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中国“两栖”青年:既要“眼前的生活”,也要“诗和远方”

新华社 徽标 新华社 2021/5/3 洪慕瑄

新华社太原5月3日电(记者洪慕瑄)窗明几净的教室里,山西省太原市马蹄莲学校初二1902班的学生正在学习《出师表》。语文老师魏超介绍人物历史背景时,用相声贯口来了一段经典的三国历史故事:“呔!今有你家张三爷在此……”

  他字正腔圆、抑扬顿挫,声音洪亮饱满,急促时如嘈雨,高声时若惊雷。学生们目不转睛地看着老师,听得入神,仿佛被带入激昂豪迈、英雄辈出的三国时代。

  几个小时后,在一家名为好悦来的曲艺说唱剧场,换上绿色马褂的魏超又登台表演起了传统李派快板《武松打虎》。只见他右手大板打花,左手小板打节奏,一边说一边做动作,博得满堂喝彩。

  白天站在三尺讲台,为学生授业解惑;晚上登上一方舞台,为观众献艺解压。这就是“85后”青年魏超的“双栖”人生。

  “我不指着在剧场赚钱,就是喜欢说相声、快板,逗乐了观众,我特别开心。”从小就喜欢曲艺的魏超说,希望能在教师的岗位上教书育人、发光发热,而晚上登台演出让他的生活更加丰富精彩,而且相声和语文教学在很多方面能够互相促进。

  在中国,像魏超这样在从事主业的同时创业或兼其他副业,有多重职业、身份的“两栖”青年越来越多。清研智库等机构发布的《2019年两栖青年金融需求调查研究》报告显示,中国“两栖青年”规模已经突破8000万人。新华社客户端近日发起了“你会选择做‘两栖青年’么”的投票,结果显示,49.5%的参与投票者选择“会,让人生多一些可能”。

  1994年出生的山西青年原熠龙是一名移民管理警察,在认真负责完成好日常繁重的边检业务工作之余,他还组建乐队、上街进行公益路演,以歌会友,为兴趣和理想辟出一片“自留地”。

  1300多公里外的杭州姑娘小换刚完成一组约拍,将欧式地毯上的摄影设备收回储藏间。1994年出生的小换从英国读完研究生回国工作已近3年,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产品经理。工作之余,她利用本职工作攒下的积蓄,成立了一家摄影工作室。

  “这次创业更像是一次圆梦吧。我想在梦想和现实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小换说道,从小就接触单反相机的她十分热爱摄影这门“瞬间的艺术”,摄影给她带来的快乐瞬间足以治愈生活中的沮丧,“诗和远方不应该仅存在于向往,如果足够勇敢,是可以变为当下的。”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劳动与就业研究室主任曲玥表示,新一代青年生长于社会经济平稳快速发展的时期,成长环境较舒适,有机会培养多个兴趣爱好。他们更加追求遵从自身个性的较为自由多样的生活方式,因而进入劳动力市场阶段,可能会尝试多重职业的体验。

  “我们没有固定办公地,只租了一个孵化器,一般都是在线上办公。”还在读研究生的浩冬说道。她家在北京,和朋友们在杭州开了一家文化创意公司,主要经营自己原创的三国IP的广播剧和音乐专辑。“与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制作令人满意的产品,让我十分有成就感。”她说。

  曲玥指出,“两栖青年”现象是经济社会发展步入更高阶段的一种表现,即具有更加丰富多元的经济社会业态形式,体现出更加包容的社会氛围。但这也给劳动关系的规范带来更多的复杂性,相关的市场规范和监管应该跟上。(完)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