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中国便利店TOP100又洗牌了,三大日系便利店座次重排,苏宁小店跌出十强

解放日报 徽标 解放日报 2021/5/10 上观新闻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小小便利店,商战火熊熊。近期,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对“2021年中国便利店TOP100”榜单进行公示,从截至2020年12月31日统计的数据来看,门店数量前十名由高到低分别为中石化易捷、广东美宜佳、中石油昆仑好客、广东天福、罗森、全家、7-11、浙江人本超市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十足、之上)、厦门见福和北京便利蜂。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表格均截取自中国连锁经营协会

三大日系便利店座次重排

“十强”名单中,三大日系便利店均上榜。罗森门店数量最多,达到3256家,“十强”中名列第五,也成为成为在中国大陆门店数量最多的外资便利店;其次是拥有2967家的全家,“十强”中名列第六;7-11有2387家门店,“十强”中名列第七。2020年(统计截至2019年12月31日),罗森门店数为2707家,落后于全家的2956家,经过一年的努力,罗森超过全家,稳坐上了三大日系便利店在中国发展的头把交椅。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我国便利店行业景气指数为近三年最低。但三大日系便利店仍不断走出北上广深,积极拓展二三四线市场。2019年,罗森总部增资约2亿多元人民币,主要用于店铺开发和系统升级。2020年,该公司再增资2亿元人民币投入中国市场。目前罗森门店已经遍布全国12个省市,相关负责人表示,2021年内预计他们将再净增门店数1000家左右。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去年8月,罗森首进南通,5店同开,到2020年年底即完成20家店目标。

苏宁小店跌出“十强”,便利蜂“上位”

本土便利店同样不甘示弱。易捷与昆仑好客,凭借着在加油站网点的布局全国,是中石化、中石油非油业务推出的便利店品牌。但广东美宜佳这匹黑马,以总数22394家的门店数量已经超越昆仑好客的20212家,位于第二。

据了解,美宜佳以加盟模式为核心,覆盖广东、福建、湖南、湖北、江西等14个省的90多个城市。从0到1000家,美宜佳花了10年;从1000到10000家,虽然也花了10年,但却提速了9倍。从10000到20000家,它仅花了3年,并实现跨区域甚至跨省市的门店布局。

另外,苏宁小店去年位列“十强”第九,今年却跌出了“十强”之列,以1568家门店的数量,位居第15,门店数比去年的1835家,也减少了267家。

值得一提的是,诞生仅4年的北京便利蜂今年跻身“十强”,位列第十,门店数量达到2000家。据悉,截至目前,便利蜂累计募集资金已达15亿美元,投资方包括全球顶级PE、国家主权基金、国际一流大学基金以及超大型互联网公司。有知情人士称,便利蜂早在2019年就已实现北京地区门店的整体盈利(门店前端)。更有消息称,到2023年年底,便利蜂拟开门店数量超过1万家。

© 由 解放日报 提供

便利业的后起之秀便利蜂通过与国漫《秦时明月》合作,俘获Z世代消费者。

上海本土便利店需迎头赶上

令人遗憾的是,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公示的“2021年中国便利店TOP100”榜单中,上海联华快客便利有限公司的联华快客门店数量921家,位列第28位;上海好德可的便利连锁有限公司的可的、好德门店总数800家,位列第32位;上海良友金伴便利连锁有限公司的良友金伴、光明、光明里总数465家,位列第44位。三家便利公司即便相加,总数也不过2186家,与榜单的“十强”相比,早已褪去昔日高峰时的荣光。

上海是中国便利业发展的“摇篮”,早在1993年,便利店开始在上海出现。1996年,上海第一家与国际接轨的24小时营业标准便利店罗森开业。2002年,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当时数据,中国共有5家门店规模接近或超过500家的便利公司,以门店数量排列是:联华快客便利1045家、可的便利706家、21世纪便利504家、好德便利503家、良友便利472家。这些便利店都在上海,且全部都是以独立公司的面目出现的。

到2015年,上海便利业在全国依然有影响力。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15年主要连锁便利店企业发展情况》,上海两大本土便利店进入“十强”榜单,快客(1650家,第七位),好德、可的(1500家,第十位),良友金伴也以458家门店的数量,列第25位。

业内人士指出,“中国便利店TOP100”榜单所体现的你追我赶,表明尽管近年来连锁商业受到电商冲击,增速都在放缓,甚至出现负增长,但便利业因为贴近居民消费最后一公里,再加上资本助推,近年来,整个行业仍保持两位数快速发展,为此,各路“人马”仍对该行业有着继续投入的兴趣。他建议,由于一线城市便利店已趋于饱和,上海本土便利业在此竞争态势下,一方面要尽早走出上海本地“舒适区”,加速下沉,寻求上海“五个新城”、国内二三四线城市增量市场;另一方面要加快借助资本力量,尽快夯实后台供应链体系,为下沉三四线市场“粮草先行”。

更多来自解放日报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