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五四青年节评论丨穿越回过去,少年的你会说“我不讨厌你”吗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1/5/4 红星新闻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如果你还对自己不满,还想着进步,那“少年的你”,就会爱现在的你。

拥抱年轻人的B站,继去年在五四青年节推出《后浪》后,今年又推出了演讲《我不想做这样的人》,引发一定争议。

去年的演讲者是演员何冰,他代表的是“成年人”,向年轻人发出赞叹和激励,而今年的演讲者则是两位初中生。据说此次演讲观点是从几百份中学生的“回答”中凝练出来的,这大概是真的,因为屏幕中闪出的文字,还有些许错别字。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截自B站视频。

“我不想做这样的人”,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因为所谓“这样”,正是部分父母一代的样子。“我不想做一个拿着锯子的人,随时随地把人群锯成两半……不论对错,只争输赢”“我不想做一个浑身带刺的人……一肚子抱怨和借口”“我不想做一个流水线上制造出来的人,没有独立的人格,只有预定的人设”,这些对“这样”的描述,还很稚嫩,但是却也足以让很多成年人脸红了。

如果你真的脸红,那恭喜你,你还年轻,还有羞耻感和未泯的“青年的心灵”。

很多朋友早上讨论这个视频,问自己的问题都是“假如穿越回过去,回到少年的你面前,对方会说‘我不讨厌你’吗?”这是对“我不想做这样的人”的转换式提问,少年时的你,讨厌你现在的样子吗?

这样的问题有很大的欺骗性。因为我们假定少年时的看法是“至上的”,假定“单纯的就是好的”,而且假定少年的自己,面目是清晰的。实际上,如果没有写日记的习惯,我们根本不清楚少年时的自己对“未来”有什么样的期待。我们会不知不觉间篡改自己的记忆,让过去的自己欣赏当下的自我。不然,又怎么能够开心地生活下去?

少年时的自己,我已经没有什么记忆。但是,我记得“青年”时也就是大学时的自己,这也能找到旁证。那时我不喜欢的两类人,第一是吃饭时不喝酒,或者“解酒”的家伙;第二是喜欢锻炼身体的人,因为我从来不锻炼,信奉“随遇而安”的人生哲学。

如果穿越回过去,年轻的我一定不喜欢现在的我,因为我不但戒了一段时间的酒,还在跑步。但是,我却并不觉得惭愧,而且要告诉“年轻的自己”:真正的青年,不是生理意义上的年轻,而是努力去拥有体力,努力去拼搏,实现自己的愿望。

要说“我不想成为这样的人”是容易的,而要清晰地认识到“我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则困难重重。因为“我想成为”,不但意味着对自己的理解,也意味着对世界的理解到了一定程度。比如,“我想成为一个善良的人”,不仅是价值观的向善,还意味着在生活和工作中的坚持。

很有可能,“我不想成为这样的人”,是一个人的少年时代;“我想成为这样的人”,是真正的“青年时代”,是构建梦想,寻找路径,而“我能成为这样的人”,则是真正的成年,意味着长期的坚持,知道生活不美满却依然热爱生活,有很多妥协,但依然坚持自己内心的原则。

中国文化有崇尚年轻人的一面,这非常值得赞赏。但是,最值得赞赏的,是在人的一生中能够“坚持年轻”,像年轻人一样思考和提问。对父母来说,最重要的可能不是“望子成龙”,期待孩子去完成自己当初未能实现的梦想,而是“自己成龙”(如果你想的话),如果父母有朝气,处于一种“未完成状态”,孩子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比尔·盖茨在离婚声明中说“两人在一起已经不能继续共同进步”,说得多好啊,这意味着他依然“年轻”。当一个人还想着“进步”的时候,就意味着生命还是敞开的,是未完成状态,是真正的青春——如果你还对自己不满,还想着进步,那“少年的你”,就会爱现在的你。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李一凡

编辑 赵瑜

红星评论投稿邮箱:hxpl2020@qq.com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