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这对跨越千年的CP,终于光明正大地磕到了

谈资 徽标 谈资 2021/7/27 铜掌柜
© 由 谈资 提供

资本力量之下,这几年的国漫像坐着火箭一样,野性发展。

发展到《白蛇2:青蛇劫起》,终于有了围观全程,全程ORZ式的惊喜。

这部大银幕动画,不仅仅完成了技术上的跨阶式升级,实现了国产动画片想象力和创造性同时拉满的视觉奇观,也有情节上的大胆超越,敢做敢想。

© 由 谈资 提供

视觉奇观留待大家去电影院亲自观摩。

只能说一句,影片打造的世界观,古今融合,奇巧又细致,有想象且有惊喜;动作戏也有突破,打架场面惊心动魄又丝滑流畅,一个路人都能感受到国漫产业的跨境界式成长。

© 由 谈资 提供 © 由 谈资 提供

更惊喜的是剧情上的大胆设计。

能相信吗?

青蛇和白蛇这对姐妹CP,跨越千年时空,流经不同年代,终于在2021年的今天,爱得如此明目张胆。

© 由 谈资 提供

1.

《青蛇劫起》虽然是《白蛇:缘起》的续集,但它的精神内核却是从1993年徐克的电影《青蛇》中脱胎而来的。

只是,它将《青蛇》中那些湿漉漉的情欲戏,转化为修罗城里,畅快淋漓的动作戏。

© 由 谈资 提供

不会还有人不知道《青蛇》中的这场戏里小青和法海在做什么吧?

1993年的小青,在情欲的戏仿、探索、冒险中成长,习得人类的七情六欲。

2021年的小青,在力量的较量、修习、获取中觉醒,学会和执念、欲望相伴相生。

可以说是大银幕女性主义的一次回溯,也是一次女性主义的继承,和发扬。

© 由 谈资 提供

简单介绍一下前情吧。

在这个白蛇IP里,第一部《白蛇:缘起》讲述了白蛇在遇见许仙之前500年的故事。

许仙的前世许宣是个捕蛇人,意外救下了被打伤落江失忆的白蛇,帮白蛇找回身世的过程中,这俩结下情谊,最后许宣为救白蛇而死。

© 由 谈资 提供

和白蛇有师门情谊的小青,一路旁观白蛇和许仙的感情,虽然愤懑白蛇有异性没蛇性,但终究对小白的姐妹情占了上风。

为了帮白蛇解开心魔,小青把封印有前世记忆的“玉簪”交还给白蛇。前情尽知的小白,带着小青来到西湖边,寻找投胎转世的许仙。

© 由 谈资 提供

第一部完。

第二部《青蛇劫起》一开场,就是青白二人,水漫金山的大场面。

小白产子,被法海镇压。

小青不甘,但奈何法力不如人,被法海一掌打入“修罗城”。

而许仙,连个亮相的机会都不配。

© 由 谈资 提供

修罗城是个什么所在呢?

六道之一。

“世间众生,我执念重,多嗔好斗,堕入修罗道。”

大凡生前执念不消,不甘转世的人,死前会进入这里,不入轮回。

小青在这里闯关打怪、险象环生,也遇到了各色男人,在自身力量的修炼和对男性认识的启蒙中,不断觉醒。

© 由 谈资 提供

她diss许仙这样的男人,能力弱小不配被爱,为小白不值;

入修罗城不久,就顺势投入帮派首领司马官人的阵营。

司马官人强大、世故,是个心机勃勃的野心家,能将初来乍到的小青庇护于羽翼之下,小青甚至一度对其怦然心动。

© 由 谈资 提供

但这样的男性,强大、理智,也往往自私、绝情。

小青识破他的面目,甩了金句:果然,无论男人是强是弱,都一样,一到紧要关头,逃了。

修罗城里,小青最终爱上的,是那个一直默默守护她的蒙面男:实力一般,却有情有义,身份成谜,但待小青的好,一直没变。

© 由 谈资 提供

他的真实身份,也成了整个故事的悬疑点之一。

有时候是“小白”,有时候又不是,到底是不是小白?

其实到了最后,答案已经不甚重要。

在他一次次向小青伸出援手,一遍遍抱起从黑洞中被甩落的小青,最终,汇集到最后的奋力一推将小青推出修罗城时……小青应该是再也在意不起来的。

能确定的是,一直追逐着终极力量,要将法海败于身下的小青,在那一刻,应该是真心实意地被蒙面男打动了的。

© 由 谈资 提供

他是不是小白有什么重要呢?

