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辅导员承诺交钱就能“专升本”,收钱后失联至今,校方称已报案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0/11/20 红星新闻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如果再给苏先生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轻信孩子的辅导员承诺的“给钱帮忙操作专升本”,而是会鼓励孩子走正规渠道考试。

11月18日,红星新闻记者接到苏先生报料称,自家孩子目前就读于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今年一直在准备专升本考试,但备考中途,孩子从辅导员郭小川处听说有“包过专升本考试”捷径,随后,苏先生给辅导员转账4.8万元“操作费”。

但今年7月,孩子专科毕业后,一直等不来本科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曾经给出承诺的辅导员郭小川也从推诿直至失联。这时候,苏先生和孩子才意识到,辅导员承诺的捷径可能是一个“陷阱”。

在接到报料的两天时间里,记者走访多方了解到,事实上,苏先生孩子的经历并非个案。截至发稿前,学生和家长自发组成的“法律途径群”内人数达到10人,通过群员自行粗略估算,涉及金额已超45万元。

有学生告诉记者,已多次找过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进行协商。学校表示正在调查之中,但1个月过去了,调查并无实质性进展。

家长讲述:

辅导员承诺帮“操作”专升本,收钱后失联至今

2018年,苏同学考入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信息工程专业。其父苏先生透露,孩子今年一直在准备专升本考试,11门考试已通过6门。今年5月,辅导员郭小川在班级群内分享了一则消息。正是这则消息,打断了苏同学专升本的备考过程。

“5月中旬,辅导员在学生微信群内发信息,表示如果有计划升本科的同学,只需向他缴纳4.8万操作费,他就可以提供帮助,保证学生能够顺利通过专升本考试”,苏先生透露,“孩子一直有专升本的想法,今年也一直在备考。看到老师说能提供帮助保证顺利升学,作为家长,我们确实心动了,就把钱转了过去。”

苏先生提供的一份转账记录显示,今年5月12日,苏先生通过跨行转账的方式将4.8万元转进辅导员郭小川的工商银行账户。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苏先生向郭小川转账的记录

钱交了,但承诺的本科学校录取通知书却迟迟未到。几个月过去,苏先生心里越来越不踏实。

苏先生提供的短信记录显示,期间,他曾多次联系辅导员郭小川,被告知孩子的入学流程正在办理之中,需耐心等待,如果不行会立马退钱。

其中,郭小川有一条短信称,“目前已经确定周一下午拿通知书,确定不了周二马上退钱出来,我们再把细节聊一下。”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郭小川向苏先生承诺可以拿通知书入学

今年9月,郭小川交给家长一份《2020年成都理工大学专升本通教函》,苏先生感觉不对劲。“9月8日,给我们发来一份成都理工大学通教函,有我家孩子的入学信息,但是在给别人的通教函上,原本我孩子的那一栏,却是其他学生的身份信息,也就是说,同一份通教函,出现了不同版本,当时我就看出来这张录取通知函是伪造的。”

苏先生父子立刻从攀枝花赶来成都,想找郭小川当面协商解决。苏先生说,此后的一个月里,他多次联系,但郭小川都以有事为由拒绝见面,后来拒绝接听电话和回复信息,直到最近一周郭小川完全失联。

作为家长,苏先生的诉求很简单,只希望孩子能够正常入学,如果实在办不成就退费。“孩子今年一直在认真准备专升本考试,结果遇到这么一出,我们都很后悔。目前孩子能否读本科都不重要,我只希望把这件事追究到底,不要让更多的孩子受到伤害和欺骗。”

学生反映:

辅导员收取“考试操作费”已有几年

记者了解到,苏先生自称的遭遇并不是个例。截至发稿前,一个名叫“法律途径”的微信群人数已超10人,他们均自称是听信辅导员郭小川的承诺,交了数万元所谓的“操作费”。

来自成都的王源(化名)同学告诉记者,今年1月份,辅导员郭小川就向他宣传过这笔 “考试操作费”。“1月份的时候,郭小川打电话给我,说给他4.5万元,就能包我通过专升本考试。但因为金额较大,我和郭小川软磨硬泡了很久,最终他答应给我降到3.5万元。”

王源提供的一份转账记录显示,2020年1月10日,王源通过工商银行给郭小川账户转账3.5万元。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学生王源向郭小川转账凭证

王源称,今年6月返校之后,自己还见到过辅导员,当时郭小川还请大家放心,保证有书读。今年9月份,郭小川通过微信给部分学生发了本科院校的人员补充函,增补表上有他们的名字和身份信息,因此大家没有起疑心。

到了9月底,眼见学校陆续开学,王源和同学们发觉事有蹊跷,便一起找郭小川要学校报到证。据王源回忆,郭小川把学生集中约在茶楼,说报到证还没有拿到手,他也不好出面,让学生们在外面找地方先住着。

