队研判,这一组织与传销有所区别,故当时并未深入跟进。

李旭称,根据禁止传销条例,传销一般具备三个特征:入门费、拉人头,团队计酬。据他当时掌握的情况,求助人提及的“原始点”组织虽然存在入门费、拉人头的现象,但没有明确的上下层级关系。

李旭指出,近年来,一些精神传销骗局呈现出“进化”的趋势,也开始不设层级,规避传销风险。“原始点”明显有别于这些精神传销的一点在于,“原始点”有产品、有所谓的“理疗”服务,看起来更“正规”,这使得老年人对其深信不疑,从而逐步讳疾忌医。

在查询“原始点”相关资料的过程中,李旭发现,网络显示存在所谓的“原始点疗法专业委员会”,号称挂靠于正规协会机构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名下,在他看来,这类正规机构的背书,无疑放松了普通民众对“原始点”的警惕性。

红星新闻记者致电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该协会一名王姓秘书长表示,这个所谓的“原始点疗法专业委员会”已经注销了,“我明确跟您回复,它不是我们的。”

—END—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