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四川版《失孤》背后的真实离散:寻子35年,一个母亲写给儿子的14封信…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1/7/21 红星新闻

好多信都丢失了。那些从未寄出的信,零散地写在各种纸片上。卢凤霞把还能找到的信整理出来,抄写在一个笔记本上,总共有14封。

35年的寻子路上,一次次的失望和排解不出的痛苦,郁结在心。夜深人静的时候,读书不多的卢凤霞不知道讲给谁听,于是铺开纸,歪歪扭扭地写下来。

“半夜看微信,关注到郭振找到了,一大好消息,我真的好激动。24年寻子结束了,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唉,可是我寻子35年了,吃尽了世间苦,还要继续坚持找儿子……

这是卢凤霞最近一次写给儿子的信。落款是7月13日。

她在手机上看到新闻,电影《失孤》的主人公原型郭刚堂找到了丢失24年的儿子郭振。为了寻找儿子,郭刚堂骑着摩托车,24年行驶50多万公里,风餐露宿,日夜奔波。2015年,刘德华主演的《失孤》公映后,引起社会极大反响。

7月15日,成都市枣子巷一栋老居民楼里,面对红星新闻记者的采访,58岁的卢凤霞坐在沙发上,眼泪止不住地流。窗外,雨下得噼里啪啦,丈夫木然地站在身旁,沉默不语……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为了寻找儿子,卢凤霞制作了很多宣传海报

“失子”

一次次寻子无果

她只好写下苦痛与思念

1986年的冬天,1岁9个月的儿子在四川三台县丢失后,卢凤霞如同郭刚堂一样,35年来跑遍了大半个中国。

那个冬天特别冷,下不完的雨。

卢凤霞至今记得,她深一脚浅一脚地在乡间寻找,常常摔了一身泥。她找遍了老家附近的城市和乡镇,在火车站、汽车站苦苦蹲守。

茫茫人海,儿子就此从她的生活中消失,原本平静、幸福,充满希望的家庭,一下子跌入深不见底的漩涡。

“曾文豪,生于1985年3月26日,农历二月初六。1986年8月十几号接回老家三台县奶奶家带……叔叔带上街玩耍时被拐走失踪,1986年12月9日下午3点左右,刚到一岁九个月,还不会说话,身上无胎记,只是后脑有一块不太明显的胎记。”

这是卢凤霞写给儿子的第一封信,落款时间是1987年1月26日。

那时候,夫妻俩都在四川凉山州工作,丈夫曾洪文在地质队,卢凤霞在鞋厂上班。孩子出生后一直由卢凤霞抚养,她想上班多挣点,年底好给孩子买点营养品,以及给家里添点新东西。于是,她把孩子送回绵阳三台县老家,让奶奶帮忙照看。

但3个多月后,老家发来电报:娃娃出事了。

接到电报,卢凤霞想到的最严重的情况是,孩子生病或者出了车祸。夫妻俩从凉山州连夜赶回三台县,得知孩子丢失后,她反而松了一口气,“没事,还能找……”

但这一找,就是35年。

找遍了三台县的大街小巷,也找遍了周边乡镇城市,随着时间推移,寻找的范围越来越大,北上山东,南下广东、贵州……

一次次的外出寻找,一次次的失望而归。夜深人静时,她面对莫大的痛苦,无处述说,于是找来一张纸,开始给儿子写信。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卢凤霞给儿子写的信

她写下对儿子的思念、内疚,写下自己的痛苦、煎熬。她读书不多,写起来很吃力,但她没有别的办法,她要把有些话写给儿子,又或者,只是想把郁结在心的苦痛说出来。

儿子该上小学了,该读中学、考大学了,她都给儿子写信。

这些信不知寄往何处,又遗落在时间的尘埃里。直到去年整理房间时,她把找到的部分信抄录在笔记本上,她说以后找到儿子了,要给儿子看。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卢凤霞给儿子写的信