“9月22日,郭小川叫我和同学来报到。报到当天,他给我们说有紧急情况,学校正在调查,他不方便出面,让我们自己在外面住一晚。9月23日,郭小川又说有人会通知我们去学校报到,但直到当天下午4点仍没有音讯,然后依旧叫我们自己在外面找地方住。”

多次到校报到受挫,王源和其他同学一起向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党委办公室信访部门举报了郭小川。据了解,最近一个月,该部门一位祝姓老师也向王源等学生答复说事件正在调查中,希望早日退返款项,取得学生和家长们谅解。

但一个多月过去,学校调查迟迟没有结果,调查过程校方也未透露,这让王源和同学们更为失望和气愤。

据王源透露,近一个月来他多次联系祝姓老师,但均无实质性结果:“我11月13日打电话,询问调查进度。学校说郭小川不守信用,已经启动法律手段。然后我问还有多久开始正式走法律途径,说还在收集证据。我继续追问具体时间,得到的回复说暂不能完全确定。”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祝姓老师对学生王源的回应

与此同时,群内的多名学生向记者报料,这位辅导员郭小川以“考试操作费”为由收取学生钱财已经不是第一年了,2016届、2017届均有学生有相同经历。

受害学生讲述道:“据我所知,2016届的一位学长当年本来有考取本校本科的机会,但就因为郭小川来一句‘我帮你操作,可以去其他学校读本科’而错失机会。郭小川当时还给这位学长支招说故意在考试中考差点,不然就去不了其他学校。最后导致该学长本校也没考上,失去了读本科的资格。”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郭小川收取2016届学生“操作费”收据

另据群内家长和学生初步统计,他们分别向辅导员郭小川给了3.5万至11万不等的操作费,粗略计算总共45万余元。有学生称,如果算上往几届学生所说的金额,可能涉及上百万元,所以他们坚持追究到底。

但截至发稿,涉事学生和家长仍未通过电话联系到辅导员郭小川本人。“现在手机是关机状态,但是他11月15日还发了朋友圈动态。甚至有朋友跟我讲,近几天在‘王者荣耀’的手游中看到郭小川处于在线状态。”

image.pn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image.png

▲郭小川本月15日朋友圈动态

学校回应:

辅导员收取操作费属个人行为,希望家长走司法途径

由于始终找不到辅导员郭小川,无奈之下,包括苏先生和王源在内的家长和学生一行人,于11月17日来到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讨要说法,并同校方相关负责人进行协商会议。

17日晚,成都电视台对这次协商进行了视频新闻报道。视频画面显示,该校助理院长兼党委办公室主任张智在协商中解释称:“在接到同学投诉之后,校方立即展开了调查。辅导员郭小川此前给校方承诺会将自己价值200万元的房子作抵押,来偿还收取的操作费,甚至包括赔偿时间、赔偿方法等都交代得很清楚。但是现在郭小川突然失联,让一群受害家庭拿不回钱,作为校方也很难受。”

助理院长兼党委办公室主任回应家长(视频)

张智还称,在郭小川失踪的近一周内,学校已经发动了全校将近20个人在疯狂寻找郭小川,仍未取得联系。此外,校方称,辅导员郭小川违规收取学生所谓“专升本”操作费一事,属于个人行为,学校也是受害者。但是目前如何找到郭小川成了一个难题,学校希望家长走司法途径。

最新进展:

学校称17日晚已经报案

11月19日,记者和学生一起拨通了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党委办公室信访部门祝姓老师的电话。据祝姓老师称,本月17日晚,学校已经在成都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合作派出所报案。

“‌‌‌‌学校已经报案,报案当天,学校校长也到派出所去了,因为之前就有个别学生和家长单独报案,所以公安机关在受理了我们的材料之后,立即并案进行调查。”祝姓老师还称,目前已把来学校开协商会议的学生和家长信息,一并报给了公安机关。如果还有其他受骗学生和家长之前没来学校登记的,可以直接前往成都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合作派出所去登记信息,会有工作人员进行接待。

学校为何此前一直不报案呢?祝姓老师解释说:“上个月郭小川跟学校‌‌联系过,他向我们承诺的是可以尽快退还相关费用‌‌给同学们。因为郭小川有承诺,所以学校选择相信他能够退还钱款,因此没有第一时间去报案。结果后面他违背承诺,既欺骗学校,又欺骗家长和学生,‌‌所以我们在17日开了协商会议后,立刻去派出所报了案。”

但风波中的核心当事人,依然处于失联之中。记者也多次尝试拨通郭小川的电话,但一直提示关机,截至发稿尚未打通。

红星新闻记者

编辑 陈怡西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