他是不是小白,是男是女,都没区别。

她的强硬,终被他的柔情所化。

戾气全无。

(以下部分含关键性剧透,未看电影想看的请慎重下拉)

2.

但最最值得商榷的是——

在小青,看客都不怎么在意“蒙面男”的真实身份,被那超越性别意义的爱和付出所感动时,编剧在结尾,硬生生地给蒙面男盖了个身份章——他就是小白,是小白的某一任转世。

这样的“性转”设计,厉害之处在于:小白和小青终于明目张胆地在如今的大银幕上爱一场。

© 由 谈资 提供

但同时,也多少限制了本片的观影人群。

百合倾向过重,注定很难像《哪咤之魔童降世》那样,靠普世情感获得全圈层共鸣。

当然市场回报上的利弊得失,是行业文要去研究的。

今天的重点是想说,小白和小青这对CP,难得可以这般披着马甲搞姬——也算创造性发挥?

毕竟大多数人对“青白”CP的既定印象,最初都源于1992年版的《新白娘子传奇》,剧中的白娘子和小青——清清白白姐妹情。

© 由 谈资 提供

白素贞是永远为许仙掏心掏肺,善解人意的白娘子。

小青是跟在她身边,虽然会吐槽,但始终支持姐姐所有决定的忠肝义胆好妹妹,兼千年灯泡。

在这部剧里,小青还一度有过自己的官配CP张玉堂。小时候一直有个问题没搞明白,为什么白娘子和许仙睡觉,许仙没事,小青和张玉堂睡了,张玉堂就中蛇毒,两人注定要Be。

© 由 谈资 提供

等到大了,很多人在知乎上专门提问,才发现答案早就藏在唱词里。

“天帝~,赐服仙丹药呐,才将我千年毒气消,下凡,人间走一遭呐,与君完成这宿世好。”

原来白娘子是奉旨报恩,北极真武大帝给了她消去毒气的灵丹。

反倒是小青,注定是只能吃狗粮,没办法自己尝情缘的倒霉蛋。

不过这种不幸在2001年新加坡版的《白蛇新传》里得到了补偿。

这版里,范文芳演白素贞, 张玉嬿演小青,范的白娘子造型艳若牡丹,张玉嬿的小青则媚态天成,她的官配是焦恩俊演的法海。

© 由 谈资 提供

白娘子和小青刚开始没啥情义,小青作恶,为了保命才跟着白娘子做事。

倒是小青和法海的爱情,相爱相杀,狗血拉满,灵感应该也是来源于93年的影版《青蛇》。

© 由 谈资 提供

这个IP吧,在影视剧界隔几年就要来一部,百拍不腻。

譬如说2006年刘涛和潘粤明演过一版《白蛇传》,2018年任嘉伦和杨紫也合作过一版《天乩之白蛇传说》,是近年最吃香的仙侠小说和民间传奇的大乱炖。

2019年鞠婧祎和于朦胧也贡献过一版,这版最出圈的,是高斯模糊磨皮技术运用得如火纯情,厉害到观众看完对剧情也一片模糊。

© 由 谈资 提供

说起来,关于“青白CP”,历史悠久,要远远追溯到千百年前的盛唐。

一个冷知识,小青在这个传说里最早并不是一条蛇。

在唐传奇《白蛇记》中,白蛇是个美貌的白衣女子,勾引了贵族官员李黄,两人在一处庄园中欢度三日。归家后的李黄,浑身腥臭,头部以下化成水,挂掉——是个有钱男人出轨遇妖,最后惨死的恐怖故事。

故事里,为二人穿针引线的黑衣姨娘,大概率是小青的原型,但只负责串场,存在感不强。

后来故事演变到明朝,有了冯梦龙的《警世通言》,其中收录一篇《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才有了现代人熟悉的故事框架。

白娘子是白蛇精,丫鬟青青是青鱼精,俩妖搭了许宣的船,结了情缘,后来许宣在法海的帮助下,斩情丝,将白蛇镇在雷峰塔下。

© 由 谈资 提供

2018年版的《天乩之白蛇传说》中男主名字就起用了“许宣”

