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避孕套销量下降40%!巨头企业不得不转产手套,发生了什么?

红星新闻 徽标 红星新闻 2022/6/25 红星新闻

避孕套似乎正在被手套取代。

一位上海市市民告诉红星资本局,在封禁期内,他会在外卖平台上刷物资,便利店的牛奶、面包常处于缺货状态,但是避孕套一直有,“可能没人买吧。”

避孕套销量下行,就连全球最大的避孕套生产企业——康乐公司(Karex Bhd)也叫苦连天,它过去两年避孕套的销量下降40%,不得不开辟了新的生产线,转而生产手套。

红星资本局从天眼查获取了一组数据:从2020年到今年6月20日,有超过4万家避孕套生产企业注销,平均每年注销1.73万家,远多于2019年的注销数据(14987家)。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不会被团购的避孕套

“便利店食物短缺,避孕套却总有货”

从“宠儿”到“弃子”,避孕套只花了两年左右的时间。

在疫情爆发初期,位于马来西亚的康乐公司曾停产过一段时间。它是全球最大的避孕套生产商,年产能达到55亿只。

当时,康乐公司曾乐观地认为,由于经济不确定,被困在家里的人们会采取避孕措施,避孕套的需求会激增;叠加疫情导致工厂关闭的因素,避孕套将会出现短缺的情况。

据新京报报道,2020年4月初左右,康乐公司公开称,它的库存量只能再维持两个月,预计产能缺口达到1亿只。

这样的警告信号让行业内紧张起来,当时国内拥有避孕套品牌“杰士邦”等的上市公司人福医药(600079.SH)在资本市场上也获得了追捧,股价一度上涨至历史最高点39.44元/股。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截图自杰士邦官网

人们都陷入了一个“理所当然”的逻辑循环:受到疫情的影响,人们被困在房屋内,除了亲密的性行为,再没有别的娱乐活动可以进行。

而随着时间流逝,这一逻辑环终于被现实打败。

今年年初,据九派新闻援引外媒报道,在过去两年的时间内,康乐公司避孕套产品的销量下降了约40%。

避孕套销量下降的原因,或许能从上海市过去这一轮的疫情中看到些许眉目。

有3位来自上海的受访者均告诉红星资本局,在封禁期中,他们所在的小区会组织团购,但团购的基本上都是日用品,从没有遇到过团购避孕套的。

其中,秦宏(化名)向红星资本局分析称,一方面,应该不会有人在团购群里提要买避孕套;另一方面,当时小区虽处于封禁期,但可以通过外卖平台在便利店下单,想买避孕套是可以买到的。

“日常我都会去刷(外卖平台上的便利店),在我的记忆里,有一段时间很多便利店只有套套供应充足,日常的牛奶、面包啥的经常无货,但是套套都有……可能没人买吧。”秦宏说。

诺思科技称避孕套销量下降10%

或因家庭外的使用场景受影响

康乐公司不仅生产自有品牌的避孕套,也为其他品牌代工,包括杜蕾斯等品牌,也包括广东诺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丝科技”)。

诺丝科技的董事长江志铭告诉红星资本局,康乐公司是诺丝科技的主要供应商,在研发出相关的产品后,会交给康乐公司来生产,“那边(指马来西亚)的橡胶原料便宜,做工好。”

江志铭称,在康乐公司停产的约半个月时间内,他们本来很担心供应问题,但经过沟通,康乐公司方面加班加点地生产,完成了对诺丝科技的供应。

如今,反倒是疫情初期未曾担心过的问题出现了——避孕套的销量下滑。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截图自诺丝科技官网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诺丝科技分别有线上和线下的销售渠道,贡献的营收比例约为3:7。其中,线下的销售渠道主要指商超、便利店和连锁药房,酒店和成人用品店的比例不大。

“线上在稳步增长,线下有受到影响,整体来看,从2020年疫情爆发后到现在,(避孕套销量)整体下滑率在10%以内。”江志铭对红星资本局说。

在江志铭看来,避孕套销量下滑,或许与使用场景有关。

“在疫情的影响下,一旦被封控,人与人之间不能沟通的话,(销量)肯定会下降。因为除了家庭外,避孕套还有其他使用场景,而且数量不少的。”江志铭称,当人们的沟通、往来减少后,避孕套的使用频率也有所减少。

据南方周末援引的一组统计数据显示,在中国市场上,避孕套的使用场景接近一半是发生在家庭以外的地方。

“高邦”因手套业务被收购

人福医药疫情爆发年出售杰士邦等业务

在避孕套的销量下行后,部分避孕套生产企业迎来了“卖身”的命运,比如桂林紫竹乳胶制品有限公司(下称“紫竹乳胶”)。

官网显示,紫竹乳胶是原桂林乳胶厂,是1966年由原化工部投资兴建的乳胶制品企业,是原国家计生委定点生产企业,也是联合国人口基金安全套产品供应商,拥有品牌“高邦”。

目前,紫竹乳胶的主营产品为避孕套、医用手套和防护手套三大类。其中,避孕套的年产量可达6亿只,医用手套的年产能约为1亿副(医用乳胶外科手套)和1.2亿只(检查手套)。

