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Travel Skyline/world|travel内容,务必保证封面图片美观、清晰,一天至少1更,表现好的文章overtime请勿删!!

“最后的牧羊人”见证黄土高原生态和百姓生活变迁

新华社 徽标 新华社 2019/8/14 何晨阳

  新华社银川8月14日电(记者何晨阳)三代人以牧羊为生的老刘家,到刘治仁的儿子刘鹏这一代,牧羊生涯戛然而止。

  53岁的刘治仁,家住宁夏固原市彭阳县白阳镇罗堡村。家里老人告诉他,从他父亲出生的1928年起,他家就住在罗堡村的一片山洼中。

  彭阳县地处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荒山秃岭曾是这一带地貌的真实写照。黄土、黄沙,刘治仁从小就不陌生。

  在刘治仁看来,28岁的刘鹏很幸运。

  “我爷爷、父亲都是放羊的,所以我从小就放羊。”刘治仁说,他小时候就独自出去放羊,因为植被不好,要从家徒步三四公里才能找到紧贴地面长出的草芽。

  “我小时候早上六点出门,晚上八点才能回来。山上没植被,夏天把人晒脱皮,冬天穿着羊皮袄还嫌冷。没办法,为了生存去放羊。”刘治仁说,因为太苦了,所以他结婚后就想着一定不能让孩子再去放羊。

  如果不是宁夏出台全境禁牧封育政策,初中毕业的刘鹏可能会接过父亲的牧羊鞭。而如今,他在宁夏银川市的一家餐厅当厨师。

  2003年之前,宁夏发生中度、重度退化的草原面积超过3300万亩,占草原总面积的90%。自2003年5月1日起,宁夏实行全境禁牧封育。

  刘治仁也因这一政策的出台,成了宁夏最后一批牧羊人。

© 由 Xinhua News Agency 提供

  刘治仁在展示自己的牧羊鞭。新华社记者何晨阳摄

  不让上山放羊了,这让放了几十年羊的刘治仁很不习惯。“不仅我不习惯,羊也不习惯,刚开始圈在圈里根本不吃,我当时挺担心影响收入。”刘治仁说,后来种了苜蓿、玉米做青贮饲料,发现育肥效果不错。

  刘治仁还发现,禁牧封育山林后他家附近有了大变化:以前屋后山上连草根都被羊吃了,现在青草绿树长起来了,躺在厚厚的草上软绵绵的;门前那口用了20多年、一到夏天就没水的老井,水位竟然涨起来了;昔日鲜见的野鸡,如今三五成群到处飞……

  刘治仁的妻子爱干净,家里的实木方桌总是擦得锃亮,她发现以前一天要擦两三次的桌子,现在早上擦一次就能干净一天。

  “这说明空气好了,沙尘少了。”刘治仁告诉妻子。

  绿树青草长起来了,刘治仁的牧羊鞭和冬天必备的羊皮袄没了用武之地。让刘治仁没想到的是,放下牧羊鞭的他,日子反而越过越好。

  “荒山种果树,绿化又致富”,他种植了杏树、桃树等经果林,还养了20多只乌鸡,羊圈里还圈养了10多只羊,种养殖一年能带来2万多元的收入。

  2015年底,刘治仁彻底甩掉戴了多年的“贫困帽”。

© 由 Xinhua News Agency 提供

  刘治仁在给圈养的羊喂食。新华社记者何晨阳摄

  宁夏全境禁牧封育政策实施以来,改变的不只是刘治仁家附近的小环境。

  截至2018年8月的数据显示,宁夏退化草原面积减少了640万亩,沙化面积减少210万亩,成为全国第一个实现沙漠化逆转的省区。

  不只是宁夏,黄土高原区域的陕西、山西等省也发布了实施禁牧封育的相关决定。

  如今的黄土高原,黄土披绿衣、荒山变身花果山,生态效益与群众收益实现双赢的变奏曲,正在曾经支离破碎的沟壑丘陵中奏响。

  山绿了、树多了,小山沟雨水多了,这让腰包鼓了的刘治仁有了“幸福的烦恼”。

  “家里的砖瓦房是前几年盖的,当时雨水少,现在一到下雨有点愁,怕漏雨。”刘治仁说,等羊出栏后攒够钱,准备再翻修一次房子。

您的浏览器版本不支持此功能。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 Internet Explorer。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