寻子

学会“蹭热点”曝光自己

也成为志愿者帮助他人团圆

“今天心情很沉重,又是想儿子了,发了那么多信息,就是没有回音,难道今生无缘了吗?妈妈不干(甘)心阿……”

这封信写于2019年7月20日。

今年6月8日,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认亲直播四川遂宁分会场上,卢凤霞和丈夫曾洪文一起驱车赶到现场。作为志愿者,卢凤霞帮助一对失散31年的母子得以团聚,他们受邀参加活动。

卢凤霞和曾洪文穿着印有儿子失踪信息的T恤,带着宣传海报。看到别人家的母子相认,卢凤霞也跟着喜极而泣。媒体采访环节,她赶紧把儿子的信息展示出来,讲起儿子,泪水又夺眶而出。

面对询问,她不厌其烦地讲述儿子失踪的细节,身上的特征。她频繁参加各种寻亲、认亲活动,她既是寻亲者,也成为了寻亲志愿者。

2018年开始,在寻找儿子的路上,卢凤霞加入了多个寻亲志愿者团队。她的儿子杳无音讯,但她跟着其他志愿者一道,已经帮助八九个离散家庭实现了团聚。

她不能错过任何寻找儿子的机会,今年4月,山东“拉面哥”爆红网络,卢凤霞为了“蹭热点”,和几个寻亲的家长一起赶到“拉面哥”家。一大早她就开始“候场”,找到最佳位置,以便在众多媒体和网络主播的镜头下增加曝光量。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卢凤霞制作了很多寻子宣传海报

35年来,从在街头巷尾贴寻人启事,到报纸、广播、电视寻人,再到如今的微信、微博、抖音、快手……卢凤霞一直在不断学习,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寻找儿子。

她睡过街边,蹲过桥洞,还遇到过骗子。今年初,有个男子自称疑似她的儿子,经常半夜给她发信息,一聊聊到深夜,后来对方让她打钱过去做DNA鉴定,她转了500元给对方,最终又不了了之。

为了方便寻子,曾洪文退休后,买了一辆价格不贵的越野车。外出时,夫妻俩常常舍不得住酒店,有时候就在车上过夜。62岁的曾洪文一个人开车,上次去山东找“拉面哥”,天没亮就出发,累了在服务区休息一会儿,然后继续赶路。

夫妻俩已经无法准确说出去过多少地方,但可以确定的是,跑遍了大半个中国。

“她决定去哪,我们就去哪,总是说走就走。”曾洪文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些年过来,卢凤霞四处奔波,他能做的,就是默默地支持妻子,一路陪伴。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卢凤霞儿子小时候的照片

改变

从没和女儿吃过团年饭

一度跟婆婆关系僵持

夫妻俩至今住在单位宿舍的老房子里,底楼,陈设简单。

“如果儿子不丢,这个家庭应该会是另一个样子。”卢凤霞常常想像,一家人的团聚,将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儿子丢失两年后,夫妻俩又生下一个女儿。但这么多年过来,一家人从来没有在一起吃过团年饭,拍过全家福。

过年的时候,卢凤霞常常会去养老院做义工。她觉得,自己做更多的善事,或许能够得到母子团聚的回报。

一家人守口如瓶,女儿直到读中学时,才从亲戚口中得知自己有一个丢失的哥哥。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母亲一直把她管得很严,去哪里,什么时候回家,母亲总是“卡得死死的”。

丈夫上班,卢凤霞独自照看女儿。她希望女儿在一个正常的家庭氛围里成长,但很显然,她难以做到。每次外出寻找儿子时,她都是悄悄走,悄悄回。女儿读高中时,有一次跟她发生争吵,突然质问她,“你心里只有哥哥,就想着去找哥哥。”

