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多条热搜!教育部介入调查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徽标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2022/5/26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记者丨李宇欣 殷建 王婷婷 

部分资料综合红星新闻、新京报、钱江晚报

5月26日,“人教版数学教材”话题冲上微博多条热搜。有网友指出,该版教材里的人物插画“眼神奇怪”“毫无美感”,对比其他版本的教材插画存在明显审美差距。

还有网友翻出以前的教材插图,表示画作更精美,画里的人物朝气蓬勃,更具有性格特色。

5月26日,针对此事,人民教育出版社发布回应称:已着手重新绘制有关册次数学教材封面和部分插图,改进画法画风,提高艺术水平,充分发挥教材封面和插图的育人作用。

那么,一线教育人和家长们又是如何看待的呢?我们跟成都的校长、老师和家长们聊了聊。

人教社回应:

虚心采纳各界好的建议

已着手重新绘制

其实,关于人教版小学数学教材的吐槽,一年前就开始了。

2021年3月,就有网友在知乎提问——“如何看待人教版小学数学教科书中的插画风格”。截至5月26日,该话题有上万人参与讨论,很多网友认为教材人物“宽眼距眉毛远”“发际线过高”“看起来别扭”。

© 由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提供

知乎截图 

时隔一年,2022年5月25日晚,有网友发布人教版数学教材图片,并与以前的教材对比,引发热议。26日,人教版数学教材插图有关的多个话题引起广泛讨论,还一连上了多个热搜。

© 由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提供

 微博截图

不少网友晒出教材插画,并评论称,教材面对的受众是小学生,会潜移默化影响孩子的审美,更需要审慎对待。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记者也联系了几位成都的家长,有家长表示,娃娃学校没使用人教版的数学教材,新闻报道了才看到这些图片,觉得很难接受,“卡通不像卡通、抽象又不抽象,看起来确实比较难看。”但也有个别家长表示能接受,“有些绘本也是这种风格。”

5月26日,人民教育出版社发布回应称,已关注到网上有关小学数学教材封面和插图的意见,及时组织专家认真研究,对社会各界好的意见建议虚心采纳,已着手重新绘制有关册次数学教材封面和部分插图,改进画法画风,提高艺术水平,充分发挥教材封面和插图的育人作用。同时,将举一反三,全面评估所出版教材的封面、插图,进一步提高设计质量。

© 由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提供

人民教育出版社回应

同时,教育部教材局工作人员回应媒体称,他们已关注到此事,已介入调查。

记者调查:

人教版一至六年级数学教材封面风格一致

部分教材距离首次出版已超过10年

那么,人教版数学教材是哪年开始使用的呢?所有的数学教材插图都是如此吗?

5月26日,成都商报教育发布记者登录人教社官网。

官网介绍,《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数学》(一至六年级)是以《全日制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实验稿)》的基本理念和所规定的教学内容为依据,在总结原九年义务教育小学数学教材研究和使用经验的基础上编写的,2001年9月进入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实验区开始使用,到2011年秋季,使用这套小学数学实验教材的地区和数量均达到同类教材之首。

从时间上算起来,目前学生使用的这个版本,部分教材距离首次出版已超过10年:

一年级下册,2012年10月第1版;

二年级上册,2013年6月第1版;

二年级下册,2013年10月第1版;

三年级上册,2014年6月第1版;

三年级下册,2014年10月第1版;

四年级上册,2014年3月第1版;

四年级下册,2013年5月第1版;

五年级上册,2014年3月第1版;

五年级下册,2014年10月第1版;

六年级上册,2014年3月第1版;

六年级下册,2014年10月第1版。

而且,记者仔细对比发现,人教版一到六年级的数学教材封面,无论是插画中的人物还是动物,整体表现风格基本一致。

© 由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提供

图源人教社官网

首先是人,封面插画中的所有人物都较为圆润,面部描绘相似,嘴巴咧开、眼距较大是明显特点。与此类似,封面中出现的动物也都是“圆嘟嘟”的形象,例如二年级上册封面里的大象、熊猫和兔子。

© 由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提供

 人教版二年级上册

据教材副页显示,插图(含封面)由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设计。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看到该工作室有相关回应。

公开信息显示:吴勇,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装潢系书籍装帧专业,是一名著名设计师。

老师看法:

四川区域并未使用人教版

那么,老师们又如何去看待这样的一件事呢?成都商报教育发布记者问了问成都的数学教师们。

“自己在第一时间就关注到了这则消息,身边的同事们也都在进行讨论”,来自郫都区华爱学校的资深小学数学老师魏东谈到,由于目前成都市小学生使用的都是北师大版本教材,不管是教学任务还是内容,都与网上所描述的内容具有很大的差异,所以也并未出现网上所说的相关情况。

© 由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提供 © 由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提供