还有些戏曲版本里,小青出场时甚至还是个男的,是和白蛇斗法失败,才跟了白素贞。

© 由 谈资 提供

92版里,陈美琪演的小青,一开始也是男装出场

其实动画版《白蛇1》和《白蛇2》中间没拍的情节,可以直接参考《新白娘子传奇》。因为剧版太过家喻户晓,所以动画主创省略了白素贞和许仙这一世的故事,直接跳到了白蛇水淹金山寺被镇雷峰塔后的时间线。

这也是《白蛇2》首映现场,为什么邀请赵雅芝来梦幻联动的原因。

© 由 谈资 提供

影剧联动,次元壁破,整个可以构成一个白蛇IP宇宙。

3.

66岁的“国民级白娘子代言人”赵雅芝,真的也很懂。

她看完电影,先夸了技术,再赞小白和小青的姐妹情设置。

“看到结尾特别感动,原来不仅是小青的执念是去救姐姐,小白的执念也是找小青,她们彼此互为执念,姐妹情深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子的嘛。”

连赵雅芝都懂,CP双向奔赴,才是真的糖!

不愧是走红了二十多年,至今依然微博顶流的国民女神。

其实白蛇CP的真正情感“异化”,源头并不在1992年赵雅芝主演的剧版,也不是1993年徐克的经典影版《青蛇》,而是影版《青蛇》的原型小说——李碧华创作于80年代末的同名中篇小说。

© 由 谈资 提供

小说里,李碧华用凄清冷艳的文字,写尽了青蛇、白蛇、许仙、法海四者之间的酸风妒雨、恩怨痴缠,将男女情事的本质手起刀落,解剖了个鲜血淋漓。

两蛇原本不懂情。

是“好事鬼”吕洞宾调皮,骗她们吃下了七情六欲丸。

懂了七情的小白,像中了邪,妖族的一切物事都看不上,一心一意想当个人,找个老实人来嫁。

她看上许仙,为他甘愿变成一个全能又持家的贤妻。

三餐菜式、四季衣裳,伺候殷勤。

© 由 谈资 提供

小青吐槽说,她和白蛇两条蛇身上的毒加起来,都没有这份爱情的毒来得猛烈。

她和小白同吃同睡500年,一起修行,一起洗澡,抵不过白蛇对许仙的一次动念。

© 由 谈资 提供

不甘“位置”被抢的小青,既怀念和小白双宿双修的日子,想独占小白;又向往小白的人间情爱,嫉妒小白,心性不定之下,忍不住勾引了许仙。

但她不爱许仙,小青真正想要征服的,是强大的法海,真正难离的,是相伴五百年的小白。

徐克拍的《青蛇》,将小青的这种爱憎分明、不定心性拍了个尽兴。

水漫金山寺,生灵涂炭,白蛇产子,尤无怨无悔。

小青却问姐姐,你常说人间有情,我们在一起相处了500年,难道就不是情吗?

© 由 谈资 提供

她真的是愤懑啊,来人间是为了小白,逆天行事是为了小白,到头来,小白心心念念只有一个懦弱无用的臭男人。

所以金山寺看到剃度出家的许仙,她终于流下一行泪,为姐姐,也为自己。

自始至终,这些人妖僧里,最清醒、最自我的那个,始终是小青。

至情至性,敢爱敢恨。

© 由 谈资 提供

影版《青蛇》,虽然上映时票房也是烂得一塌糊涂,但其后十余年,却被后世解读为最得原著小说精髓,最能表现女性主义觉醒的电影。

而在这个故事里最早读出了精髓的人,黄霑肯定要算一个。

他在片场,写下了那首经典的《流光飞舞》,又找来陈淑桦,咏唱出“和有情人做快乐事,不问是劫是缘”的悱恻缠绵。

当初的才子们可想得到,近30年后,又有一群二次元爱好者,拍下了《白蛇:缘起》《青蛇劫起》的动画电影,去致敬当初的那句,不问。

两部动画电影里,处处是对前作的致敬。

也进一步拍出了2021年的青蛇,终于看破情关的女性意识。

若“我”够强大,爱谁谁都不重要。

Ta是她?还是他?

原就可以不问。

而结尾那个峰回路转的“小白”,姑且理解为新时代的创作者们,也想给当年的《青蛇》一个圆满的答案吧——小青,也是小白的执念啊。

双向奔赴,我磕~

更多来自谈资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