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较旧版本的浏览器。为了获得最佳 MSN 中文网体验,请使用受支持的版本

东京奥运会|亮剑决胜时刻 彰显中国气质

新华社 徽标 新华社 2021/8/2 林德韧,刘阳,沈楠,单磊,李博闻,马锴

  新华社东京8月2日电(执笔记者马锴,参与记者林德韧、刘阳、沈楠、单磊、李博闻)女子10米气步枪,杨倩最后一枪逆转;举重男子67公斤级,谌利军最后一举翻盘;女篮晋级关键战,李月汝读秒罚篮绝杀……东京奥运会赛程过半,在一个个胜负攸关的决胜时刻,中国健儿沉稳应对、果敢亮剑,彰显出中国体育的独特气质。

  ——击发|泰山压顶而不崩

  仅剩最后一发子弹,成绩仍落后0.2环,杨倩屏息瞄准,赛场内的空气似乎也在此刻凝固。

  从子弹上膛到扣响扳机,只需短短半分钟。但对许多人来说,东京奥运会女子10米气步枪决赛的最后一枪,这半分钟显得尤为漫长。

  资格赛一度跌出排名前10,决赛又被对手先声夺人,首次参加奥运会的杨倩压力空前。

© 由 新华社 提供

  7月24日,杨倩在比赛中。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在靶心仅有针眼大小的射击比赛里,选手心态的毫厘起伏,都可能导致靶上弹着点的巨大偏差。最后一枪,对手先发,不理想的8.9环,决胜的主动权交给了杨倩,压力也全落在她的心头。

  调整呼吸、找准节奏、平静击发,9.8环!杨倩顶住巨大压力,拿到了中国代表团在东京奥运会上的首金!

  泰山压顶而不崩,是中国体育的一种气质。

  这种气质非杨倩独有,是源于积淀。在夺得中国奥运历史首金的射击队里,气定神闲决胜一枪的先例并不少见。就在9年前伦敦奥运会的同一项目中,一度落后的易思玲在第8枪打出10.7环反超对手,最终锁定金牌。

© 由 新华社 提供

  7月24日,杨倩在颁奖仪式上。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挺举|濒临绝境而奋起

  仅剩2次试举机会,谌利军选择了187公斤,这比他上一次试举增加了12公斤,在小级别比赛中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是一次不得已的选择。此前的抓举环节中,谌利军发挥失常,除首次试举145公斤成功外,后面两次全部“砸锅”。而他最大的对手,哥伦比亚选手莫斯奎拉以151公斤结束抓举。

  总成绩落后6公斤,在胜负常以锱铢较的男子举重里,翻盘的希望可以说微乎其微。

  登场、举铃、翻站、挺住,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28岁的谌利军把不可能的重量稳稳举过头顶。

© 由 新华社 提供

  7月25日,谌利军在比赛中。新华社记者 杨磊 摄

  “绝地逢生,谌利军反而彻底放开了!”第四次以教练身份参加奥运会的于杰说。

  濒临绝境而奋起,是中国体育的一种气质。

  这种气质非谌利军独有,是源于积淀。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唐功红在抓举环节落后7.5公斤、仅列第八的不利局面下,挺举最后一把举起182.5公斤,以破世界纪录的总成绩为中国夺得奥运会历史第100枚金牌。

  ——罚篮|面对强敌众志成城

  时间仅剩0.6秒,场上比分74:74,22岁的李月汝站在罚球线上目视篮筐,合球、微蹲、抖腕,皮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入网,中国女篮2分险胜劲旅澳大利亚,提前晋级8强。

  这是一场艰难的胜利,女篮球员在拼命。为争夺一个地板球,王思雨和对手撞在一起,她的前额裂开一个口子,血顺着她半边脸颊流下。接受包扎后,王思雨重回场上,用一次次强硬突破撕扯着对手的防线。

  对手也在拼命,最后15秒两度命中远投试图反超。好在王思雨、邵婷均两罚全中,比分定格在74:74,为中国保住了最后时刻绝杀的机会。

© 由 新华社 提供

  7月30日,负伤的中国队球员王思雨(左)在比赛中与队友击掌。新华社记者 孟永民 摄

  “这个台阶必须跨过去,以后跨不如现在跨。我就相信你们!”主教练许利民暂停时的喊话,给了女篮姑娘勇气与自信。

  面对强敌众志成城,是中国体育的一种气质。

  这种气质非今天的女篮独有,是源于积淀。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中国女篮正是依靠团队防守和多点进攻,72:70力克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队,以小组第二晋级半决赛,最终斩获一枚宝贵的奥运银牌。

  在一次次最后关头的精彩决胜外,中国体育也有过一次次最后时刻的遗憾失利。但胜负只是竞技体育的一个维度,在瞬间的胜负悲喜后,拼搏过程中所激发出的坚韧力量,都已留在了中国体育精神的宝库中;中国运动员在决胜时刻敢于亮剑、勇于争胜的表现,则会随着岁月沉淀,凝结成中国体育独特的气质,指引一代代人为祖国的荣誉奋勇向前。

  编辑:王沁鸥、郁思辉、肖世尧、林胜概(实习)

  新华社东京奥运会报道团出品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