北师大版教材

魏东介绍,目前全国小学生的教材分为了人教版、北师大版、浙教版、西师大版等多个版本,每个地方都有不同,教材中的重点也有很多区别。“就我了解而言,成都地区使用北师大版已经有十几年了,虽然有内容进行了调整,但是基本变化不会太大。”

此外,魏老师表示,在教材的关注点上,因为是数学学科,自己更注重数学教材本身的内容,例如数量、形状是否严谨准确,在知识的层次结构上是否合理,是否符合低龄孩子的认知规律等。

锦江区一公办学校数学王老师告诉记者,自己也注意到了今天这场网络大讨论。“抛开艺术性,插画至少也要给学生提供阳光、积极和正能量的暗示,人教版教材的插画确实在审美上有些容易引发争议。”在王老师看来,目前也在倡导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在提倡素质教育,美育本身也是教育重点。而小学时期的孩子,正处在建立审美的关键时期,虽说审美具有主观性,但是在培养孩子审美的阶段,应该做好基础性引导,作为教材尤其更应该注重。

专家建议:

教材的编写质量应该严格把关

从内容到插图都应审慎

在成都某公立小学校长看来,教材的封面和插图确实会吸引学生们的关注,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管是从字体,还是到内容,甚至再到插图都应该起到一个正向作用,让学生有良好的收获,对学习产生兴趣。“自己也非常理解家长重视学生的教育,毕竟教材是孩子每天都会看的,能够对孩子起到重要的作用。”

那么,除了引发争议的人教版数学教材以外,其它科目现行使用教材是否也曾接到这样的反映呢?该校长表示,目前并未接到成都家长对于教材内容有相关反映。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则表示,对于教材中插图的使用,每个人都有权利发表自己的意见。如果大多数人都觉得这个插图使用不当,可以在下次修订的时候进行调整、完善。

© 由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提供

九年义务教育六年制2000年版(图源网络)

他还表示,值得注意的是,审美是较为主观的事,每个人的审美角度和创作风格也可能不同,应该用理性态度对待。如果家长觉得插图本身有什么问题,可以反映后进行科学论证,但不建议单纯的情绪发泄。当然,出版社也应该在编写教材时广泛征集学生、家长、教师以及专家学者等各方的意见,提高教材的编写质量,对于反映比较集中的问题,应该及时调整。

教育部:

最新明确大中小学教材责任问题

教材监管工作将越来越规范严格

“目前我国约有500多家出版社,其中有近400家出版社在印教材。”一位接近国家教材委员会的业内人士表示,一本教材在发到学生手上前,首先会由国家在网上公布系统性的教学大纲和课程标准,然后由出版单位根据课程标准拟定自己教材开发的编写方案并组织人马,最后进行两级审核(国家审核与省级审核),无误后确认印刷、分发。

该业内人士还谈到,教材是按照一定的教育教学理念研制而成,因此出版行业里对出版、印刷教材很重视,但由于存在“一纲多本”的情况,导致教材的版本也各不相同,“教材的多样化本是好事,但各个出版社的能力也确实不同,特别是在语文、历史和思想政治进行了统编后,还曾出现了一些低智教材、重复教材。”

对于目前网上所关注的教材插图审美等问题,该业内人士说,此类问题在行业里几年前就曾有过相关交流,“教材里的图片其实很讲究的,不仅图片角度、亮度有考究,就连小朋友旁边说话的气泡放哪里都是需要多方考虑的。”因此,其希望通过此次舆论的关注,能够令相关部门加大对教材方面的重视,推动精品教材的出现。

事实上,相关部门对教材更加重视,教材监管工作也越来越规范。

5月23日,教育部等五部门印发《关于教材工作责任追究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针对大中小学教材编写、审核、出版、印制发行、选用使用等各环节存在的主要责任问题,明确追责情形和处理方式,实行全覆盖、全链条、规范化责任管理。

© 由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提供

教育部官网截图

《指导意见》共包括六方面内容:

一是强化责任意识,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各学校树牢责任意识,将教材工作责任压实到单位、落实到人;

二是把握基本原则,提出教材工作责任追究要坚持依法依规、全面覆盖、客观公正、惩建结合的基本原则;

三是明确追责情形,细化大中小学教材编写(修订)、审核、出版、印制发行、选用使用及发布涉教材信息等方面的追责情形;

四是严肃追究问责,明确教材工作责任承担主体和追责处理方式,强调建立分工负责、协调配合的工作机制;

五是规范追责程序,明确教材工作责任追究要按照受理、核实、处理的基本程序进行;

六是提出数字教材和作为教材使用的讲义、教案、教参,以及民族语言文字教材翻译、编译等工作责任追究,参照《指导意见》及有关规定执行。

© 由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提供

对此,中国教科院研究员、综合研究部副主任张家勇还谈到,2019年教育部成立教材局,承担拟订全国教材建设规划、研制课程设置方案和课程标准、制定完善教材建设基本制度规范等职责,未来教材监管工作必将越来越规范严格,教材使用问题处理必将更及时更高效。

END排版丨微微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