从年产能的数量来看,紫竹乳胶的生产重心无疑是放在避孕套上的。

不过,在今年6月,稳健医疗(300888.SZ)发公告宣布,以4.5亿元自有现金收购紫竹乳胶100%股权,这一笔收购看重的却是紫竹乳胶的手套业务。

稳健医疗在公告中称,此次收购将填补其对于乳胶产品的空白,尤其是医用乳胶外科手套,(将)助力稳健医疗成为国内低值医用耗材产品线最全面的企业之一。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2021年,紫竹乳胶实现销售收入约3.2亿元,净利润约5085万元。其中,医用乳胶外科手套贡献的收入占总收入约55%。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截图自稳健医疗公告

不仅仅是紫竹乳胶,前文提到过因有避孕套业务受到追捧的人福医药也做出了相似的决定。2020年11月,人福医药发公告称,其以2亿美元转让持有的乐福思集团40%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乐福思集团从事两性健康业务,目前在中国、美国和日本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运营Lifestyles、Jissbon(杰士邦)和ZERO等知名避孕套品牌,并设有研发中心。

当时,人福医药给出的理由是,它在近年来积极推进业务聚焦与资产优化,逐步退出竞争优势不明显或协同效应较弱的细分领域。此次转让是为了进一步提升公司核心竞争能力。

为何从避孕套转战手套

原材料相近,且同属医疗器械

红星资本局发现,部分避孕套生产企业本身就配备有医用手套业务,如紫竹乳胶;而在避孕套的销量下行后,有部分此前仅生产避孕套的企业也把目光转向了医用手套。

以康乐公司为例,据外媒《金融时报》报道,它正在进军医用手套制造业务,计划于今年年中开始在泰国生产手套相关的产品。

有业内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从避孕套转到医用手套,这在行业内比较常见,因为两者的原材料相近,且同属于医疗器械。不过,转型中会遇到种种困难,真正转型成功的企业不多。

以甘肃景秀宜佳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为例,它的经营范围包含了避孕套,但在2020年8月,经营范围发生了变更,新增了PVC手套和丁腈手套的生产及销售等。

其中,桂林恒保健康防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保防护”)被视为转型者中的佼佼者。但是,恒保防护的品牌经理蒋佳告诉红星资本局,早在2018年,他们已经布局了相关战略。

蒋佳称:“公司要做大健康,这是针对健康防护产业链的布局。2019年,当时手套的生产线有3条,年产能还未达到1亿副;预计今年所有的产线投产,年产能能达到8亿副。”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恒保防护旗下的手套 图由受访者提供

目前,恒保防护旗下拥有自营避孕套品牌倍力乐,也有医用手套品牌麦迪斯。

蒋佳向红星资本局透露,受到疫情的影响,医用手套的需求量增长得出乎意料,每年几乎能达到100%的增长,它带给公司的利润比避孕套要多,“我们期望公司上市后再回头反哺避孕套业务。

相比之下,在疫情爆发初期,恒保防护旗下的避孕套产品有短暂的快速增长情况,而随着疫情的延续,涨幅趋于缓平。蒋佳称,从这两年半的情况来看,公司避孕套业务略有增长,但与预期有较大差距。

避孕套生产产能过剩?

夜光、酸笋…企业上线创意避孕套

蒋佳告诉红星资本局,从全国的情况来看,目前避孕套生产有产能过剩的现象。恒保防护的避孕套销量仍在增长,但对于很多没有技术、没有实力的国内避孕套生产企业,“听说情况不容乐观。”

红星资本局通过天眼查获得了一组数据:从2019年到2021年,避孕套生产企业的注销数量分别为14987家、19229家和17803家;2022年截至6月20日,有6184家注销。

也就是说,在过去两年半的时间内,约有4.32万家避孕套生产企业进行注销,平均每年注销1.73万家,远多于2019年的注销数据(14987家)。

“国产避孕套在疫情期间面临着强大的洗牌压力,无技术、无体系、无成本优势的国产避孕套会大量消失。”蒋佳认为,经过疫情及市场的洗礼,未来3-5年,避孕套行业将快速复苏及增长,“拥有专利及创新实力的国产避孕套会快速崛起。”

蒋佳向红星资本局透露,恒保防护的避孕套产品在线下门店的销售额虽然快速下降,但线上平稳增长。与此同时,低价产品、有创意和技术的产品销售额也在增长。

“我们品牌在去年做了两次小规模的营销,一次是夜光避孕套,一次是酸笋味避孕套。可能疫情会让大家比较无聊,看到这种好玩的东西出现,还是想要了解一下的。”蒋佳说。

从上述两种创意类避孕套来看,蒋佳认为,消费者居家时间变多,对更有情趣及更有创新的产品选择会更多,“(这也是)我公司产品仍然在增长的原因。”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酸笋味避孕套 图据公众号“倍力乐聚乐部Club”

江志铭也向红星资本局表达了乐观的看法。他认为,诺丝科技的避孕套在线下渠道虽有所下滑,但线上渠道在稳步增长中。目前来看,今年避孕套整体的销量或许会有所增长。

研发创意类产品、开发线上渠道,其他避孕套品牌是否能抓住这一战的机会翻身?

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

责编 任志江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更多来自红星新闻的内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