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半月谈 | 只许喝水上厕所,神兽归笼如坐牢:课间10分钟,“野”点又何妨

新华社 徽标 新华社 2021/4/16 赵叶苹

只许喝水上厕所,神兽归笼如坐牢:课间10分钟,“野”点又何妨

半月谈记者  赵叶苹

不知何时,课间跳绳、跳房子、踢毽子、打弹珠等儿童游戏在校园内消失了,除了体育课,操场上看不到学生跑跳的身影,不少学校课间10分钟鸦雀无声。

“学生课间活动的最大半径:教室外的过道”“比体育老师更卑微的,是没有课间10分钟的孩子”“孩子在教室里一坐一整天,见不到阳光”……家长们呼吁:把课间10分钟还给孩子,让他们能出教学楼玩耍。

1

文明休息?课间圈养

小花体重飙升,她的妈妈王女士叮嘱她在学校不要总坐着不动,课间到操场上活动活动。对此,小花表示“根本做不到”:“老师只允许我们喝水和上厕所,不让我们下楼,课间只能在教室跟前后桌同学聊聊天。”

© 由 新华社 提供

学生在课间练习花样跳绳 解琛 摄

活泼好动的孩子,在课间竟然不能下楼“撒个欢”?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课间圈养的情况在全国各地中小学校普遍存在。不少学校以强调纪律为名,想方设法让好动的小学生安静下来,美其名曰“文明休息”。

在海口某小学,学校要求老师上完课后不得马上离开教室,下一节课的任课老师须提前几分钟到教室,实现“无缝对接”,以便让“老师的管理”延伸到课间。同时,每个楼层还安排值日老师,课间在楼道内巡查。

有的学校则由少先队大队部干部组建值日团队,课间对每个班级进行评比,该评比与每个月的文明班级评选结合,一旦发现某班学生追逐打闹,大队部就给该班级扣分,就等于是损害了班集体的荣誉。孩子们被施加了无形的压力,便自觉地不再嬉戏打闹。

半月谈记者采访时发现,有的学校甚至让人感觉不像是学校,即便身处校园之内,也有鸦雀无声之感,不仅听不见读书声、讲话声,连学生走路也是轻轻地。

一位家长无奈地说,虽说开学是“神兽归笼”,但孩子一整天都被关在笼子里,感觉像是在坐牢。

2

嬉戏打闹=意外高发?

小学生天性活泼好动,同时对力量控制能力弱,磕磕碰碰是常事。默许孩子课间嬉戏打闹,无疑将大大增加意外发生的几率。

一些家长认为,与其让他们面对难以承受的意外,或者提心吊胆地担忧孩子们出意外,不如放弃撒欢疯玩的念头,让孩子在老师的严格管理下开展校内活动。

一方面为防止意外发生,另一方面营造安全可控的校内环境,学校纷纷投入大量人力维护校内安全,甚至学生上下楼梯、上学放学、食堂取餐等,都安排老师沿途“呵护”,校内游乐设施,严禁学生私自玩耍。

在海口,一些幼儿园放学时不允许家长带孩子在园内逗留,即便在家长看护下在园内游乐设施上玩耍也不被允许,原因是“离园便离了责任”,而若在园内发生意外,家长会与园方就事故原因“扯皮”。

海口市英才小学校长谢立可表示,对于一所动辄上千人的城市小学来说,学生校内安全管理的确是个大难题,严格限制课间活动范围、活动强度,的确可以大大减少意外发生的几率,然而,“这违背了少儿身心发展的规律,长期下来,孩子们挺可怜的”。

3

课间“野”一点又何妨

“小学教育工作者,必须熟知孩子的身体和心理特征。”谢立可说,活泼好动是这个年龄段孩子身体生长所需的,只有在嬉戏、流汗中,他们的运动能力和身体素质才能得到锻炼。“休息时间只聊聊天、望望远处,这不是孩子,而是成人或者老人。”

“我们反复权衡,让课间安静下来,是不是压抑了孩子们的天性?究竟对孩子终生发展是有益的还是有害的?最终决定尊重孩子的身心发展规律,维持原有的课间活动规则——只要不打架、不伤害别人,默许他们‘野’一点。”谢立可说。

将孩子管束住,让他们安安静静在教室坐着,意外减少的同时,将会损失什么?

我们将损失课堂效率。让孩子们课间活跃一点,动静结合,能有效提高课堂学习效率。“一堂课45分钟,我们要求孩子们遵守纪律、认真听讲,如果课间还不允许动一动,不允许他们大声说笑、做些游戏,那么下一节课如何才能沉静下来?”谢立可说,即便课间追逐嬉戏也达不到激烈的程度,除非是打完一场篮球赛。

小学生身上的能量不在此处释放,便在彼处释放。谢立可举例,有一年为了让毕业班有更多复习时间,学校取消了六年级的早晚操,结果那一年六楼厕所门坏得特别多,“你不让他们上下楼释放能量,他们就跑到厕所里去玩了,更加危险”。

孩子们将失去在游戏中锻炼身体、结交朋友的机会。学校不仅是学习知识的地方,还是学习与人相处的课堂,一些活泼的游戏,既能锻炼身体,又是结交朋友的好机会。

© 由 新华社 提供

不被鼓励到室外活动、休息,也会导致儿童视力长时间处于疲劳状态,更易近视。统计显示,2020年我国中小学生近视率逼近60%。眼科专家普遍认为,防治近视,最重要的是要保障学生每天至少有2小时户外运动。

谢立可认为,学校应将追求“零”过失率作为目标,但社会和家长对学校过失率要有一定容忍度,特别是对于在校园管理规范、校内设施安全到位的情况下发生的意外。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我国北京、上海、湖北等多地出台中小学校学生伤害事故处理条例,从法律层面对事故各方责任进行了严格界定,为校方管理松了绑。

半月谈记者注意到,英才小学一楼有一处沙池,是课间和放学时最热闹的地方。“每天放学,孩子们非得在沙池里玩得满身沙子才肯回去。”谢立可说,“我还想在校园里设置更多让孩子们‘野’一点的地方。”

(完)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