卢凤霞一下子懵住了,她难过不已,又不知道如何给女儿解释。她觉得对不起女儿,没有全身心去照顾女儿,甚至因为无法面对儿子丢失,不能跟女儿一起吃团年饭。

直到女儿结婚有了孩子后,有一天主动提出,要帮母亲把哥哥的信息发到网上,并告诉母亲如何利用网络进行寻找。

卢凤霞一下子失声痛哭,她觉得女儿终于理解了自己。

“妈妈是一个能干,又吃苦耐劳的人。”女儿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些年过来,父母一直在寻找哥哥,她也很想帮到父母,“他们吃了那么多苦,力量那么弱小。”

儿子丢失后,卢凤霞辞掉了原有的工作,断断续续打零工,摆地摊,卖盒饭,卖水果……只为了方便随时动身寻找儿子。家里经济压力很大,大部分靠曾洪文的工资支撑。

有了女儿后,她全身心照顾女儿,但内心并没有从丢失儿子的痛苦中走出来。她一度埋怨婆婆没有尽责,跟婆婆关系闹得很僵,甚至因此差点跟丈夫离婚。

她后来想,要为儿子保留一个完整的家庭,她希望儿子回来后,看到一家人过得好好的。

孩子丢失后的第二年夏天,孩子的小叔叔下河洗澡,不幸溺水身亡。公公婆婆精神再次遭受重创,过了几年,带着遗憾相继离世。

卢凤霞精神状态也一直不好,生活陷入黑暗,她无法面对,又无法回避。除了在家照顾女儿,她常常不愿出门,有时候在街头看到别的孩子,会突然想起儿子而情绪失控。

在日复一日的煎熬中,她不得不说服自己,要好好活下去。她说,“我要让儿子知道,妈妈还在一直等他,一直在找他。”

守望

坚信奇迹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儿子,妈妈又给你写信了”

7月19日晚上,卢凤霞参与组织的一场寻亲防拐宣传活动在成都某社区举行,夫妻俩做了精心准备,带着宣传海报和影像资料赶过去。

但天公不作美,中途突然下起了大雨,活动不得不提前中止。

“太伤心了,有时候做点事情太难了。”卢凤霞很无奈,这场活动原本定于7月16日晚上,因为下雨才挪到7月19日。

她的手机总是很忙,依然有很多逆向寻亲的年轻人找到她,这些年轻人知道自己被拐的身世,却不知道亲生父母在哪里。他们找到卢凤霞,她成为他们的桥梁,再把信息反馈到各个寻亲渠道。

他们叫她“卢妈妈”。她心里热乎乎的,她说暂时做他们的妈妈,“这些孩子也苦,等到认亲成功了,我再把他们还给亲生父母。”目前,“卢妈妈”已经帮助100多个孩子对接完成了采血入库,有些孩子因此找到了祖籍,也有孩子正在成功对接中。

在家里,她把一处过道改成卧室,方便接待来访者。有些外地志愿者或者寻亲者过来拜访,她总是热情提供帮助,让他们住在家里。

她看到一个又一个离散家庭得以团聚,也更加坚信,奇迹总会在自己身上发生。她说儿子一定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养父母没有告诉他,或者给了他错误信息。她说如果儿子知道了,也一定会回来找她。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卢凤霞给儿子写的信

“儿子,妈妈好想好想你,今天是你离开妈妈33年的时间,难以表答(达)对儿子的思念……儿子,妈妈希望你生活的平安幸福,虽然今生无缘了,天天为你祈祷祝福,妈妈年龄越来越大了,以后就难以写信了,眼睛不太好了,对儿子的思念放在心里……”

这是2019年4月12日,卢凤霞写给儿子的信。

卢凤霞说,寻子这么多年,有时候会感到绝望,但很快又会“恢复过来”。她说必须去寻找,不能停下来,那是支撑自己面对未来的唯一选择。

“儿子,今天妈妈又给你写信了,今年快……”

有一封信还没有写完。卢凤霞想不起是什么时候写的了,她有好多话想给儿子说,有时候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摄影报道

编辑 于曼歌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