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青年世代》:以科幻的方式反思泛娱乐化,世界从不简单

文学报​ 徽标 文学报​ 2021/12/3 文学报
© 由 文学报​ 提供

当未来的社会真正由青年所主导,世界将呈现怎样的面貌?在科幻小说《青年世代》中,理科生李佳蓬探讨了这一个也许并不那么简单的问题。小说描写了两百年后的欧洲社会,由青年人主导的社会形态中,不同年龄段所形成的自然划分,造就了一种类似于当下财产、名誉、地位等所形成的社会阶层,不同阶层之间既有内在勾连,也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刚刚大学毕业的丹尼,带着对挚友离奇意外的种种疑问,通过议员选秀一路过关斩将,进入了欧洲联邦议员的权力中心,并发现看似规则化的社会运作中,暗藏着人工智能暗自觉醒并埋下的阴谋。小说中的第一波情节高潮,发生于议员选秀节目中。为了设计这个节目的结构,身为理科生的李佳蓬设计了一个充满博弈论的比赛规则,将游戏和选举形态相结合,既充满趣味性,又时时将人性的复杂处放置于聚光灯下考量。“没有固定答案的开放式问题,让这样的选举充满了戏剧性,每一个关卡都需要精心设计。这里面有我对于未来社会泛娱乐化的思考。”在上海举行的新书分享会中,李佳蓬这样说。

在作家胡桑看来,《青年世代》中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始其中终存有高于文本的一种思考。“整个故事背后,人始终处于一个更大力量的控制中。在小说中,他所思考的是人类未来到底会走向不可控的发展,还是继续在人的存在这一本质上进行推演,其中对于人的情感、对人和人的关系都有推演。”

将故事背景置于欧洲社会的同时,《青年世代》在语感上也让胡桑读出了一种异质性。对于多年在海外求学的李佳蓬来说,这种异质性源于将故事所在地安放在欧洲,但读者群落却主要身处中国。引入青年主导社会的概念,也是源于对英国脱欧时期投票比例在年龄结构上严重失调的思考:“在这其中会发现,只要人类以个体生命形式存在,永远会存在博弈关系。因为个体利益时常会与集体利益发生冲突,这种时刻人会如何选择,是我想探讨的一个问题。”

“青年是一个非常现代的话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代社会就是由青年所塑造的。在小说中,青年政治与青年消费二者糅合,形成了一种反讽思考。”胡桑说。求学期间,李佳蓬所见的西方社会阶层固化,事实上对青年群体的力量和无限可能造成了遮蔽,在技术发展、AI(人工智能)愈加发达的情况下,情况是否能得到改观?小说中,基于同样算法,人类目标和人工智能目标却产生不一致的情况下,社会会如何发展?胡桑以法国哲学家斯蒂格勒的理论为例指出,如今的人们,已经活在技术所替代的记忆里,以李佳蓬在作品中的观点,人类的生命基因已经因此而改变。“不是基因链在变,而是人类生命力基底的东西在变——也可以说,人类生命已经被自己的创造物所侵蚀。”由此,面向未来的小说中,势必要出现一种意外性的可能来打破这种悲观论,在小说中,这种意外的可能便是发展出自主意识的AI。这也是他埋藏在故事中的探问。

有意思的是,尽管小说中描绘了未来社会的种种不尽如人意,作家三三却在其中不断读到来自于作者的积极解答。其中,作为AI的Adeva所提出的抱团理论,恰好对近年来因为《三体》大热而深入人心的“黑暗丛林理论”形成了挑战。“《三体》中假设一种文明会突然产生技术爆发,从而超越其他文明,但我觉得永远超越不了。我的设想是一种偏乐观的设想:宇宙中的文明、物种都要突破光速限制,大家也许会一起协作怎么去宇宙外面看看,或者一起研究更好地利用资源。重点是我认为,对于宇宙的社会学观和价值观要有开放心态,要去接受不同的思维。”

本报记者  张滢莹

SourcePh" style="display:none">

更多来自文学报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