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北京冬奥入门:花样滑冰团体赛,最美冰上项目这枚金牌,太考验代表团整体实力

解放日报 徽标 解放日报 2022/1/21 上观新闻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编者按:2月4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将揭幕,中国奥运健儿目前正在加紧备战,静待点燃圣火的激越时刻。

在缺冰少雪的上海,广大市民对冬奥会竞技项目的了解,肯定没有夏季奥运会那么“得心应手”。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运动+”特别推出“北京冬奥入门”科普栏目,带大家走近本届冬奥会的7个大项、15个分项、109个小项,知晓冰雪运动的门道。

中国花样滑冰队参赛名单近日出炉,男单金博洋和女单朱易入选。北京冬奥会中国队获2个双人滑、1个冰舞、1个男单和1个女单共5个单项席位,同时还将参加花样滑冰团体赛。实际上,中国花样滑冰队数月前就达成“全项目参赛”的小目标。在花样滑冰5个小项中,观众可能对团体赛比较陌生。

最晚:2014年才进入奥运会

花样滑冰出现在奥运会的时间很早,是冰雪项目进入奥运会的“元老”。1908年花样滑冰就出现在伦敦奥运会上,1924年首届冬奥会,花样滑冰的男单、女单、双人滑就是正式比赛项目。1960年冬奥会开始,花样滑冰从户外改到室内举行。1976年冬奥会,冰上舞蹈成为正式比赛项目。花样滑冰4个小项的格局,一直延续到2010年的温哥华冬奥会。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2014年索契冬奥会,增加了花样滑冰团体赛,花样滑冰就在冬奥会有5个小项了。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每个单项的小项,一个国家或地区最多报3人。团体赛一个国家和地区只能报1队,并且只有10个名额。

虽然花样滑冰团体赛进入冬奥会最晚,到北京冬奥会才是第3次奥运之旅,不过团体赛最能体现一个代表团的整体实力,它比的是4个单项。获得团体赛参赛资格的代表队,一般是此前2年积分最高的前10名。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团体赛需要一个代表团在4个单项“门门抓”“样样好”,否则一个单项“瘸腿”就很难进入自由滑(舞)阶段。在过去两届冬奥会上,只有3个代表团在团体赛上“站台”。俄罗斯和加拿大代表团分别获得1枚金牌和1枚银牌,美国队获得2枚铜牌。

最长:3天比赛才产生金牌

按照比赛规则,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团体赛有3个比赛日,是花样滑冰5个单项中,产生冠军时间最长的1个小项。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团体赛比的是各代表团累计的名次分,一个代表团至少要参加3个单项的比赛。具体来说,团体赛的4个小项先比短节目,每个小项的第一名积10分、第二名积9分,第10名1分。这样一个代表团最高得40分,最少得4分。然后根据4个短节目的名次分累加,前5名代表团参加“决赛”。

“决赛”比的是自由滑(舞),仍然根据名次分进行累计。需要注意的是,前5名代表团的短节目是不“清零”的,而是短节目和自由滑(舞)的分数累计决出最终的排名,一个代表团的满分是80分。后5名只按照短节目分数进行排名。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进入“决赛”,也就是前5名的代表队,在进行自由滑(舞)的时候,可以在4个单项中,更换至多2个单项的选手。前提是,这些选手都获得单项比赛参赛资格。当然,除非有一种特殊情况,就是一个代表团获得团体赛参赛资格,但在4个单项中,有1个单项没有获得参赛资格。那么,这个代表团可以派没有获得单项参赛资格的选手,以“附加运动员名额”的身份参加团体赛,这样的名额,每个代表团只能1个或1对。因此,团队实力强、参赛名额多的代表团就体现出优势来了。他们可以根据短节目的情况,根据选手的情况进行排兵布阵,参加团体赛自由滑(舞)比赛。

最早:第一个决出冠军的小项

首都体育馆是短道速滑和花样滑冰的举办场馆,从2月4日北京冬奥会开幕日那天就有比赛了,一直到闭幕日,有17个比赛日或表演日,其中还有1天是两个分项同一天比赛。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花样滑冰团体赛是5个小项中最先决出金牌的项目,分别在2月4日、6日和7日举行。其中,4日比的是花滑团体赛的男单短节目、女单短节目、冰舞韵律舞3项。6日比的是双人滑短节目。然后,根据前4项成绩,进行“决赛”5个代表团的男单自由滑,这一天总共比两项。7日进行剩下的3个项目的自由滑(舞)。这样安排有一定的道理,因为8日比的是男单这个单项的短节目。所以7日的团体赛没有男单自由滑,而是安排在6日,以防参加团体赛和单项的男单选手太疲劳。

今年中国队以排名第5获得团体赛参赛资格。在双人滑中,中国队有2对选手可以选择。其中隋文静/韩聪是平昌冬奥会的双人滑亚军,金博洋是平昌奥运会男单第4名。王诗玥/柳鑫宇也参加了上届冬奥会,有丰富的经验。19岁的朱易有一定的冲击力。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参加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团体赛的10支队伍中,有6支来自欧洲、2支来自北美,剩下的是亚洲的中国和日本队。对中国队来说,冲击奖牌困难重重、变数多多,但一切皆有可能,能有机会在团体赛中第一次参加自由滑(舞)的比赛,就是胜利。

(作者杨青欣系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2019级本科生)

更多来自解放日报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